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大家读文 >> 投稿出版 >> 内容

还钱

作者:华采仪 时间:2011-8-27 18:29:25 点击:4295


     还 钱
     剑门若郎
   【1】
   “出租车!”
   “吱”的一声,一辆蓝色出租车停在了汪晓军的面前,汪晓军钻进了后座,顺手将提包放在了身旁,一副酒饱饭足疲倦的样子。
   “同志,到哪里呢?”司机刘大民急急问道。
   “噢,到火车站。”说完,汪晓军便在后排昏昏欲睡过去。
   天儿很热,空气里弥漫着沉闷的气氛。出租车急急穿梭于潮来潮往的A市,出没于车水马龙的洪流之中。
   到火车站不堵车大概十多分钟的路程,结果在天星路的下穿隧道里赌了十来分钟,最后将近花了半个小时才到达火车站。昏睡中的汪晓军一看时间,赶忙甩出二十元钱就急急赶路了。
   “喂!同志,还找你几块钱呢!”司机刘大民喊道。
   汪晓军急着赶路,早已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人海了。刘司机也无可奈何地开着出租车离开了。
   十多分钟后,刘司机来到一处洗车的地方,他此时准备洗车交班。当他停好车清理自己的物品时,猛然发现后座一个遗落的提包。不好,应该是刚才那位客人落下的。可是在那人山人海的火车站,要找到失主简直是大海捞针,比登天还难呢!
   刘大民提起那提包,沉甸甸的,好像很有货呢!一种本能的好奇使得他忍不住打开提包一看。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差点没让他抽过去!我的天!提包里满满的竟然全是一叠叠崭新的百元大钞,他粗略地数了数,足足有十五万现金,而竟然没有其它任何东西。
   他赶紧锁好车,内心十分激动,提着那提包匆匆赶回了家,全然顾不上洗车交班的事情了。
   回到家大概六点多,妻子在一家超市当售货员,此刻还没下班。他忐忑不安地走来走去,一会儿把那提包丢在沙发上,一会儿又提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似乎想起了什么,给车老板打了电话,说是自己肚子有点不舒服,没有来得及洗车交班,车子停在华荣洗车场就急急回家了。
   刘大民坐立不安地等了好半天,也不见妻子回来,饭也懒得做,他于是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嗯,刘强啊,你赶快过来一下!哥给你说个事儿。”刘大民有些神色慌张地说道。
   不一会儿,就有人敲起了刘大民的门。门开了,进来一个瘦高的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和刘大民的矮胖还真难看出是两兄弟呢!
   “哥,什么事儿?我正在王大妈茶楼和几个熟人打牌呢,听你电话头好像有急事找我?”刘强狐疑地问道。
   “嗯,是这么回事,今天我上班捡到一个客人落下的提包,里面有十五万块钱啊!”刘大民有些不安地说道。
   “什么!十五万?现金?我的天,哥,我们发财啦!”刘强异常兴奋。
   “这个,不好说,失主找上门怎么办?”
   “什么?找上门?这么多出租车,他找谁呀?我看啊,这事儿好啊,你也找不到他,他也找不到你呢!人不知鬼不觉!”
   “那万一人家报了警,最终查到我们家呢?”
   “报警?怕什么?你又不是偷的抢的!我又不是没学过几天法律,好歹我还混到个大专〖屏蔽***〗,这点常识我都不知道吗?不用怕!”
   “你说的有道理,但这毕竟是人家落下的,更何况我们出租司机还有归还旅客遗失物品的义务呢!”
   “哥,你别傻了,你说的那些只是道德问题,你就留着钱将来供侄儿读个好大学吧,嫂子也会同意我的想法的,不信你晚上问问她吧!”
   只读过初中的刘大民心里本没有底,在毕竟读过大专的弟弟的这么一说之下,也就渐渐放下了内心的忐忑不安,暂时也就没有了打算还钱的意思,是啊,捡到的钱,不还也还算不上犯法嘛!
   晚上,和老婆说起这事,没想到同样只有初中文化的老婆胡翠花,竟然同他那大专文化的弟弟刘强的想法差不多,还一个劲地数落刘大民太愚笨了,白白地捡到这十五万,简直是天大的好事儿,几乎可以改变下岗工人的命运了,还还个鸟毛!不还!
   于是,刘大民捡到十五万块钱的事儿就暂时搁置起来了,刘大民照样开他的出租车,假装不露声色。
   【2】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
   且说那王晓军稀里糊涂地赶回家,带着莫名的疲倦睡了一觉,直到她老婆吴琼下夜班回来。这吴琼是C市一家区医院的护士长,而他老公汪晓军则是某医药器材公司销售经理,常年在外跑销售拉客户,几年下来,这家子经济状况算是小康了。这不,汪晓军此次又谈成了一笔三十多万的医药器材生意,也收回了人家上次所欠的货款十五万,一时高兴之余和几个客户在大酒店吃喝玩乐了一回,一下子花了八千多!
   直到他老婆回家唤醒他,汪晓军才基本清醒过来。吴琼夜班下来,有些饥饿了,于是就有些埋怨起他来了。
   “你看你,又在外面胡作非为了?喝得都不晓得人事了!怎么不给老娘做点吃的呢!你不晓得我在上夜班啥?”
   汪晓军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哎呀!茅台、五粮液的酒劲还真不小呢!这不,陪几个客户吃饭多喝了几杯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是不是吃完饭喝完酒,又去找了些漂亮小妞儿们,陪那些老鬼们桑拿按摩了呀?”
   “嗯,没……没……有!就算偶尔有,那也是不得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个院长主任,哪个不好那一口儿呀?”
   “呵呵!你真的是不得已?你真的就不好那一口儿?你倒是给我老实点哈!”
