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伤逝,在花红柳绿后

作者:曲阳 时间:2005-12-29 1:12:55 点击:2346

.

  伤逝,在花红柳绿后
 
  冬渐渐收起那一份寒意,盼望着春悄悄莅临。
  于是,在流逝的岁月里总是在告诫着自己:春天来了。今年的春天一定要留心,柳树什么时候萌的芽?迎春花什么时候绽放的笑脸?
  年年从心底里早早提醒着自己,年年都在不经意间错过。不知不觉,已是柳芽吐绿,碧玉妆扮;迎春花已是涂脂抹粉,璀然一笑,让人醉倒在金黄,亦或粉红的裙装下。哦,这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变化着,让人那般无奈。于是,再三叮嘱自己:切记下回春天来时,一定莫错过。
  一如一根浮萍,飘泊啊,飘泊在芸芸众生的盲流中,任雨肆意地敲打。今年春天,终于回家了,可以坐在小屋的窗前,静静地默视第一颗柳芽的萌发,第一朵迎春花露出灿烂的笑靥……
  期待着,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到我窗前的书桌上,几声婉转悦耳的鸟的啁啁声破窗而入,穿入我的耳朵;期待着选择一个好的日子去探望眷恋着的亲人。哦,就这样,当天边的第一抹亮划破黎明前的黑出现在窗前,我就这样倚窗而期待着。
  淡淡的云烟笼罩着柳的枝条,若有若无的淡绿的晕,莫非是春光里的柳已萌发了芽,鹅黄的淡淡的绿芽?我披衣而出,循着淡淡的绿色的云烟走去。哦!又是一年春天来时,我没有看到第一片柳芽的萌发,那千万条细细的垂着的枝条上已缀满了星星点点的绿芽儿,如谁无聊地将那一块又一块碧绿的玉嵌在了这灰褐色的枝桠上,又是谁催得柳一夜间萌发了这么多绿的生命,在晨光里摇曳着,炫耀着生命的蓬勃?哦,迎春花也是按耐不住生命的‖激‖情‖,穿一身黄金般的裙装,点点滴滴的黄呀,正裂嘴开心地笑,笑出生命的可贵。一夜之间啊!仅仅一夜之间,这春的使者,已经如同一位出嫁的新娘,这般迷人的在风中展示着靓丽的身影,那般娉婷,那般耀眼。是谁,又是谁这般匆匆在将她推出闺房?
  我茫然着,哦!又一个期待着的春天,我没有看到第一朵迎春花绽放折笑脸,蓦然回首,窗前那抹硕大的梧桐树尚未萌芽,心里泛起淡淡的喜,那就期待着第一片梧桐叶的萌芽!
  “不要打了,怎么把花儿都打下来了?”这是一个午后,我静坐在窗前的书桌前深思着,倏尔传来一阵刺耳的责骂声,我随意地抬起头向窗外瞟了一眼。哦,竟不知什么时候,这窗前的梧桐树满枝头簇拥着一串串挤挤挨挨的梧桐花。我揉揉眼睛,站起身仰望那梧桐树,两三株古老的梧桐树高大的树冠遮挡住了窗前一大片空间,那蓝蓝的天被割成斑斑驳驳的蓝色的破布片,唯有那梧桐的枝杈肆虐地寻找着空间张扬着自己的躯体。仰望去,仿佛是枝与枝的间隙里全落满了一簇一簇的梧桐花,仿佛大片大片的雪花飘满枝头,融化的地方渗出淡淡的紫色的晕,跟渲染了似的;仿佛顽皮的紫色的云流连在这硕大的梧桐树冠间,为他的古老而加冕。我好奇地打开窗户,探出头,全神贯注地注视起靠近窗户的那淘气的花的精灵。宛如小小的喇叭似的,渲染着淡淡的紫色,喇叭口处是五片向外翻着的鹅黄的花瓣,黄得那般和谐,让人舒服,我不禁想起了刚啄破壳探出头的露出淡黄的毛茸茸的小鸡。一个个小喇叭似的梧桐花亲密无间地挨在一起,簇拥成一团,有序地挂在枝头,没有一朵花高傲地仰起面,这使我想起了“谦虚”,不“傲慢”,就这样怜爱地,怜爱地瞅着它,宛如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小丫头,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淡淡的香,难怪上学尚早的孩子们悄悄地拿起棍子,敲打着梧桐花,旁边的小孩急匆匆地捡拾着,这贪玩的孩子!
