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大家读文 >> 席慕容 >> 内容

写给幸福-席慕容散文集

作者:席慕容 时间:2010-3-27 10:49:01 点击:20761


有月亮的晚上 



  我一个人走在山路上山路上。
  两旁的木麻黄长得很高很高,风吹过来,会发出一种使人听了觉得很恍惚的声音,
一阵强一阵弱的,有点象海潮。
  海就在山下,走过这一段山路,我就可以走到台湾最南端的海滩上。夜很深了,路
上寂无一人,可是我并不害怕,因为有月亮。
  因为月亮很亮,把所有的事物都照得清清朗朗的,山路就象一条回旋的缎带,在林
子里穿来穿去,我真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假如我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的话,该有多好!
  不过,当然,我是不能这样的。我应该回到旅馆房间里去。因为,这个白天我已经
在海边画了一天了。明天早上,还要和另外几位朋友一起到山里面去写生的,我现在最
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回房间去洗澡、睡觉,好准备明天的来临。
  可是,我实在不想回去,这样的月夜是不能等闲度过的。在这样的月夜里,很多忘
不了的时刻都会回来,这样的一轮满月,一直不断地在我生命里出现,在每个忘不了的
时刻里,它都在那里,高高地从清朗的天空上俯视着我,端详着我,陪伴着我。
  白昼的回忆常会被我忘记,而在月亮下的事情却总深深地刻在我心里,甚至连一些
不相干的人和事也不会忘。
  就好象有一年在瑞士,参加了一个法文班的夏令营,在山里一幢古老的修道院里住
了十天,学生里有东方人也有西方人,几天下来就混熟了。有个晚上,十几个人一起到
教堂后面的树林里去散步。那天晚上月亮就很亮,可是在林子里的我们起先并不太觉得,
等到从林子里走出来面对着一大片空阔的草原时,才发现月亮已经将整座山、整片草原
照耀得如同白昼。比白昼更亮的是一种透明的水绿色的光晕,在山间在草丛里到处流动
着,很亮可是又很柔,象水又有点象酒。
  我们都静下来了,十几颗年轻的心在那时都领会到一点属于月夜特有的那种神秘的
美丽了。没有人舍得开口,大家都屏息地望着周围,都象都希望能把这一刻尽量记起来,
记在心里。
  然后,一个从爱尔兰来的男孩子忽然兴奋地叫起来:
  “跑啊!看谁先跑到那边的林子里去!”
  是啊!跑啊!在这一片月色里,在这一片广大的草坡上,让我们发狂地跑起来,用
我们所有的力气,一直跑到对面的林子里,对面的阴影里去吧!
  大家都尖叫着往前冲出去了,我动作比较慢,落在他们后面,可是仍然嘻嘻哈哈地
跟着跑。这时候,前面人群里的一个男孩子回头对我笑着喊了一句:
  “快啊!席慕蓉,我们等你!”
  我怔了一下,不知道他怎么会晓得我的名字的。我只知道他是在苏黎世大学读工科
的一个中国同学,白天上课时他总是从在角落里,从来没和我说过一句话。
  那时候,我连他姓什么也不清楚,而在他回过头来叫我的那一刹那,我却忽然觉得
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月光一他微笑的面容非常清晰,那样俊秀的眉目是在白昼里
看不到的。我说出来是什么原因,可是,在那天晚上,月下的他回头呼唤我时的神情,
我总觉得在什么时候见过一样:一样的月、一样的山、一样的回着头微笑的少年。
  当然,那也不过只是一刹那之间的感觉而已,然后我就一面挥手,一面脚下加劲地
赶上,和他们一起横越过草原,跑进了在等待着的那片阴暗的树林里了。
  那天晚上以后的事我都记不起来了,我想,大概不外乎风比较大了,天比较冷了,
夜比较深了;然后,就会有比较理智的人提议该回去了,大概就是这样了吧?世间每一
