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美文赏析 >> 散文精选 >> 内容

红颜不当知己

时间:2010-3-29 23:15:45 点击:8695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刚好处在一个很困顿的结点,所有的过程都摊开来了,明明白白地看到了过去的二十多年生活,得与失,爱与恨,遗忘与背叛。而结局,那样混沌不清,仿佛眼前有许多的路,但每一条路却都是此路不通的。

  一直知道自己不能算漂亮,但凡听到有人赞美,便告诉自己不过是气质尚佳装束得体身材未曾走样而已,于是安之若素,照单全收,并示以谦虚笑容。
  那么就勉强算之为红颜吧。

  写的文字已有二十多万,大概有点少年老成的味道,总让人误会我有三十好几不然起码也三十刚好。这让我有点自得,接着便很是郁闷,到底还是怕老,哪怕只是文字而已。用再好的眼霜也不能抹去我睡眠不佳留下来的黑眼圈和细纹,专业人士说,眼睛的三种症状是不可能用眼霜消除的:黑眼圈、眼袋、细纹。恍然明白,原来都是徒劳无功的,女人,善于欺骗自己,而后,欺骗别人。

  很多人喜欢把我当爱情专家,因为,在小说里的“我”看起来冷静、透析、聪明。注意,我是说看起来。
  很多人喜欢把我当倾诉的对象,因为,现实中的我看起来独立、坚强、善解人解。或许是吧,幼儿园时候老师说的那句话被我当了名言: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看来,我做得很好。

  常常会在已入睡的时候接到电话,有同事,有朋友,有姐妹。有走在大街上的,有坐在桥上的。有哭泣的,有叹息的。他们同样都有很多的伤痛很多的压抑很多的苦楚,我专心地听,耐心地回答:嗯。我知道。好了。没事的……
  所以,我从不在夜里关机,我担心某一颗破碎的心在某个夜里突然想痛哭一场却找不到一个可以随意打扰也不会被责怪的电话,不是我无私或者伟大,是因为,我常常找不到那样的一个电话可以拨打,只好,把自己缩在被窝里,咬着牙,无声地流泪,湿了枕巾,梦里悄悄地干掉。因为知道这样的痛苦,所以不怪。

  刘若英在自己的书里写过这样一件事情:她在清晨五点的出租车上,花三十元坐出租走一条并不需要经过的路,其实只是为了大声说出一句话:“我很喜欢他”,对着一个陌生人。
  刘若英是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的,眼神清澈见底,笑容如风淡定。坚强,独立,这两个词用在她身上,想必没有人会有异议,想必她也是很多人的红颜知已。
  然,就是这样独立坚强的一个人,却只能把一份思念告诉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这是大多数同样坚强的人会做的事情,只把胸怀对陌生人敞开,诉苦,甚至哭泣。
  因为知道,这样的距离,这样的陌生,容易置身事外,不到天亮,我们都要离开。关上这扇门,我们就不会再相遇和重逢。
  一个人的天荒地老,说起来,是有点荒凉的。因为,无处倾诉。

  是的,无处倾诉,对谁说呢?即使说了又怎样呢?没有人真正在意,都以为:反正她很坚强,会好起来的。反正她很大度,不会计较我的无心和过失的。反正明天她就会恢复,笑容明媚……
  唉,独自急驰在微凉的风,心里小小的苦痛也只好变得微弱了。没有理由不坚强啊,虽然很多时候,我特别想很任性地摔一些东西,骂几句国骂,揍几个人。

  舒婷在《神女峰》里有一句诗写得好:“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这是所有女人的心愿,但为什么常常找不到可以痛哭的肩头。不是没有,只是知道自己终究无法迁就于随便,只好忍着,咽着,怆惶着。
  痛,起码痛得有原则,有尊严,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我这样安慰自己。

  曾经有一个人,他富有,年轻,健康,但是已婚。他对我说:“你优秀,聪明,独立,有品味,心地纯真,不会死缠烂打,不会有过多奢侈的要求,你其实是当情人最适合的人选。”
  这是原话,大致不差。我记得当时我是从心里乃至到脸上,对他轻蔑一笑的。错了,错了,我的要求很高很昂贵,昂贵到他付不起,我要是一份完整的爱和婚姻,而这,是他恰恰给不起我的。
  不假以思索地摒弃了这样唾手可得的安逸和富贵,从此隔绝。
  或许我不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但我知道,什么是自己所不要的。
  这样就足够了,足够我不偏不依地寻找幸福,以及可能的爱情。其间,会有些孤独,有些迷惘,甚至会有些走投无路的感觉。一个人冰着双手,找不到可以取暖的依偎。笑容再灿烂,也逼不走心里寂寞和空虚。

  李碧华的语言一向犀利冷静独到,她那样说:“女人的一生都应该有几个理智的仰慕者,好让自己在伤心的时候有人陪你疯却不会过火。”
  是的,理智,这便是爱与仰慕之间的差别。仰慕者,最怕的是那种不理智的仰慕者,但爱人,最怕的是那种过分理智的爱人。
  你是我的仰慕者,你要理智一点,我是你的红颜知己,所以,我也要理智一点。什么时候不理智,便爱了。
  无论是仰慕者还是红颜知己,都是一种借口,以便于把之与爱情分开来。清清楚楚地分开来。

  看过这样一句话,就忘不了:
  “我一直憧憬比我年长的男人,下限是一岁,上限没有。我需要一个令我仰望以及言听计从的人,他在的时候,我便停止使用我的聪明,因为他的聪明可以令到我的聪明,变得根本不算什么聪明。”
  心里是如此震撼,原来,有很多人的想法跟我一样。再聪明的女子,也只是想有这样的一个人,可以让自己在他面前,像个孩子般,娇嗔漫骂,无知依赖。

  爱情,是一件很孩子气的事情。无关思想,无关理智,更无关,红颜知己。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