   “那是!我向来就听老婆大人的,这几年要不是老婆大人和我里应外合,呵呵,我们怎会有今天这么顺利发展呢!”
   “算你还有点良心!少给我贫嘴了,说说正事,这次收获了多少?”
   “呵呵,这次收获大!做了一单三十万的生意,还收回了上次的货款十五万!”
   “那你这次出血了多少呀?又花了好多钱和那些老鬼们吃喝玩儿乐呢?”
   “嗯,没……没……有多少!”汪晓军嗫嚅着说道。
   “到底是多少!总得有个数儿吧?票据拿我看看!快点!”
   汪晓军无可奈何地摸出了消费票据,各种消费名类,总计八千多!
   “我的天!你倒是舍得花钱!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节省的开销还不是自己的?公司不是给你销售额百分之十的提成吗?就算你报账还不得从你的提成里算么?真是个败家子!一点儿都不晓得节省!到底你还有没有老婆孩子了呀?”
   “节省?节省怎么办的成大事呢?好了,老婆,外面的事情你不大懂的,我们说好了,外面的事情得由着我,你不晓得江湖有多深啊!”
   “呵呵!你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倒也用不着我提醒就是了,那么,收回的十五万货款呢?现金吗?”
   “是啊,现金!直接从人家财务办公室的保险柜给提取的呢!不是眼下正需要现金采购一批药品供应你们医院吗?就用这个钱!反正也不急着交账!”
   “以后少提现金,现在这个社会,叫人很不放心呢!钱在哪里呀?”
   “钱……钱,钱在哪儿呢?我的提包在哪儿呢?”汪晓军这才迷糊起来。
   “哪里见到你的提包了?客厅和卧室都没有呀!你到底放在哪里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呀!”
   “我的天!好像忘在出租车了!我急着赶车回家,当时又喝得晕晕的,真的落在出租车了!”汪晓军此刻才如梦方醒。
   吴琼突然暴怒起来,骂道:“我说你个败家子!你看看,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给落下了!你怎么没把自己给丢了呢?我倒看你怎么交差!”
   “好了,老婆,帮我想想法子,别埋怨我了,我可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差错呢!落在出租车上,应该是被司机捡到了吧!”
   “出租车?你知道车牌吗?你知道那出租车司机什么样子吗?简直是大海捞针!痴人说梦!”
   “是啊!A市的出租车上万辆呢!再说那司机的模样我也记得比较模糊,好像是矮胖矮胖的样子吧!”
   “我看你这下子完了!我们这两年的辛苦就叫你给泡汤了!你说看怎么办?你倒是说呀!你不是神通的很吗?”
   “老婆,你看我们登个悬赏广告怎样?你不是有个远房亲戚在A市电视台上班吗?我们求助一下他们电视台,应该找得回那个提包的!”
   “悬赏广告!你准备悬赏多少?少了谁愿意归还你那十五万现金呢?”
   “你看我们悬赏五万怎样?拿出三分之一,重赏之下应该必有好汉了吧!”
   “五万?那你这几个月的辛苦跑单不就都白忙活了吗?哎!你这个败家子!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们悬赏五万,到时候还不是在于我们愿不愿意?估计捡到钱的人也不好意思要那么多吧!再说万一遇到好人了呢?说不定人家抱着我们的十五万现金睡不着,愁着和我们联系交接呢!”为了宽慰盛怒的吴琼,汪晓军不无侥幸地说了些宽心话。
   于是,当下决定第二天在A市电视台登录这悬赏广告,夫妻俩怀着各自的心绪休息了,是夜无话。
   【3】
   夜晚,刘大民陪着老婆胡翠花看电视,正是A市电视台百姓家常栏目。
   “观众朋友,今天本台收到C市汪先生的一份恳托求助信,并且应电视台邀请,汪先生也来到了我们节目现场。”
   “汪先生,你好!欢迎你来到我们节目现场,下面请你就你的求助事宜给观众朋友们一个交代,好吗?”
   “感谢A市电视台,感谢百姓家常栏目组,感谢主持人,我是汪晓军,家住C市南湖区,前天我到A市出差,因为陪客户喝了点酒,在回家赶车途中,稀里糊涂将十五万现金货款落在了A市一出租车内了,希望知情的好心人,特别是那位拾到我货款的司机,能够将我的货款及时还送我,我将表示感激不尽,并且我在此郑重承诺,我愿拿出其中五万表示我对拾金不昧者的酬谢!绝不食言!请各位观众给我作个见证!”
   “各位观众朋友听到了!这位汪先生愿意拿出五万作为酬金,我们希望那位拾到汪先生货款的朋友能够发扬我市人民拾金不昧的精神,尽快与我们栏目组联系,也可以解除汪先生的燃眉之急,好了,我们会继续关注,请知情人联系我们栏目组电话。再见!”
   看了这一栏目,刘大民莫名出了些虚汗,他看了看老婆,胡翠花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第二天,刘大民又分别在出租车广播以及A市三江日报里,收到了汪先生的这一则重金悬赏找回失物的广而告之的消息。刘大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开始有些坐不住了。他又借故早早交了班,因为他的心思都难以集中在开车上面了,这可是出租车司机的大忌呀!
   他回到家就拨通了电话,“刘强啊,你看到那则悬赏找回失物的消息了吗?那不说的就是我吗?怎么办?我都有些坐不住了!”
   电话那头,“哥,你傻了?不予计较,管它呢!这事儿又没有外人知道,怕什么啊!你可是个大男人哟!”
