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心灵家园 >> 书画艺术 >> 内容

人无俗尘气 画有高古风——西北荷魂莫晓松

时间:2010-3-29 11:09:09 点击:7047


人无俗尘气 画有高古风 来自大西北的“荷”  (许石林)

   如果莫晓松眯着眼袖手蹲在马路牙子上,一定会让人感觉这是个进城做零活儿的,比如搬砖拉沙子掏下水道清洗炉灶什么的。而当他睁开那双不大的眼睛,一种光亮、很有韧劲的光亮,徐徐地从瞳孔透射出来,那光亮不浮躁、不逼人,含蓄深远、从容澹定,此时再看他那张脸,嘴上那一抹不加修饰的胡子和一头有些凌乱的头发,怎么也干扰不了满面的雍穆儒雅之气,周身清静,无俗尘气,与之面对,感觉如一块旧玉,其不可侵犯的润泽光华自然地、不知不觉地将你先前对他的印象慢慢地怯退。

   莫晓松,1964年生于甘肃陇西,其父为当代著名工笔画名家莫建成,晓松自幼随父学画,得其真传,又悟性极高、且勤于钻研,可谓“根正苗壮”。1986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后赴北京深造,师从蒋采苹、郭怡琮先生,又研习日本重彩画,对其创作颇有影响。莫晓松现为甘肃省美术馆副馆长,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甘肃画院创作研究室主任,国家二级美术师。

   莫晓松此次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展出的是他以“荷”为主题的工笔画作品。

   骆驼对于水的敏感是一般动物无法企及的,它能在干热无垠的沙漠里嗅到水的气息并准确地找到它。

   同样,在干旱的西北,水及生长在水中的荷,尤其令人欣喜,面对一池碧荷红花,西北人内心产生的激动与欣悦中,自然饱含着对上天和大自然的感恩之情。如果说荷花是一种来自大自然的“精神投资”,它在西北人内心产生的“利润回报”是巨大的、超常的。莫晓松这个西北画家,就是在这种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创作出富含人格寓意的荷花主题工笔画的,以至“荷”成了莫晓松绘画的一个重要题材。居西北人文之沃土,截黄河之水以种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荷在莫晓松眼里,除了有父老乡亲一样的感情外,还有艺术家独有的心灵洞明,他说:“这是一方寂静悠远的天地。在这冷隽超然的世界里,一切的点线只是我心中的音符,每一个物象已成为心灵的独白……花叶中无处不在的机趣,私语切切,汇聚着某种常人不知、难以明状的力之美、情之韵、意之象。”

   中国工笔画顽韧地走过了20多年的坎坷历程。勾挂在社会变革大车上的中国美术,在进入新世纪的时候,随着社会的逐步平稳,逐渐找到了自己正常的呼吸。在所有饱受“现代潮”糟践的艺术中,中国工笔画遭受的挤兑最严重,它一度甚至被同种同文的写意画家莫名其妙地歧视。然而所幸它健康地活在人民心中,所幸它有像莫晓松这样的年轻才俊献身于它,它是不绝的中华正音。

   在莫晓松的绘画面前,我感到了真正的现代艺术,这种现代是画家健康地继承着前辈的优良传统,又正常地生活在当代,从容地进德修能,平和地进行创作的结果。它犹如荷花一样,有着地道的自然精神,不违逆天理良心。它正常地感兴、遣怀,神明焕发,意态随出,情趣深博,触处成春。它情动于中,意荡于外,不玩悬乎,不欺世、不蒙人。这才是真正的现代,这个现代,有着历史上的高古气相同相通审美意趣,同时又有现代健康开放的精神。这个现代,是能在传统中找到祖宗,又有福于膝下抚弄儿孙的现代。

   莫晓松的作品和人身上都一种“游于艺”的东西。我说他从小“养尊处优”,不缺钱花,从未营营苟苟于挣钱,因而就不被人牵着鼻子走,他就可以平静地坚持自己的艺术品格,不降格邀宠,不迁媚世俗,也不需要倚人自重。他让我想起元代倪云林所说:“聊写胸中逸气耳”,将‖激‖情‖、浪漫深深地融化在素净、雍穆的画面中,人到无求品自高,人无求,画自然高古。 

清清菡萏

冬荷蕴梦待春风

 

青青河畔草(莫晓松)

春草如有情(莫晓松)

几丝凉云留不住(莫晓松)

梦随玉兰到院庭(莫晓松)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作者:不详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