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浅眼看“桂林”

作者:宁静 时间:2010-1-25 20:30:40 点击:1954

.

  
  浅眼看“桂林”
  
  
  (一)心飞天外
  
  
  当一闪而过的阳光灼热地划过眼帘,当蓝天没有一丝杂色地呈现在面前,突然明白,自己这是已经置身天外了。平日需要抬头仰望的白云,不管是激如怒涛,还是渺如飞絮,如今,都静静地躺到了自己的脚下;偶尔一缕从眼前飘过,触手可及的,让心萌生出一种驭风而飞的刺激,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在清灵的音乐声中,轻驾祥云在天际遨游的镜头里的孙大圣,一个筋头,已然在十万八千里,早身处不粘一点人间烟火的缥缈仙界,拥有的,是长天一色的心灵的宁静和天人合一的没有杂色的澄明。
  
  很佩服我们的先人,在浑蒙时代,在人类还不知道天地为何物的时候,就生出那么大胆的设想,嫦娥飞天月宫寂寞,仙女下凡感动人间,被一日三餐所累的人们,用最善良的智慧,为自己设想了那么一种无时空所限、无物欲纠缠的神仙日子。吸风饮露,不需要有劳作之苦;天宫缥缈,不必为物欲所累;踏风驾雾,不必为负重所苦;天马行空,驰骋于没边 之内;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没有间隙的长长久久,让生命逃脱掉原初的恐怖;逍遥自在,放浪形骸,在无障无羁中享受生命的本真。一幅美好的、与“物”隔绝的神仙图,不仅为人类规划出一画绝美的飞翔的蓝图,也在物质与精神、真实与虚无之间架起了一座幻想的桥梁。
  
  可是人却是实实在在的,实实在在地属于“物质”世界,不管从人的物质结构,还是从人的生存环境,都摆脱不了一个“物”字,那怕是仅仅满足一食一衣的最低层次的生存需求。而现实世界又是那么的不均衡,矗立在人们面前的,是一座充满诱惑的生命的金字塔,生命过程,就是向“金字塔”顶峰攀爬的过程。由低处向高处攀爬,由物质的领域向精神的领域攀爬,最终实现高处金字塔顶峰,将物质踩在脚下,领略“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精神境界,用压倒一切的精神力量将物质的一切通通踩在脚下。
  
  只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穷尽一生,也只是金字塔表层的覆盖者,能真正到达金字塔最顶峰者,寥寥无几,大部分人,只能依附于金字塔的表层,完成从不同部位向上攀越的生命过程。只是更高处的绚丽一直在不远处诱惑着充满好奇和欲望的人。物质的金字塔,金光闪烁;欲望的金字塔,销魂断骨;权势的金字塔,腰壮气粗。所有的金字塔都在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让人不负此生般追随了过去。人们在攀爬的过程中,既满足着自己,也消磨着自己,到生命极限处,却发现攀爬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人生到了一场空,努力争取的终究控制不住,反而错过了以一颗欣赏和感知的心感受这不长的生命过程,使神仙般逍遥自在的日子徒成为一种幻想。而蒙蔽了人的眼睛,让人在生命的实现过程中一往无前的,恰恰是那个一时也离不了的“物”字,以及由此引发出的“权”、“利”、“欲”。它就像一层漂浮在人类心灵深处的厚厚的云层,阻隔着人类向精神世界迈进的步伐,也阻断了世人向精神领域眺望的眼睛。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从充满诱惑的金字塔上抽身而出的例外,一个是佛家,佛家讲求出世的清修,在清修中实现一种“无嗔、无痴、无贪”,放下“妄想、分别、执着”,涅磐到一种人生不灭的澄明境界;一个是道家,道家通过“齐万物、同生死”的在世清修,实现一种无障无滞、天人合一“与天地同往来”的逍遥之境。
  