   通过电话以后,刘大民心里稍安了些,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这个比较老实本分的中年人真有些扛不住了。
   第二天晚上,他又莫名看到了那个百姓家常的栏目,竟然是一大圈人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讨论他捡钱不还的事情。
   “观众朋友们,上次关于汪先生重金悬赏找回落在出租车十五万现金的事情,在节目播出三天了还至今毫无消息,今晚,我们与现场的观众以及在线的网友们来个大讨论:捡到别人钱财到底该不该及时还上?下面,我们先听听现场的观众的发言,请举手自由发言。”
   “我觉得,捡到别人钱财应该及时还上,不然,你的良心就始终不会放过你!”一个戴眼镜的学生模样的男子首先举手发了言。
   “是啊!我觉得捡到十五万不及时还给人家,就相当于谋财害命呢!你想想人家是多么需要这笔钱呀!”一个年轻女子也附和着发言。
   “我觉得这个问题,它首先是一个道德问题,做人如果没有基本的道德,那他还配叫人吗?”一个留平头的中年男子发了言。
   “我觉得捡到这么多钱不还,那也应该触犯到法律了吧?我觉得这事儿公‖安局就应该管!”一个中年妇女发了言。
   “就是!这事儿应该让公‖安局查一查,或者是告到法院去!毕竟是金额较大嘛!不还钱就等于是犯了法!”一个激动的老太爷发了言。
   刘大民听到这些,再也坐不住了,立马站起来关掉了电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停地抽闷烟。他老婆值夜班还没有回家。
   第二天,刘大民忐忑不安地上了班,神情恍惚地开着出租车转来转去,好几次旅客给他招手他都似乎没有看到,而车内并没有载客!终于在快要到南门十字路口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终于招呼停了他的车。
   “师傅,西大街醉仙楼路口!”
   出租车漫不经心地继续前进,东穿西穿,像一只迷茫的羔羊,或是大海里飘来荡去的小船。
   “师傅,你走错了吧!”
   “啊?哦!那边在施工,走这边快些!”刘师傅惊了一下,本能地应道。
   大约过去了十来分钟,车子醉汉似的来到淮海大道,在一棵大树下“吱”的一声刹住了!
   “师傅,你怎么啦?你把我载到哪里来了呢?你看看!”
   “噢!对不起,我今天头晕的厉害,对不起,你就在这里下车吧,我不收你的钱!”刘师傅爬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
   那妇人无奈,嘴里不免说三道四地下了车,甩了车门走开了。
   【4】
   当天晚上,一家子吃过晚饭,弟弟刘强也正好来串门。
   刘强看见哥哥郁闷地坐在沙发上一个人不停地抽闷烟,心里明白了两三分。
   “哥,你怎么啦?扛不住媒体压力了吗?”
   “你哥这两天就像失魂落魄了似的,变了个人样。”嫂子胡翠花不满地说道。
   “就是你们惹起的!这钱不还我怎么睡得踏实!我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刘大民突然发话了。
   “你看你!就那么点出息!还是个大男人!”胡翠花抱怨道。
   “哥,你实在扛不住了,这钱还也可以,但是你一定得先扣除五万,人家不是说了要拿出五万作为悬赏酬金吗?”
   “那好吧!就听弟弟的吧!这样我安心些!刘强,那你想法联系下失主汪先生吧,我们一起去还人家钱!”
   胡翠花听到兄弟俩这么一商量,早已坐不住了,甩下手中的茶杯就烦躁地躲进自己卧室去了,再“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刘强通过A市电视台百姓家常栏目联系上了失主汪晓军,他们表示私下里找个地方交涉此事,不愿在电视台露面。
   地点约好是桃花江富春楼二号茶间,下午四点半准时到,除了失主本人亲自一个人来领,其它人概不接受。
   大约四点左右,汪晓军就一个人急急地赶到富春楼二号茶间,他早已看见两个人坐在了茶间:一个瘦瘦的带着浅色墨镜,三十岁左右;一个矮胖矮胖的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正是那日开出租车的那位司机!没想到此刻见到却分外熟悉!桌上摆着他更熟悉的提包,可是好像没有先前饱满了!
   刘大民站起来接上了汪先生伸出的手,喃喃地说道:“你就是失主汪晓军先生吗?我们也是偶然才知道的。”
   “正是!哎呀!万分感激了!这位先生是?”汪先生看到刘强有些生硬冷酷的面容不禁有些不安地问道。
   “噢!我是他弟弟,今天特地陪我哥来还钱给你的!”刘强抢先应道,语气坚定但是并不热情。
   “噢!那是感情你们太好了!我代表我一家子对你们拾金不昧的精神表示千恩万谢了!”汪晓军禁不住鞠了一躬才激动地坐下来。
   “噢!应该的!不过,你先前说过的话可否算数?”刘强将军似的问道。
   “噢,算数,算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汪晓军立马客气地应道。
   “好!那你拿回你的十万现金吧,我们已经按你的承诺抽取了其中五万!不好意思啦!”刘强边说边把那提包推给了汪晓军。
   “哦,那……我来……我来清点下!”汪晓军莫名有些不快但是无可奈何地应道,一边打开提包清点起来。
   沉默了一阵子,兄弟俩看着汪晓军点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嗯,我清点了,对头,是十万,分文不差,很是感谢你们兄弟俩了啊!”汪晓军虽然有些不快,但是毕竟拿到了这十万块钱,心里也就情不自禁地向这眼前的两兄弟说起了感激的话。
   “这样吧!明天中午我请你们兄弟俩在醉仙楼吃顿饭怎样?主要表示我们一家子的感激之情!”汪晓军莫名发出了邀请。
   “算了吧!我们兄弟俩平时都忙的很,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美意了!”刘强毫无热情地拒绝了汪晓军的好意,刘大民一声不吭。
   双方坐下来喝茶,空气似乎有些凝固,双方都陷入了某种尴尬的气氛,一时半会儿竟冷了场,彼此似乎都有所介怀。
   “好了!我们兄弟俩准备走了,我们待会还有个朋友聚会呢!不好意思啦!”刘强打破尴尬说了告辞的话。
   “哦,那好,方便的时候再联系吧!”汪晓军不知所措地站起来迎送兄弟俩走出茶间。
   刘大民兄弟俩走后不久,汪晓军喝了几口茶结了帐,也有些莫名兴奋地离开了此地,径直回家去了。
   【5】
   晚上,妻子下班回来,吴琼立马问起了今天交接的情况。
   汪晓军一五一十地讲了交接的整个过程及其各种细节,甚至连交接的现场气氛都给描绘了出来。
   “怎么?你真的就给了他们五万块钱的酬金?甚至连那五万块钱都没有经过你的手给?而是他们在还钱之前就早已扣除了那五万块钱作为酬金吗?这不明摆着像是敲诈勒索了吗?哪有做人这么不厚道的呢?岂有此理!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完!”吴琼愤愤不平地说道。
   “哎!还不是我先前在电视上就允诺了的吗?俗话说得好,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
   “不是‘孩子’而是‘鞋子’好不好!你倒好,还真拿个‘孩子’套狼呢!”
