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那段往事

作者:四月天 时间:2006-10-25 20:16:08 点击:1944

.

  

  
  该上初中了,爸妈要把我送回山东姨妈家,理由是当地教育落后,让我回去多学点东西,更何况姨夫是老师,能给我以辅导。我很上进,也乐意回去。
  姨夫一家居住的地方,正是当年作者冯德英在《山菊花》中描写的地方。在这片土地上,我生活了整整三年,花季年龄印在了英雄辈出的地方,几多欢乐、艰辛、思念。
  不能忘记,从没离开父母的我,在他们走后,我是如此想念!住在姨妈家,饮食起居很不习惯,再加上姨妈一家四口,只有一人上班,生活状况不是良好。我所在的学校离家又远,中午带饭,不回家。所有的不适,更增添了我对家人的思念。头一个月的日子,好象过了好几年,只想临阵脱逃。
  父母的来信开导,姨夫一家的理解关爱,终于让我打消了“逃离”的念头。是呀,父母已是不易,打老远把我送回来,月月寄生活费,随着季节变换,给我捎来衬衫、棉袄。我的心定下来了,不想辜负他们的希望,一门心思求学。
  不能忘记,“五一”过后,天气已是很热,为了保证下午听课效果良好,按学校的规定,在校学生都要睡午觉。可又没有宿舍,午休的床就是长条桌、长条凳。我和同桌的男生,轮着睡桌子,第一天女生优先,让我睡在了桌子上。没有枕头,就用书代替。光板的桌子,硬邦邦的“枕头”,一个小时下来,腰酸背疼脖子硬,这样的觉不睡也罢!
  可不睡由不了自己,制度之严,纪律之明,在这个不起眼的学校被执行得不是一般的好!每天都有人值勤,两只眼睛扫来扫去,睡不着也得装睡。第二天中午,轮到我睡板凳,睡在那苗条的凳子上,绝对要有一身好功夫,因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从凳子上掉下来。悬着一颗心躺在长条凳子上,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体会!
  日子一天天过去,渐渐我也习惯了,每到中午吃完带来的干粮,倒头就睡着了。也许我会做梦,梦回父母身旁,也许我会甜笑,苦中作乐。不过,今天我的平衡能力很强,大概是那时练就的。
  不能忘记,山东半岛的冬天,有时,雪下得特别大。鹅毛般的大雪飘上一夜,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但眼前的世界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积雪堆得很厚,脚一下去就会淹没膝盖。
  上学的脚步是不能停止的!吃过早饭,穿上姨妈给我准备的雨鞋,里面垫着毡垫子,又裹了好几层袜子。那时的生活条件有限,不象今天的人们,如果遇到这种情形,穿上一双保暖的长筒靴子,要是大红的颜色更好,走在雪地上,一定是英姿飒爽,格外动人!可那时的我,以雨鞋代靴子,深一脚浅一脚和自己的伙伴前行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在齐膝的雪地上走路,很费劲,很艰难,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红军过雪山的情景,心中顿时充满了许多豪迈!有时,脚底踩不稳,就会摔交,但一点也不疼,象是跌倒在绵软的被窝里,不想起来。现在忆起,甚是留念!
  不能忘记,姨妈家的那台缝纫机。可以说,我的所有家庭作业都是在那上面完成的。这是姨妈家最好的书桌,表哥让给我,表弟也不与我挣。缝纫机摆放在靠近窗户的地方,作业写累了,在晴朗的夜晚,目光投向窗外,漫天的星斗,带给我无限的遐想。常常期待能有流星划过,许下一个美好的愿望,将其变为现实。
  暑假的午后,学习时间长了,窗外苍翠挺拔的树上,蝉儿寄居,会在你不经意的一刹那间,齐鸣------非常壮观!使我想起了那句富有哲学韵味的话“蝉噪林更静”。偶尔,为了放松,还和表弟偷偷将姨妈家的面粉抓出一把,用水和成浆糊,抹在长长的竹竿一端。悄悄来到树底下,趁树上的蝉叫得正欢时,靠上去,粘住了蝉的翅膀。那只蝉只好束手就擒,其它的蝉也都惊慌飞散了。回来放在火上烧烤,香气扑鼻。表弟让我吃,我大胆地把它放在嘴里,味道好极了!过后再写作业,劲头十足,尤其是写作文,才思敏捷。那时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念给同学听,心中充满了自豪!
  不能忘记,那条河,叫“母猪河”。听说沿河有十八个奶头,都会流出清澈的水,常年不断。名字就是这样来的。夏天的河面很宽,起风的时候,波澜壮阔,敢与大海媲美。风平浪静,烈日当空时,人们就会下河洗澡,享受那份清凉,那份惬意。女孩也下河沐浴,往往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被太阳晒了一天的河水,温温的、暖暖的。身体浸在水里,就象躺在妈妈的怀里,很柔,很美!
  有时,下午放学作业又不多,早早做完,表弟就带着我到河里捞虾。事先准备几个筐,里面固定上虾最爱吃的食物。挽起裤腿,把筐防在水流平缓的地方,等到水漫过筐子,再放上一块较大的石头。一切准备就绪,就在河岸上拣光滑均匀的小石头,玩“拾石子”的游戏。约莫半个小时,涉水提筐,只见贪吃的虾儿,已经无路可逃了,只好任我摆布,把它们装在有盖的罐里提回家。姨妈往往用这些活蹦乱跳的虾给我们做一吨味道鲜美的虾面条。吃着美味,喝着鲜汤,只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
  到了冬天,河面上结满了冰,有时厚厚的足以行人、载车。我和我的好朋友常常在冰上打木猴(一种自制的陀螺),用鞭子抽打着各自的木猴,比试谁的速度最快。木猴在旋转,我整个人在起舞,心也在飞扬,真有点冰上芭蕾的感觉。
  时光飞逝,现在只觉得那段往事离我好远好远------但它曾给予我的知识、坚韧、独立、乐观、童趣、美好,让我终身受益。
  最难忘——那段往事!
  
本文编辑:踏雪寻梅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遇见你是我一生一世的幸福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