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美文赏析 >> 散文精选 >> 内容

红袖添香还是添乱?

作者:阎笑古 时间:2010-3-25 9:39:13 点击:5680


  大凡读书人都知道“红袖添香夜读书”这绝美的诗句,我虽不才也读了几十年书,就楞没遇上红袖也没熬上这红袖添香的美仑美焕的境界,说来却也不免悲哀。吃不着葡萄说说葡萄酸吧,我就想起《史记·孔子世家》里边说孔子“读《易》韦编三绝”的故事。我怀疑的是老先生端坐案前屏心静气逍遥于阴阳易数卦相之中,案旁一窈窕淑女就算是没用那香奈尔5号或第五大道香水只是用点蛤蜊油雪花膏之类,然而这红袖美眉磨墨奉茶随侍着,要是先生累了就绕到他的身后替他捶捶腰背捏捏腿脚,或者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蛾子乐此不疲的在灯罩上扑楞着,老先生焉能不动凡心!是呵,红袖添香要不添乱那才怪!

  不用说红袖添香是那么有诗意,孔老先生没留下诗却是诗歌编辑的老祖宗,那诗三百篇就是他老人家审定的呢!一会倒倒茶水一会挑挑灯花一会点点檀香,红袖飘来飘去倩影晃来晃去,或者在耳边款款细语呵气又如兰,敢问谁就不会心猿意马?意马了又不会动了凡心?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子依偎着你,名牌裤裤都撇床下去了谁还有心思读什么书。对此梁实秋先生就曾调侃道,红袖添香“反倒会令人心有别注”。梁先生是文化人说了“别注”,要我想则这红袖没准儿是要添乱的。圣人嘛孟子曾比作熊掌,红袖嘛他比作鱼,他说这两样东东“不可得兼”滴。

  “红袖添香夜读书”寥然七字营造出丽人夜色书卷暗香,那惹人遐思撩人欲醉的绝美情境,恍若隔世的才子和怀抱着穿一生红袖添一世香的如珠如玉理想的佳人终成眷属。红袖飘然中将玉臂伸出竹窗任那方绣帕在微风中飘然飞荡感受着和煦的春光,或者月华初上红袖立梧桐影中在微凉的秋风中衣袂飘然,看看天色渐晚屋内已燃起了红烛,幽幽的在夜色中飘摇闪亮。红袖拂去了琴台上的香尘,轻轻地拿过琵琶纤纤玉指不经意地拨过那几根弦,流水般的叮咚声溢了出来,而后红袖单手支着腮看着你读着你,给本来读书的那种枯燥无味劳神伤脑的寒窗之苦带来了不尽的韵味和温馨。这种红袖添香带来的愉悦纵是用醉生梦死来形容也不为过了,难怪“红袖添香”这一个古老而美丽的话题,让那些有书缘之人羡煞慕煞在静谧的夜里会一回回梦见书中那些艳丽凄婉的女子从历史深处的某条胡同里露出的一截红袖,会听到从某座幽暗的庭院里弹响的幽怨琵琵琶。

  不过这绝美诱人的诗句,梦在男人之心却出自淑女之手。“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见于清代女诗人席佩兰《天真阁集》附《长真阁集》卷三之《寿简斋先生》诗,“红袖添香夜读书”大约便由此衍化而来,但《清诗别裁》中却没有席佩兰,席佩兰原名蕊珠,字月襟又字韵芬、道华、浣云,因性喜画兰自号佩兰,清昭文(今常熟)人。诗人袁枚女弟子,被袁引为“闺中三大知已”之一。有《长真阁集》七卷,其夫孙原湘也是著名诗人。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香倘是一粗壮之手添来恐怕还是不行,那么文人便又想出“素手添香”来。说起素手那又是超可爱滴,纤纤玉指嘛。典出汉代《古诗十九首·青青河畔草》:“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昔为〖屏蔽***〗家女,今为荡子妇,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红袖所添之香也与今之檀香蚊香佛香断断不同,古代最常用的香乃是饼状或丸状,香并非是用来烧的而是用来熏的。在小香炉的底部燃上木炭复以平板隔开,而香饼或香丸置平板上。很讲究的,是为熏香。李清照的醉花阴词里有一句是“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大约就是说这种吧。

  中国的文人苦啊,你看古往今来读书人真能“红袖添香”那般爽的试问可有几人,看古今的文化名人又哪个不是孤守青灯古卷才终有所成。读书人熬夜时身边也不是没有伴读的东西,晋代人孙敬战国人苏秦“头悬梁锥刺骨”他们选择的是绳子和锥子,和红袖比起来这两样东西实在是太缺乏风月情调了。只是熬来了红袖,那书也就不必读了。命中无红袖想红袖,有了红袖不添香还添乱,也是让人郁闷的事。用弗洛伊德的分析是:“艺术家因某些本能得不到满足,便钻进自己的想象力所创造的世界中,使潜意识愿望获得一种假想的满足”。红袖美啊,天生丽质不说还大大地用什么爽肤水润肤露除皱霜眼霜防晒霜隔离霜日霜晚霜面膜等等,再加上现代医学的人造美 . 女技术,遍地的是汹涌澎湃的温香软玉足以让男人们大大地迷糊起来!

  “红袖添香夜读书”,读书的必为男人添香的又必为女人,女人会问凭什么你读书要我来添香!在这女权时代,女人不服呀不公平嘛。怎么添香的是我们添乱的还是我们,切,啥世道!其实,“红袖添香夜读书”就如那画中人水中月,是读书人头枕黄粱的清秋大梦。读书是读书与红袖何干?可文人也是人呀,有七情六欲呀!红袖添香也许不会是妻做的事,妻忙着做你的内助忙着操持家务给你生孩子还得上班,有添香的功夫早呼呼去也。老女人或者黄脸婆自然也不行穿上红袖添香也一定会味同嚼蜡,至于青楼酒肆花街柳巷洗头房的女子,银两交讫便要肉帛相见哪还有闲心读书添香,再者说了〖妓〗女添香这一新的命题也是谁都不会接受的。

  这样一来红袖之添香就会很难,那么让红颜知己来添可否,可家门难进这香依旧没法添。我有一友一日饮酒言及红颜遂大感概:他一同学妻自缢身亡,同学托其电话通知友好告之出殡时间,而吵醒正睡觉的发妻,妻乃大骂。友回之曰:“你看人家多懂事,上吊了!你倒好,这禽流感满世界都是,你连个感冒都不得!”对大多数读书人那红袖添香夜读书的情趣恐怕只能由心中的红颜梦中的情人来成就了,不过红袖添香的例子也不是没有,比如耄耋之年的老先生娶研究生就是。清人蒋坦的《秋灯琐忆》文中有这样一段话:“秋芙所种芭蕉,已叶大成荫,隐蔽帘幕。秋来风雨滴沥,枕上闻之,心与之碎。一日,余戏题断句叶上曰:‘是谁无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明日见叶上续书数行云:‘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字画柔媚,此秋芙戏笔也。”虽没添香,可一叶芭蕉夫妻唱和也是算得上一段红袖添香夜读书的佳话。另一面,也告诉人们红袖添香还是添乱与红袖无关。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