   “那也是莫得办法的事情嘛!你想想,人家先就扣除了五万做酬金,而我又是先前允诺了的,这个确实没得办法!算了,我们就认了这个栽吧!”
   “不得行!我不得干!五万块钱都等于是我两年的工资收入了!”
   “不干也得干!那你说这事儿怎么办?人家又没有偷盗抢,犯什么法!”
   “这事儿还得从媒体下功夫!先前的媒体报道不是就见效了么?最后实在不行我们就告到法院或是公‖安局!看他们能撑多久?”
   “这样不好吧!我们不是承诺了给五万的吗?再说我们也要回了十万嘛!就当是舍财免灾吧!”
   “免你个冤大头!你在外面跑的大男人就这么容易受人摆布欺负?不得干!明儿个我请假陪你去A市电视台走一趟!”
   汪晓军见妻子这么坚决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了!当天晚上他想要亲热妻子以庆贺这失而复得的十万,可是吴琼根本不买他的帐!碰都不要他碰一下!
   第二天,夫妻俩赶车来到A市电视台找到先前的熟人讲明了来意。
   “恐怕不好办呀!汪先生先前答应了人家五万的酬金,此刻要反悔恐怕说不过去呀!”主持人为难地开导着吴琼。
   “可是!天底下哪有事先扣除人家的钱财作为酬金的呀?这不就是要挟吗?就算是给酬金也得看主人家的意思不是吗?希望贵台给再帮帮忙吧!”吴琼恳求着主持人,而且还编了一大堆上有老下有小、负担重、家里经常陷入困窘的连篇谎话,引得主持人十分同情。
   “那好吧,我们和台里领导商量下你们的情况,何况你的亲戚在我们台里人缘不错,和我也是同事朋友一场,你放心吧,这个忙我们一定会帮的!”主持人不无同情而又连亲带故地说了些开解宽慰吴琼夫妻俩的话。
   下午,台里相关领导商量了下,他们觉得,这事儿到此按理说应该告一段落了,虽说刘司机兄弟俩的做法不够厚道,但是毕竟人家归还了十万块钱,这种效果已经是很不错的了,也证明了我台的宣传实力强大,如果再继续帮忙,恐怕有偏袒一方之嫌,可是不帮又不好给汪先生夫妇俩一个相对满意的答复。最后台里做出了决定:对此事做出客观公正的深度报道有利于提高我台的收视率,我们台也要借此机会大造舆论,宣传社会良风良俗!
   当天晚上,A市电视台百姓家常栏目就此事继续展开了相关报道。
   “观众朋友们,上一次我们报道的汪先生悬赏找回失物的事情已经有了下落,双方当事人也私下里进行了有关交涉。但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汪先生夫妇俩今天找到我台恳求继续给予道义上的帮助。在此,我们也不好推却,现在我们准备连线在线的网友们来就此探讨一番,看看社会各界人士怎么看待这么一个问题:出租车司机车内捡到财物该不该无偿归还失主,并且,能不能够未经允许事先就从十五万现金中扣除五万作为他归还失物的酬金!好,广告之后再回来!”
   不幸的是,刘大民又碰到了这个节目,广告期间,刘大民有些坐立不安,脸上都变了颜色,他的妻子在茶馆打牌。好奇心使得他继续看这节目!
   “好啦!广告之后我们又回到节目现场,现在我们来看看网友们怎么看!一个叫‘一剪梅’的网友认为,出租车司机捡到钱就应该无偿归还失主,这相当于是出租车司机的法律,并且出租车公司管理方面就有相应的条例规定。”
   “说得不错!我们再接下来看一个叫‘今夜无眠’的网友的观点,他认为,拾金不昧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哪有捡到钱后以事先扣除酬金相要挟的呢?这不等于就是变相的敲诈勒索了吗?”
   “接下来是一个叫“鲁智深”的网友的观点,他认为,捡到财物要无偿交还给失主,这是出租车行业一条不成文的法律,也是出租车行业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如果不无偿归还人家失主财物,我将毫无保留地鄙视他到底!”
   刘大民听到这些,不觉突然打了几个冷颤,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脸上一阵燥热,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继续看这个节目。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个叫“机关枪”的网友怎么说,他认为,出租车司机捡到财物不还,还等失主重金酬谢的承诺出台才迫于各种压力才勉强还给部分,这已经是很无耻的行径了!更何况出租车司机本该无偿归还失主财物,这是出租车司机的法律,建议开除这个出租车司机,永不录用!”