个美丽的夜晚不都是这样结束的吗?
  我以后一直没再遇到过那个男孩子,但是,有时候,在有月亮的晚上,我常会想起
一些相似的月夜,也就常会想起他来。好多年也这样过去了。
  回国以后,有一次,在历史博物馆开画展,一对中年夫妇从人丛中走过来向我道贺,
交谈之下,才知道男的曾和我在瑞士的夏令营里同过学,忽然间想起来他就是那天晚上
那个月光下回头向我呼唤的少年,眉目之间,依稀仍留有当年的模样。我一下子兴奋起
来,大声地问他:
  “你记不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在月亮底下赛跑的事?”
  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很抱歉地说:
  “对不起,我完全想不起来了。我倒记得在结业典礼上我们中国同学唱茉莉花唱走
了音,你又气又笑的样子。”
  我记得的事情他不记得,他记得的事情我却早都忘了,多无聊的会晤啊!他的太太
很有耐心地听着我们交谈,也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可是,有些话,我能说出来吗?面
对着眼前这一对衣着华丽、很有风度的夫妇,我能说出我那天晚上的那种感觉吗?如果
我说了,会引起一种什么样的误会呢?
  当然,我没有说,我只是再和他们寒喧几句就握别了,听男的说他们可能要再出国,
再见面又不知道会是哪一年了。当时,在他们走后,我只觉得很可惜,如果能让他知道,
在如水般流过的年华里,有一个人曾经那样清晰地记得他年轻时某一刹那里的音容笑貌,
他会不会因此而觉得更快乐一点呢?
  月亮升得很高,我已经快走到海边了,木麻黄没有了,换成了一丛一丛的 ??麻,
在岩石间默默地虬结着。它们之中有好多开花了,又长又直的花梗有一种很奇怪的造型,
月亮在它们之上显得特别的圆。
  海风好大,把衣服吹得紧紧地贴在身上,我恐怕是该往回走了,到底,我已不再是
年轻时的那个我了。
  心里觉得有点好笑,原来,不管怎么计划,怎么坚持,美丽的夜晚仍然要就此结束,
仍然要以回到房间里,睡到床上去做为结束。这么多年来,遇到过多少次清朗如今夜的
月色,有过多少次想一直走下去的念头,总是盼望着能有人和我有相同的感觉,在如水
又如酒的月色里,在长满了萋萋芳草的山路上,陪着我一直不停地走下去,走下去,让
所有的事物永远不变,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刻。
  而从来没有一次能如愿。总是会有人很理智又很温柔地劝住了我,在走了一半的路
上回过头去。总是会有人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对。总是会有人笑我,说我所有的是怎
样痴傻的念头啊!
  而今夜,没人在我身旁,我原可以一直走下去的。可是,我仍然也只能微笑地停了
下来,在海滩与近咫尺的海水之前停了下来。浪潮轻轻地打到沙岸上,发出叹息一样的
嘶声,而我对一切都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事,仍然只有转过身来,往来路走回去。
  不过,今夜的我,到底是比较成熟些了吧,我想,其实,我也不必为一些没能说出
的话,或者没能做到的事觉得可惜。我想,在我自己的如水流过的年华里,也必然会有
一些音容笑貌留在一些不相干的人的心里了吧。日子绝不是白白地过去的,一定有一些
记忆是值得珍惜,值得收藏的。只要能留下来,就是留下来了,不管是只有一次或者只
有一刹那,也不管是在我知道的人或者不知道的人的心里。
  世事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月亮在静静地端详着我,看我微笑地一个人往来路走回去。



