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诗歌 >> 生命诗歌 >> 内容

《大海词典》11月下旬精选

作者: 苗红年 时间:2007-11-27 23:43:09 点击:2323

.

《大海词典》11月下旬精华

《翔鸥》

沙子。雾气。人影与海鸥
被海风吹散的四个上帝,只有
它还保持着轻盈和自如的举止

在风的内部,它随时会变成风的可能
在原处打旋,伸张升降的胸脯
向着辽阔的大地,从容得像一群
巡视的星
来来往往,把零星的光芒照彻到孩子们的
齐仰的头顶

海鸥飞过了连绵起伏的群岛。为了这一刻
幸福的展示,它让出那些潮水的节拍
舢舨潦草的滑行,唯我独尊的自由主义者
穿越天与海的书院,
来不及阅览。急匆匆将蔚蓝的册卷
一翻而过

《海胆》

它有刺绣的本事和守疆如室的天性
背阴的居所里挂着小主人褐色的自画像
幅员狭窄,心怀柔情
此时,它从漏洞百出的天书中爬出
乱发蓬蓬,形似邻家书生

更大的喜好是身陷礁巢,像一个禁行符号
在险象环生的现场营造动荡
异域之貌,诙谐之举
竟让紫菜嬷嬷惊愕得如此生动
随波扭起细腰。让虎头鱼偷入私径,去

和这位不可触摸的家伙顶嘴
有时谁是谁非真的难以辩识
斑澜的心情煎熬成药丸
统统装入那么巨大的罐子。出门就是
一个阳光普照的巡游场,大家鱼贯而来
瞧瞧海胆,可爱得像煤团在飘逸的火苗里打嗝
把即将退席的浪花重新弹回洋面

入夜的暮霭罩住江山,生活在别处的卡夫卡
露出笑靥如灰的脸皮
久经世面老家伙
它保持一致的习惯,在云里雾里的间隙处
和海参相互猜度
偶而的发情
它总是小心翼翼地。为后代谋虑

胆小如鼠。大海的深腹
与外表是如此的差异,它有时多了些拘谨

《海牛》

沉浸蓝色的思维
有一根神经正在出轨

出去,喷溅出蓝的底色,从此的奔泻
直到天际

这块底色有点陈旧
像压箱的像片,像片中模糊的微笑

笑声还在继续,故事略显臃长
拉家常主人公在里面吟诵深秋的诗

“我是海牛,聚储蓝色的量体
盗用后世诗歌的废人”

《海殇》

——为1959年吕泗洋特大海难祭

      1959年4月11日11时,吕泗洋风力由6-7级猛增到12级以上,风向由东南转为东风,持续达6个小时以上。狂风助海潮,掀起四、五层楼高的惊涛巨浪。  风大浪高,顶风逆流,死死封锁浙江渔船避风逃生航线。渔船无法南回嵊山、花鸟岛一带避风。一部分渔船只得随风飘流,被迫驶向吕泗镇一带港口依靠,以致被巨浪推向海滩,陷于极度险境之中。大部分浙江渔船在万分紧迫时,采取斩网、斩锚、砍桅等应急措施,甚至把捕到的鱼和生产资料都抛入海中以减轻负荷。加上浙江渔民对吕泗渔场沙滩特点不熟悉,受风浪驱迫,渔船在江苏启东县沿海一带搁浅。那里滩硬、水浅、风大、浪高,渔船那里经受得起反复不停的颠波攻击。眼看着一条条渔船船体碎裂翻沉。在乌云压顶、暴雨倾盆、狂风怒吼、巨浪滔天的汪洋大海中,呼救无门,身陷绝境,凄惨异常……。在"4·11"吕泗洋海难中,完好返港船只只占总数的40.9%,一千多渔民不幸丧生。舟山渔民蒙受空前灾难,占去死人数的80%,死亡渔民总户逾1千余户。4月11日,舟山市气象局的"法定"职业道德教育日。(据相关档案资料)



有时,我们为幸福着迷,为一点鸡毛之事动粗
世态的表里仿佛是贴在左邻右舍门栏上的喜福
满嘴“兄弟”等同于阴霾下飞散的唾沫
但谁又会对一个良心的变质者提出斥责
在1949年4月。吕泗洋。11日11时像二根折断的樯桅
探出水面,我草绳缠身的兄弟
在风暴和大黄鱼群之间。为活下来,挣扎着

有多久了,我曾以家属的身份前来祭奠
进入回忆之城,怀念的浪涛低下头颅
风雨退隐,没有忘却的记忆里
这一幕谁也无法猜度

像一场突降的黑雨蒙住星星的眼睛
舱板嘶叫着崩裂,天机已经泄露。不能逾越的凶险
化作一浪高过一浪的汹涌
那些寂寥的涛声随风起哄。成千上万的鸥鸟急迫垂降
浊浪淘沙,立体的袭击来自更狂飙的广袤
等不到救援的的音讯
无边无际的水呵,一涌而上迅速张开了鱼颚般大嘴

他们摸到了一些飞翔的鱼翅犹如沉洋的鱼叉
他们摸到了冰凉的身体犹如噩梦的披肩
他们摸到了天色的无助和大海的悲鸣
他们摸到了自己间歇的心跳
还没停止




游进了藏着黑暗的腹部。像游入那张撒开的网
浪花举过礁石的冷面,它将挟迫交于凶手
此刻,我提笔画出的画面是那么的乱糟

一丝微光逶迤游离。一声回音嘎然失散
人群中难以辨析的神魂。呵,我的兄弟
你无力的呼唤慢慢渗透画布
那一大滩蓝色。掉队的醒目

一群鱼不见了踪影,一千多个兄弟追随而去
四月的缆绳正在松懈,这纷乱的午时
多少进进出出的渴望被猛然浇灭



母亲说,昨夜他提着油灯还打门前走过
不信。沿着风起的渔火
前进中的方向总有指路的星光随从

孩子说,昨夜他还给我整过被褥
黑暗中赶走梦魇,摸摸我的耳垂
扮了个鬼脸

妻子说,那半瓶女儿红
给你温着,只求你快快回来呵



今夜,我徜徉在泗礁岛的海边
为沙滩上一根断缆,流出难以抑止的泪 


本文编辑:北尘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冬天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