   刘大民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来关掉了电视,内心里好一阵狂乱。又不知过了多久,反正他不等妻子回来就蒙头倒睡了。
   【6】
   第二天,刘大民依然蒙头大睡,根本没有上班的意思,妻子胡翠花扯开他的蒙头被,催促道:“咋啦?病了?怎么还不起来上班呢?”
   “没有什么,你去上你的班吧,我一会儿就好了。王师傅会给我电话的,不用你管哈。”
   “好!那我走了,你今儿个是怎么啦?”胡翠花边说边收拾东西离开了家门。
   不知过了多久,电话突然响了,刘大民摸出枕头下的电话接听,“哦……,好……,哦……,我今天人不大舒服,哦……,没事儿,我马上就来!”
   这是交班的王师傅在催促他接班呢!刘大民慌忙起来收拾洗漱准备去上班,他本想推脱请假不去的,可是王师傅说他今天有事儿要急着办理,于是刘大民虽说极不情愿,可眼下他也就只有不得不“霸王拉弓——硬上”了!
   刘大民走下楼,王师傅竟然已经将出租车开到了他的楼下,早已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他们迅速交接了手续,很快便各自忙活去了。
   刘大民今天心绪特别不好,半点也没有跑车的心思,情不自禁地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呼”地一下几乎飞了出去,差点撞上了弯道上的护栏!
   怎么办?今天这种状态哪能开车呢?不要说挣钱,搞不好还得搭上不少!可是这事儿也不能随便找个人来顶替吧?算了!刘大民想来想去还是硬着头皮开车,没事儿,很多事情坚持坚持就过去了!
   路口一个人招手,刘大民刹车接了客,继续赶路,不多一会儿的功夫,顺利挣了几十块。紧接着又一个客人立马钻进了他的出租车,“机场,不打表,六十块钱走不走,朋友?”那旅客倒是老手的样子。
   打表也就六七十吧!不打表也就是对双方都实惠了点。出门在外,做人嘛,哪有不彼此方便的呢!
   “行!”刘大民爽快地答应了,操最近的路上了机场高速,来回不到半小时的功夫,可是刘大民恍惚觉得用了一两个小时的光景,今天他真的毫无心思,完全不在状态,然而生意却似乎出奇的好!每每是旅客前脚离去,马上似乎就又有旅客钻进了他的出租车后座。简直不给精神恍惚的他以片刻的喘息机会!
   几个小时下来,他已经挣到上千的数目了,可比平时生意好了两三成呢!可是不知怎么的,刘大民老是也提不起劲,脑子里总是交替闪现着昨晚网友们的那些激烈的道德言辞,弄得他几乎身心疲惫,此时正准备乘着间隙逃到林荫道里休息一下的,可是一个小伙子已经强烈示意他停下来,他只得刹车!
   那小伙子径直将大包裹塞进后排,钻了进去,“师傅,东湖别墅!”
   “比较远的哟,朋友!”刘大民善意地提醒了旅客,其实他的意思是不想去,要旅客知贵而退!
   “放心,师傅!少不了你的车费!大不了一百块钱嘛!”小伙子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倒也用不了一百块钱,大概也就八十多块钱吧,只不过那条路穿街过巷的不是那么好走,也比较偏远,来回大概得一个小时呢!也时常碰到一时大方甩出一百元钱不用找零的有钱人,毕竟是东湖别墅区嘛!可是,就算是人家给一百元钱,刘大民此刻也不想跑,因为他实在是有些心力交瘁了!
   可是,出租车司机正常情况下是不能拒载的,刘大民他找得到什么借口拒载呢?他正常么不大正常!他不正常么他正常!真是进退两难!
   刘大民硬着头皮,勉强打起精神,不得不继续这趟生意。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将客人送到了目的地,那客人也并没有慷慨地甩给他一百元钱而不用找零,不过,此时的刘大民对钱这个问题比较麻木,他早已是神情恍惚,稀里糊涂地开车找路,昨晚电视节目的激烈言辞始终交替闪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其实一夜未睡,再加上今天生意又出奇的好,他早已有些撑不住了!
   他胡思乱想地继续开着车,早已无视了路上行人的招呼。当他穿过路口拐入一条岔路之际,突然从侧面窜出一辆小卡车。本该减速刹车的刘大民竟鬼使神差地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猛地飞出,错开了那辆小卡车,由于车速太快,没来得即打过方向盘,车子飞上了人行道,撞在一棵大树上,车子滚翻在水沟里,那出租车伸出的车轮飞快地转着,像一只困兽在拼命挣扎!
   那辆小卡车早已逃之夭夭,车子里只剩下刘大民痛苦地呻吟。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聚上来,有人拨打了110,不过没有人敢上前去救助刘大民,他似乎被卡在了出租车内,只有痛苦地呻吟,等待交警们的救助。在这城市的郊区,大概事故不得不等着。
   【7】
   “刘强啊,你在哪里?你哥哥出事了!在东湖区区医院急救中心呢!你赶快来一下!住院部二楼五十五号病床!”刘强接电话之际,听到他嫂子胡翠花急切无助的声音,但是却又没有哭!
   刘强赶紧打的去了医院,见到哥哥嫂子的时候,只见哥哥头上、手上、脚上包扎上了不少白色纱带,嫂子半是埋怨半是心疼地照顾着他。
   “哥!怎么啦?你不是技术很好吗?开了十多年的出租车了!这是怎么啦?是不是被别人撞了?肇事者呢?”刘强连珠炮似地急切发问!
   刘大民看起来一副很倒霉的样子,情绪低落地应了声,“没什么,没有大的问题,只是手折了!也不关别人什么事!”