  咦?这花,又是什么时候悄然挂上枝头呢?我又一次责问着自己。
  落叶缤纷,狼迹残红,飞絮濛濛。不经意间,花满枝头,绿染柳枝,才感叹没有看到第一抹绿,第一片红。这边已是柳絮飞扬,离开枝头的梧桐花如同陀螺一般旋转着,快速地从枝头落到地面。多么短暂的生命,是谁要命似的催赶着,催赶着这一朵一朵淡紫的仿佛结着愁怨的梧桐花哀怨地,哀怨地从枝头飘零?
  儿时的我就迷恋去注意早春萌的第一片绿芽,笑着的第一片花;迷恋着路旁的小草什么时候探出尖尖的脑袋。不时地憧憬着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了,一定要让母亲穿一件漂亮的衣服,吃一顿自己做的溢着喷香的饭……
  蓦然回首时,方知自己已是八岁孩子的父亲,更是已故母亲的儿子,盘点着人生,盘点着儿时的憧憬,又有几件得到兑现呢?哦,这要命的时光,早早地吹绿了柳芽,早早地催开了迎春花的笑脸,早早地吹落了满树的梧桐花,而母亲已早早地走进了那方矮矮的坟墓……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也许,更多的漂泊者都与台湾诗人余光中有着同样的感受。记得小时候,无论是求学在外,还是初次工作飘泊在他乡,总忘却不了母亲在那头。晨曦微露,总感觉母亲早已伫立村头,背靠那古老的榆树努力地张望着,张望着遥远的路的尽头,脑海里闪现着出门远游的孩子回家的身影。暮色降临时,晚风拂起她两鬓斑白的华发,依然是守望,孑然一身地守望,在风中守望成一尊朴实的雕像。鸟儿归巢的喧闹声在她耳际此起彼伏,却不曾见一只善解人意的鸟儿带去孩子回家的消息。倚树守望,独自守望到黄昏,最后颤巍巍地移动着迟缓的脚步佝偻着背走进了家门,日日如是,总不见归人的消息。母亲是深沉的,那份刻骨般的爱与思念深深地藏在心底里,唯一的渲泄是在深夜人静时悄悄抹一把混浊的泪,发出太息一般的哀叹,又生怕惊醒了熟睡中的父亲。
  漂泊在外,总是想着母亲尚健在,尚有报答母恩的机会,尽管那份淡淡的乡愁隐隐撩拨着难耐的心,总想着还有机会啊,等我境况好一点,我一定要隆重的报答母亲的恩情,就在这样的聊以〖屏蔽***〗中让时光流逝,悄悄地,不易察觉地……
  蓦然回首,一切都在变,变得瞬间即逝,多少个早春寻得第一片绿芽的梦都多少次地错过,昨日才群芳争艳,今天已是落红狼藉。给母亲一份爱和回报,已化作心头的沉重,如一份沉甸甸的邮包,我无法找到邮寄的详细地址,哦,那一方矮矮的坟墓……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就像那落英的飘零,不经意间,母亲老了,老得不能再背靠村口老榆树遥望路的尽头了,母亲只能吃力地靠着棉被透过矮矮的旧式的木头窗棂张望着半开半掩着的院门。在老家农村,家家户户都有土夯的高墙大院,母亲就在这旧式高墙大院里的小屋内张望着院门,试图盼望着,期待着有人影进来。就这样久久地期待着,任圆圆的榆钱儿绿了,又黄了;黄了,又绿了,期盼着有归人闪进门来。
  夕阳的影子飘过院落,走进院门的是年迈的父亲,还有那摇着尾巴的老黄狗。
