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翻看压在脑箱里的男人

作者:生如夏花 时间:2006-2-3 2:02:18 点击:1609

.

  上半夜没睡,下半夜更有兴致,无困意,干脆翻开脑壳,把箱底的男人拿出来在月光下晾晾。捡着几位有特点的印象深刻的排排队。
上班第一天,接待我的是个班长,白净的脸上挂了两片罕见的云彩。笔挺的西装没有一处褶皱的地方,飘逸的长发衬托着脚下那双正宗的鳄鱼皮鞋,线条的柔和让我不敢相信油田一小单位竟有如此精致的男人,我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盯得他羞涩的低着头不肯说话,是我先和他打招呼,他的回答终于让我分辨出哪种男人说话是娘娘腔。和他相处很随意,随意得没有性别概念,见他最多的时候是举着巴掌大的小镜子梳头,甚至扎小辫,还问我好不好看。我的回答一贯是一个字美,再加一个字臭美。他那个班长和我相处了没几天,就送我了他全部的化工资料和书籍,原因是他已被歌舞团录取。临走时他娇滴滴的对我说:“小妹,我会回来看你。”我说:“拉倒吧,没准下次见你时早已变‖成‖人‖妖。”
送走班长没几天,开晨会时老厂长点名对我说:“英子,也给你派来个兵,闲着没事有你练得了。”我听得莫名其妙,别人还都跟着笑。还真是大学刚毕业的斌跟着我实习,开口闭口喊我师傅,我听着别扭让他喊我师姐,尽管比我大三岁他还是服从命令。我教给他去菜地挖蚯蚓又来单位的养鱼池钓黑鱼,尽管大牌子上明文规定擅自钓鱼者罚款一百元,我家冰箱的抽屉还是被我偷偷摸摸的装满。斌经常被我管制起来无奈的修改我做梦时记录的胡话。斌无奈的说:“师姐,别让我修改了,我替你写好吗?”我笑,斌跟了我半年,本想把他留下吧,谁知他背着我考研去了清华。临走还没有忘记送给来帮我写的胡话连篇。
再说就是我的另外一个厂长了,便于纪念我给他起了个很不错的名字叫可爱,意思是可怜的至今没人爱。十几年了女朋友谈了一火车,愣是没人跟他,那天他要我帮他写一份征婚启事。首次接到这样艰巨的任务,我是费尽了心思才写出来,什么都好说,就是他不到160米的个头怎么也不好藏掖,终于我的办法让他满意的至今对我充满感激,记得是这么写的,个头180米(站在椅子上)。惭愧的是这个办法也没有结果,我倒是感谢他的信任从不怀疑我是捉弄他。
现在说说我相亲的几位男生,同事要我打扮一下,我全身上下没发现自己平时什么地方别扭,同事还是硬要我换上她那双比小拇指还细的高跟鞋,不会走路反而让同事觉得我有女人味。走在路上,不知道得还以为我腿有毛病,那是我第一次穿高跟鞋。本来我就一瘸一拐,老远看到一头黑熊呲着牙走近我们,我惊讶得问同事:“对面来的相扑是我们的目标吗?”同事肯定的回答我:“当然了,找一个和你般配的容易吗,了解你的人明白你的个性身材力量都是练武练的,不知道得还以为你是个野人。成家了谁能抗得住你,就他适合你,把你坐的屁股底下你就翻不了身。也能解救一个无辜的弱男人。”同事的话差点没把我气晕,扭头就想走,同事抓住我说:“既然大老远的来了,咱们也得看看他到底吃几个馒头再走啊。”一听这话我乐了,走就走,谁怕谁啊,是同事老公的朋友,他们平时很熟悉,我不认识,笑笑后跟着他们后面爬楼梯去餐厅吃饭,同事坏笑着对我窃窃私语:“看,这家伙可是腚大如盆啊。”我连忙接上话茬:“这么喜欢,你还是搬回家和面去吧。”同事对我又是一阵笑骂。
第四位让我记忆深刻的男人就是单位那个老光棍,在我结婚后他也结婚了,对他忽然感兴趣除了他脸上有道伤疤,关键是他对工作的兢兢业业,不管寒冬酷暑,印象中总是他一人把装置的仪表调整的毫厘不差,由于工作性质的搭接,经常是一起调表。雨天我为他撑过伞,烈日下我为他擦过汗,说实话,当初我决定“娶”他,甚至觉得他脸上那刀疤也是与众不同的可爱,他从来不主动和我说话,更不敢用眼睛盯我,近时还不足一尺,我的妩媚和秋波对他却无动于衷。万般无奈之下,我给他写了今生第一封情书,静观其变,结果是他不再一人独往,身边的两个保镖还质问我说:“英子你捉弄谁不好啊,为啥折磨我们的木头兄。”痛苦的滋味还不如黄莲好吃,气死我了。
第五个男人还是相亲,同事又说帮我介绍了个帅哥,说好公园见面,我和同事坐在长椅上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见到影子,就凭这一点我就想心安理得的走人,倒是同事很体谅地说:“可能路上堵车,再等一会儿。”果不其然他来了,为了和我见面竟然飘染了一头黄毛而误了时间。最看不惯的是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他倒是自信飘然的买了几根冰棍给我和同事一人一根后,自己便旁若无人的吃起来,此刻我倒是想起那句老俗话:吃别人的嘴短。可是接住的又不好意思退回去,他们说话,我就坐在长椅上看手中的冰棍一滴一滴的融化。冰棍化完了,我也该起身上班去了,黄毛送着我们竟对我说改天去找我,我没说话,过了七八天,我把这茬都快忘了,黄毛骑着辆铃木来找我,得意地说:“英子,为接你上下班方便刚买的。”不经我允许直呼我的乳名,我心里怪别扭着就回他道:“别麻烦了,这几天有辆春兰豹已经接送我了。”黄毛听完骑上他的铁驴冒着烟跑了。

本文编辑:刘坚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玩的就是个性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