   胡翠花给刘强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要他别追问了,让他哥安静修养下。刘强于是示意嫂子出去下,另找个地方说话。
   在医院走廊的一角,胡翠花把刘大民事故的基本情况告知了刘强,他们都会意地认为这段时间刘大民承受了太大的精神压力,特别是媒体报道,这是导致刘大民出事的重要精神性因素。于是,他们商量着如何解决好这次事故的善后事宜。
   “交警说了,虽说那辆小卡车也有一定的责任,但主要是刘大民自己精力不集中造成的事故,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出租车已经送到保险公司指定地点进行维修,估计车子直接经济损失在三万元左右。只是你哥手折了,这个损失就大了,还有车子维修期间的间接损失也是好几万吧!”
   “嗯,哥这次事故,我看啊,都是电视台惹的祸!不!主要是那个失主汪晓军不讲信用,都是他的错!我得去找他!要他负责这次事故的损失!”
   “你先不要自作主张,等你哥后天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休养期间我们商量商量再说!”
   “那好吧,只是哥回家休养期间,你可要注意啊,千万别再让他看到影响他精神情绪的报道了!”
   他们两就这样说了会儿话,又回到了刘大民的病床位,只见刘大民合着眼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吭。
   第三天下午,刘大民出了院,回到家休养,刘强告诉了他这两天自己的想法,意思是要找失主汪晓军为这次事故损失负责。
   “算了吧,这次事故也不关人家什么事情,我们自己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嘛!”
   “要不是他们反复,怎么会造成你的精神负担和这次事故呢?你别管,哥!好好休息吧,我会处理好的!”
   第二天,刘强给王晓军打了电话,说是他们愿意归还先前扣除作为酬金的五万块钱,并约在老地方见面交涉。
   汪晓军如约来到他轻车熟路的桃花江富春楼二号茶间,一眼就看见了刘强,刘强还是和上次差不多的装束。一阵寒暄过后,彼此谈起了正事儿。
   “汪先生,那五万块钱我们准备通过电视台那个百姓家常栏目现场还给你们!”刘强说话冷冰冰的。
   “怎么啦?你哥怎么没来?为什么一定要通过电视台节目现场还给我们呢?”汪晓军感到有些纳闷。
   “我哥他出事了,车子撞坏了,人也受了重伤!”刘强好似摊牌的口气。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那……那……没有什么大碍吧?”汪晓军有些愧歉地说。
   “这事儿麻烦了!说大呢它也就还比较大,你说是不是?汪先生!”刘强将军似的口吻。
   “哦……,应该不会烙下什么后遗症吧?可能经济上损失了不少?”王晓军不安地说道,他想,怎么这个正用钱的节骨眼儿上他们倒反而主动提出还钱的事情?莫不是借此找我们什么麻烦的吧!他越想越烦躁!
   “损失嘛说大呢它也还算是比较大!不过只是针对我们这样的打工族来说!后遗症嘛这个不好说!”刘强的每一句话此刻都好像是霜刀冰枪。
   气氛十分地冷漠和僵持,他们都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默不作声,似乎揣测着对方的心理却又打着各自的算盘。
   “这样吧,我回去和家人商量一下,待会我还有个重要的客户要陪,不好意思,我们电话联系吧!”汪晓军找了个脱身的话,他想这事儿有些蹊跷。
   他们也没再多说什么,临走时,刘强甩出一句话,“那么,我们晚上十点半之前等你们的电话!希望给个说法!”
   【8】
   刘强在他哥家吃过晚饭,一家人冰封雅静,谁也似乎不想说什么话,他们好像在静静地等待着什么。今天似乎约定好了,特别地没有打开电视,虽然平时吃过晚饭没什么事情大家也就喜欢看点电视节目,可是今天却不然!
   时间像一条冰冷的蛇在寂寞里慢慢爬行。将近十点钟的时候,电话响起了,刘强接了电话。
   “喂!刘强吗?噢,我和我家人商量了下,就明天我们老地方交接好吗?就不麻烦在电视台节目现场交接了嘛!”
   “说好了电视台节目现场交接嘛!你这人怎么这么反复无常呢?不行,就得电视台节目现场交接!”刘强有些不耐烦,而且语气强硬!
   “哦,既然这样,那我再和家人商量下,待会给你们答复哈!”
   汪晓军觉得此事有些蹊跷,心理直犯嘀咕,他觉得肯定是人家借此找麻烦,干脆不要那五万块钱了,更何况那五万酬金也是自己承诺过的,怎么好要回呢?人家又怎会轻而易举地归还呢?于是他劝老婆算了,也挑明了其中的厉害!
   吴琼心理还是老大一个不情愿,“人家出了车祸,关我们什么事情?那是报应!你说是不是?怕他做什么?电视台见就电视台见,怕什么!”
   “妇人之见!你说的倒轻松!人家这个时候还钱明显是找我们麻烦!你想想,我们有多少理由拿回那钱?我们不是允诺给人家的酬金吗?再说我们这样做不是落井下石丢自己的脸吗?算了,这事儿就这样算了,那钱我们不能再要了!”汪晓军特别担忧似地说道。
   “你怕我不怕!什么丢人?那不是我们的钱吗?你不去我去!人家出了车祸关我们啥事?”吴琼毫不示弱。
   “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不要管好不好?人家都那样了,我们也不能过分是不是?再说那钱是我们允诺给人家的,这个时候要回来是说不过去的!搞不好人家还不肯善罢甘休呢!不要再说了!”汪晓军做出了勉为其难的决定,于是再一次拨通了电话。
   “嗯,刘强,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搅你们哈,我和家人商量了下,那个钱我们承诺是作为酬金的,哪有承诺了又要回来的道理?算了,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不好意思了哈!”
   “到此为止?你们不是又在电视台上兴风作雨,想要回你们承诺过的酬金么?怎么?不要了?这么慷慨?我们还不干呢!一定要通过电视台还给你们!”