  那一次,父亲打电话告知我抽时间回来一趟,母亲可能不行了。这是个北方的冬天,灰蒙蒙的天沉沉地压在人的头顶,刺骨的风刮过光秃秃的山峁,席卷着满目的萧瑟与哀愁。我匆匆买了一只静宁烧鸡,一些糕点之类的东西赶回了大山深处的那座小山村。房间很冷,来看望母亲的亲戚朋友都围炉取暖,母亲由小弟搀扶着坐在热炕上,额头泛着淡淡的青,除了稀松的几道深深的皱纹,已经没有一点光泽。“咝咝——”的哮喘声不时地从母亲的胸膛传出。母亲见我来,只是微微地翕动了一下唇,愁怨地说:“你,你……怎么……才来……”眼角滴落下一滴泪,一滴浑浊的泪,不知凝结了多少眷念与惆怅。我盘腿坐在炕上两手紧紧拥抱着母亲,让母亲紧紧地伏在我的肩头……
  积劳成疾,积劳成疾啊!交织着思念与牵挂的母亲病倒了,病倒在炕头而夜不能寐,肺心病已到了晚期。那一刻,我伸手触摸着母亲的腹部,已经水肿到腹部以上,母亲已到了弥留之际,我在心里喃喃自语。五十多天啊,五十多个日日夜夜,她伏在儿子的肩头而不能卧倒,就这样盼得和漂泊的儿子团聚,也许这是一生中老人家最幸福的时光,伏在自己儿子的肩头走完了人生的最后历程,在那个早晨悄然离开了她眷恋的世界,悄无声息地带着安祥走了。而在前一天晚上,老人家不知何故撕扯着被角,念念有词着:“我儿回来了,给我带……好吃的……了……”
  按照老家的习俗,老人临咽气前要换掉活着时穿的衣服,穿上寿衣以示在另一个世界里穿戴整齐,不受同仁的歧视。在给母亲换寿衣时,我惊奇地发现母亲穿着一条崭新的纯绵线裤。听父亲讲,母亲在感到病重时,让父亲从她的箱子的底层掏出这条灰白的纯绵线裤,几次三番地,几次三番地催促父亲从箱子的底层取出来,要父亲帮她穿上。一向节衣缩食的母亲居然在病重时要穿上这条崭新的纯绵线裤,让父亲感到不解,心里咯噔了一下便帮母亲穿好了这条线裤。母亲伤感地对父亲说她再也不存放这条线裤了,她担心自己死了还没有穿这条灰白的纯绵线裤可不能白费了孩子的心,就这样在母亲病重的五十天里一直穿着这条线裤。父亲讲是哽咽着,他说这是母亲私心的缘故,她是想我了。到最后,父亲竟抽泣起来,在我的眼里父亲向来是刚强的男人,我很少见他流过泪。
  我想起来了,那是四年前我的儿子降临,母亲拖着疲惫的身子乘座了四小时的长途车看望孙子时,我和妻子为两位老人买的。而母亲竟一直没穿,深深地藏在箱底,却在弥留之际穿了穿,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愫!我怎能用苍白的文字表白清楚。
  蓦然回首,曾多少次发誓,再等等,让我宽余一点,我一定给母亲添几件像样的衣服,做几顿可口的饭菜,或是接母亲出来搀扶着她在这川流不息的街道走走也好。这一切,仿佛那般清晰,依然在耳旁萦绕。多少回发誓,都在时光的流里悄然远去,而母亲已沉沉地入睡在坟墓的那一头。那愁,常常在心头魂牵梦绕。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时光匆匆,流水无情,生命苦短,还能有多少等待?下一个春天尚能等待,但失去的还能追回吗?
  蓦然回首,令人喟然长叹!
  
  
  
  2005年4月27日夜
  

本文编辑:一方小石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不修边幅的风景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