池畔

--------------------------------------------------------------------------------

  我又来到这个荷池的前面了。
  背着画具,想画尽这千株的荷。我一个人慢慢地在小路上行走着,观察和搜寻着,
想从最美丽的一朵来开始。
  仍然是当年那样的天气,仍然是当年那种芳香,有些事情明明好象已经忘了,却能
在忽然之间,排山倒海地汹涌而来,在一种非常熟悉又非常温柔的气味里重新显现、复
苏,然后紧紧地抓住我的心怀,竟然使我觉得疼痛起来。
  原来,生命就是这个样子的啊!原来,所有已经过去的时日其实并不会真正地过去
和消夫。原来,如果我曾经怎样地活过,我就曾怎样地活下去,就好象一张油画在完成
之前,不管是画错了或者画对了,每一笔都是必须和不可缺少的。我有过怎样的日子,
我就将会是怎样的人。
  那么,现在的我,是一种什么样的人呢?面对着一如当年那样的千株的荷,我在心
里轻轻地问你。
  如果再相逢,你还会认得我吗?

  如果再相逢,你还会认得我吗?
  如果在我画荷的时策,你正好走过我的身后,你会停下来,还是会走过去呢。
  我想,你一定会停下来的,因为,你和我都知道,在这一生里面,你是不可能在走
过一个画荷的女孩子的身后,而不用稍做停留的了。
  因为,你曾经怎样地活过,你就会怎样地活下去。
  当你转过一丛丛的热带林,当你在一个黄昏的时刻来到这荷池的旁边,当你突然发
现一个穿得很素淡的女孩正坐在池边写生,你是不可能不停步的了。
  当然,在外表上,你不过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而已,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
是不会有人知道你心里起伏的波涛。
  可是,一切是怎样令人震惊的相象啊!这傍晚柔弱的阳光,这荷池里淡淡的芳香,
这寂静的周围,甚至这个女孩所画的色调和笔触都不很流畅的水彩,这一切是怎样让人
心怀疼痛的相象啊!
  女孩在专心画画,没有回头,你站在她身后,注视着画面,可是,看见的却是多少
年以前的那一幅。
  你静静地来,又静静地离去,女孩始终没有回头。当你走远了以后,再转身遥望过
去,隔着千朵百朵安静的荷,那个女孩正慢慢站起身来,开始收拾着画具了。天色已睛,
她穿着浅色衣裳的身影非常模糊而又非常熟悉,就象这充塞在整个空间里的荷香。
  你心中也充满了感激,感激她的刚好出现,感激她的始终没有回头。
  就是因为她没有回头,才使你知道,如果再相逢,你一定远远地就会认出我来。

  每次到荷池前面的时候,都嫌太晚了一点。
  盛开的荷是容不得强烈阳光的,除非刚好开在一大片的荷叶底下,不然的话,近午
的阳光—来,开得再好的荷也会慢慢合拢起来,不肯再打开了。等到第二天清晨,重新
再展开的花瓣,无论怎样努力,也不能再象第一次开放时那样的饱满,那样充满了生命
的活力,那样地肆无忌惮了。
  然后,到第三天,就是该落下来的时候了。一片一片粉白柔润的花瓣落在浮萍上,
却不会马上沉下去,翠绿的浮萍是花瓣变黄变暗前最后的一处舞台,在这一处温柔但是
并不持久的舞台上,荷花展露了它最后一次妩媚的忧伤。
  也不是没想早起过,也不是没有试过,可是,每一次都只能在近午的时候赶到,然
后,面对着不肯再打开的花瓣,心里嗒然若失。只好慢慢地沿着荷池搜寻,希望能找到
一两朵有荷叶的遮荫,还能快乐地开放,还能没有改变还能不受影响的那样的一朵。
  有一次,在我背着沉重的画具,一朵一朵地找过去的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对
我微笑,他说:
  “真正好看的荷花是在早上,你现在是找不到那样的一朵了。”
  是的,老先生,谢谢你,你说的我也知道,可是,我如果不把这条长路走完,不把
这千朵百朵荷花都看遍,我是不会甘心的。
  如果,如果我刚好没看到那一朵,那一朵从清晨就开始在等待着我的荷,如果我刚
好错过。
  如果,只是因为近午酷热的阳光,只是因为我背上沉重的负担,只是因为周围的人
群不以为然的注视,我就开始迟疑、停步,然后转身离去,那么,我心里就永远会留着
一个遗憾了。我就会常常想到,也许,也许有一朵始终在等待着我的荷,就白白地盼望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