   “刘强啊,对于你哥出了车祸的事我们深表同情,但是这也不是我们造成的嘛!再说你们当时的做法也的确不够厚道嘛!我挂了哈,晚安!”
   那头电话没等刘强再发话就挂了,刘强的怒火有些难以发泄,然而,刘大民夫妇俩却默默无语,很郁闷的样子。
   “哥哥嫂子,早点休息,我回去了,这事儿明天再说。”说完,刘强就走了。
   第二天,刘强又拨通了汪晓军的电话,强烈要求他到电视台交接五万块钱的事情,可是汪晓军坚决地推脱了,不给刘强任何机会!
   刘强实在没办法,不得不威胁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愿意接受我的提议,那我们就法院相见吧!”
   “什么?法院相见?喂!我说你们不要过分哈!你们要怎样?凭什么?你哥出车祸又不是我们的错!你这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那我不管,反正我哥哥出车祸主要是因为你们的反复无常,在媒体上给他造成的精神压力过大才出事故的,我不找你们找谁!”
   “哈哈!这叫自食其果!谁让你们捡钱不还呀?谁让你们贪财呢?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老汪我就奉陪到底!再见!”
   电话被挂了,刘强心里的气无处可发,猛地踢了一脚草皮,草皮飞出了不少!天空灰灰蒙蒙的,大概要下雨了。
   他心想,这家伙软硬不吃,那我只好把他告到法院去了!他心里盘算着这事儿它够不上什么刑事犯罪,最多只能算是民事纠纷!他想,自己虽然学过几天法律,不过早已还给老师了,还是请我那当律师的老同学张大鹏帮忙写个起诉状吧,不!干脆我就请他帮我哥出面解决此事!
   刘强心想,还是请个律师帮忙好,穿梭于法院高门大院的,还是他们这些律师才能够轻车熟路呢!
   【9】
   一天下午,王晓军正好在家休息。突然有人嘟嘟地敲门,他打开防盗门,只见一个身着制服模样的中年人。
   “请问,你是汪晓军先生吗?噢,这是A市龙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传票,请你签收并注意有关事项。”来人非常公事化的言辞。
   “啊?民事传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呀!怎么可能呢!”汪晓军有些不敢相信,八辈子都没怎么接触过法院这东西!
   “对不起!我只是负责送达传票,涉及具体事情还请按程序进行办理。”来人似乎不带任何感情,简直就是一部程序传达机!
   王晓军狐疑地签收了民事传票,那身着制服的中年人旋即也就离开了他的家门,恰似一个幽灵似的移动木桩,漠然消失了。
   傍晚,等妻子吴琼回来,汪晓军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把那传票拿给妻子看,吴琼接过去看了看,显出些不快!
   “你看看,这叫什么事儿!你不要那五万块钱,人家倒还欺负上门了!天下哪有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怕什么?咱们公堂上见就公堂上见!我们又没犯什么王法,俗话说,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就不怕它半夜鬼敲门!何况青天白日的呢!怎么?你倒是先低人一头了!”
   “哎!你妇道人家懂个什么?俗话说,打赢官司输了钱,那地方可不是好进的,更何况我们好几辈人也从没打个什么官司呀!真是丢人!”
   “丢什么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社会这种事儿很平常嘛!我看你真是少见多怪的!窝囊废!”
   “好!好!我是窝囊废!你能干,那你就看着办!”汪晓军有些泄气,也有些愤愤不平!
   “这事儿不用怕,大不了我们花点钱请个律师,说不定还能要回那五万块钱呢!”
   夫妻俩你来我往,赌气闲扯了好一阵,也不见半点服输,一夜无话!
   到了传票上指定的那一天,正是星期六下午,法院里除了当事人、代理人、法官、书记,法警等,其它旁听的社会闲杂人士也还真不少!
   时间到!只见一中年男性法官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请大家肃静!本法庭现在开庭审理,下面请原告诉讼代理人宣读起诉状。”
   原告刘大民请的代理人正是经验丰富的律师张大鹏,只见他义正言辞地宣读了振振有词的起诉状,赢得全场一大片同情!
   那法官听完起诉状,扫视了一下人群,接着说道:“下面请被告诉讼代理人宣读答辩状。”
   被告人汪晓军请的诉讼代理人也是他托熟人找的嘉宝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牛志雄律师,只见他年富力强,身着笔挺,十分干练沉着地宣读了答辩状,虽说是宣读,感觉好像他能倒背如流,竟而又将绝大部分听众们的同情心给拉了过来!
   人群开始有些骚动,人们七嘴八舌地纷纷议论起来。只见那法官再次清了清嗓子,正色道:“请大家肃静!现在休庭三十分钟!”
   没想到开庭这么短暂就立马休庭三十分钟,可见原告被告双方可谓势均力敌,情况需要法官们休庭研究决定。
   三十分钟后,再一次开庭。只见那主审法官再次高坐在了审判席位上,这次似乎是成竹在胸的神情。
   “经合议庭研究决定,此案当事人双方主张及论据充分,诉讼标的明显,建议适用诉讼调解,请问原告、被告以及双方代理人,可有异议?”
   主席台下面,原告和被告及双方代理人都表示没有异议,现在此案从民事审判改为了民事调解!
   “下面请调解法官王法官作出调解主张,充分征求当事人双方意见。”先前那主审法官发言道。
   只见那法官左手的一个法官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鉴于双方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本法庭作出如下调解建议:原告刘大民返还被告汪晓军所谓酬金五万元,被告汪晓军给予原告刘大民精神损失费五万元!现在请双方当事人提出各自主张或者意见!”
   稍微沉默了一下,只见原告代理人律师张大鹏主张:“法官大人,那五万块钱是被告汪晓军承诺给原告刘大民的酬谢金,本人请求不予返还,并主张被告方另行赔付原告精神损失费五万元!”
   只见被告方代理人律师牛志雄示意发言,提出主张:“法官大人,原告刘大民作为一名多年职业的出租车司机,理应首先遵从出租车行业的不成为法律规定,无偿归还被告遗落在他车内的十五万现金,被告人坚持主张要求原告返还违背社会公德的所谓五万块酬谢金!同时认为刘大民所出事故与被告汪晓军并无直接的关联,所以对其所提五万块钱的精神损失费予以驳斥,请法官大人予以驳回其非法请求!”
   听众席上又起了一阵骚动,法官们也似乎没有了主张,只见先前那主审法官立马压制道:“请大家肃静!肃静!”
   人群的骚动又像鸭子似的回归到河里,各自安静地寻觅着自己的虫子吃!
   只见那调解法官王法官再次做出调解建议:“鉴于原告刘大民因被告方汪晓军所造媒体声势对其车祸事故有间接的精神性影响,本法庭再次作出如下调解意见:原告刘大民返还被告汪晓军所谓酬谢金五万元,被告汪晓军给予原告刘大民精神损失费六万元!”
   一听到调解意见的现场变动,人群又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纷纷,渐渐骚动起来!
   那主审法官见此情境,一时半会儿也得不到满意解决,于是赶紧宣布:“现在宣布休庭,宣判时间另行通知!”接着猛敲了一下法槌!
   【10】
   接下来,双方又展开了各自的神通,双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没有少跑法院,最终达成了某种妥协,双方精疲力竭地接受了法院这样的调解结果:“经双方当事人在平等、自愿协商的基础上,现法院作出如下调解决定:原告刘大民不再返还被告汪晓军承诺的五万块酬谢金,被告汪晓军给予原告刘大民五千块补偿。”
   案子终于在双方筋疲力尽的时候来到了双方都不太满意而又不得不接受的一个妥协的结果。
   王晓军拿着调解书回到家的那天,真是霜打的茄子样,吴琼见了他也没好气。
   “哪有这样的调解,真是没有王法了!简直是没有天理了都!”
   “这下满意啦!不听我的劝告,不但没要回那五万块钱,倒还另赔上了上万块钱!都是你妇人之见惹的祸!”
   “呵呵!你倒还怪起老娘来了!都怪你这个窝囊废,居然能把十五万块现金给落下了,不然,哪有这些事情?”
   汪晓军也自知理亏,从头到尾,主要的事情不就是出在他自己身上吗?怪只怪自己一时的粗心大意!
   这边刘大民一家看到这调解书,似乎也没有捞到个理想的结果,除去打官司的开销,差不多也就是先前那五万块钱的酬谢金,如果再算起自己的损失,不知道自己还要赔上多少钱财呢!更何况多好的手竟给折了!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操旧业!
   夜晚,刘大民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乘着妻子睡熟之际,他悄悄地爬起来,打开客厅的壁灯,一个人抽起了闷烟,一支接一支!
   他想,真是报应!自己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真不该生出贪财之心,的确应该将那十五万块钱无偿归还人家失主,毕竟人家是自己的客人嘛!
   他又想,其实自己贪念那十五万块钱也着实有些心虚,睡不踏实,可是自己的那点心虚轻而易举地竟被弟弟和老婆的贪念给压倒了,不!毋宁说是自己的贪念在无形之中被他们的贪念给怂恿和助长了,哎!总之全是自己的错!
   烟灰缸里的烟一支支叠加了起来,刘大民心绪万千,丝毫没有半点睡意。
   他想,生活真会欺骗和捉弄可怜的人们啊!自己开出租车十多年了,从未做过什么亏心事,平常也算是老实本分,也爱帮助亲友们的急难之事,没想到竟然为了那十五万块飞来的钱财而遭了这等报应,在亲友们面前乃至不少观众那里丢失了自尊和颜面!真是损失太大了!
   他又想,其实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难以自我控制的,弟弟和妻子的支持反倒变成了怂恿他走向错误的重要因素。生活中有多少柴火星子的小事就因为环境的助推而莫名烧成了熊熊大火了呀!还有那些爱看热闹的观众以及多事的媒体!
   刘大民一支烟接一支烟地抽着,一件件往事在他脑海里回味着,检讨着,好像一个个精灵莫名飞出来撞击到墙壁上,又重重地跌落在地板上!
   他恍惚看见了那些莫名精灵的撞击和跌落,地上慢慢地铺上了一层。奇怪!他看到它们堆积的越多,他仿佛心里也就越来越轻松自在,最终他又恍惚看见地上跌落的精灵都变成了厚厚的雪花,而他竟然站起来开始在雪地里奔跑,奔跑,不知道跑向哪里,拼命地奔跑,最终跌倒了,睡在了雪地里,一点也不冷!
   第二天,天大亮了,当妻子胡翠花醒来却发现不见了刘大民,她立马翻身起床,走到卧室一看,只见刘大民沉酣地斜倒在沙发上睡得深沉。她不忍心打搅了他,知道他昨晚不好受,肯定睡得很晚,让他再睡会儿,她轻巧地洗漱并准备着早餐。
   将近吃午饭的时间,当刘强有些不好意思地来看他哥时,只见刘大民精神很好,好像若无其事,完全恢复了曾经的精神面貌,于是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稍稍闲说了几句话,他就悄悄地溜走了,平常是哥哥嫂子不用留他吃饭也就一起吃饭的!
   不过,从窗户里看着弟弟远去的身影,刘大民还是会意地领会了刘强的离去。
   
   本小说根据《今日说法》虚构编写,剑门若郎2011年8月于嘉州草书
  八斗文学


.

  【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许多资源来自网上,供广大同好欣赏学习,并不代表本站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权利,敬请告知。
 录入:剑门若郎 内容来自:网络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1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