  不管是佛家的澄明,还是道家的逍遥,都有一个看破物欲、看淡功利的思想在内。整日在风尘中膜爬滚打的大多数人,虽然不可能如佛如道般心如杂念地隐盾或逍遥于尘世之外,但至少可以以一颗“看淡”的心放下当下的执着,抽身现实之外,让感觉很累、很苦、很无助、很迷茫的心偶尔得到短暂的放松。让疲惫的身体做一次心飞天外的自我翱翔,让幻想的翅膀做一次置身事外的追着云儿的奔跑,让自在的心灵没有一丝杂色地在想象的空间里飞翔。此时,回望来路,一定有如仙女观看人世的美好,你会发现,平常里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生活点滴,在隐约的云层下,也成了再俊美的图画。让人心弛神往的,有充满人间情趣的男耕女织;让人心动不已的,有黄昏薄幕后的袅袅炊烟,有少女无拘无束田间欢笑的可人,有少年冥思苦想夜半苦读的倾心,一切都是那么自在,一切又都是那么的温馨,细想,其实很美。
  

(二)醉眼漓江
  
  
  湿漉漉地,我来了,带着一腔湿漉漉的心思。
  
  千年的风沙早已风干了我所有的梦想,黄土地的厚重,也压弯了我曾经挺直的脊梁,我把一腔湿漉漉的心思,都托付给你,托付给让我一往情深的漓江。
  
  曾经梦想,你是西子湖畔的细雨,用丝丝缕缕的情丝,打湿我已然干枯的浓发,再用苏堤畔细丝般的垂柳,抚慰我干涸了几个世纪的心房;曾经梦想,你是某一处弯弯的小桥,在一波烟雨中,激荡我沉睡了几千年的呼喊,再将我终究无法言说的忧伤,融化在没有丁香的长长的小巷;曾经梦想,你是清淮河的那一波热浪,用你敞开的淑女的胸腔,把我温柔地轻揽,让我在那画舫雨眠的惬意中洗去所有的苍凉。
  
  可是你漓江,你为什么是一处冰凉凉的美 . 女,微仰着高贵的脸庞,让我不敢去摸,不敢去想,怕一丝的大意,亵渎你还保存着少女圣洁的体香,更怕一毫的谬误让你轻看了我,一嗔之间悄然隐去,让我迷失在你一言不发的默想。
  
  可是,你到底还是在我无边的惋惜中一点点地离去了,一同离去了的,还有那云泼烟着般隽秀的百里画廊。
  
  你们都没有一丝恋意地一点点向后隐去了,却在触手难及处,将又一处的俊美呈现在我眼旁,青藤罗列,翠草环生,近如墨黛,远如秋波,你这上天大手笔下的杰作啊,怎么不是多情的壮家女儿,手摇花冠,在大地间奔跑着,给我所有的爱的波浪!可是你们却是静默的,静默得让我几乎放下向你扑来时的湿漉漉的所有梦想。梦想中,我是那条扑下水的鱼儿,在一江碧波间尽情地向你游去,那怕我不是你心意的新郞。做你身边的那一丛翠竹,将我几世的情怀化成你身旁最长久的守望,让那一颗早已仰慕的心,在沙沙的轻风、清亮的月色间向你倾诉着静静地流淌;也可以做你脚下一蓬绿草,用自己那一点点绿意,让你在别人的眼里更加的妖娆;或许就让我做你清流里的一尾江鱼吧,做一尾永远守候在你身边的江鱼,熙熙攘攘的人流向你奔来的时候,我会静默地隐身在清碧的最深处,不让我的卑微淡化你一点点醉人的秀色;当世俗的喧嚣在满足中离去,当夜的清凉掠过你倦怠的额头,我将跃起在宁静的清波,借月色的清辉,凭跃动的波纹,将你长长的秀发梳理,再用碧波共嘻的欢乐,将一生的沉醉延长。
  
  可是你到底还是远去了,用一圈圈江的波纹,急切地向我作别;用一矗矗山的倒影,急切地向来路回归;用没有一丝作响的擦肩和我臆想了一百次的回眸,不管不顾地匆匆远去,不顾及我压在心底一时无法散去的惋惜和悲伤。
  
  秀丽的你,是因为浸透我骨髓的黄土配不上你青山如画、绿水长流的灵动么?可是如你的隽秀哺育了一方儿女,我的厚重也承载了一方水土千百年的梦想;是我的率性惊扰了你沉睡千年的甜梦么?可是我湿漉漉地来,带着的是一腔已经积压了几万年的对你的仰慕!莫非那南飞的雁,北来的风,没有给你带来一丝我久已渴慕的音讯?莫非那荡着的云,飘落的雨,没有替我吟咏那发自肺腑的冒着火花的诗章?莫非我是一个永久的迟到者,错过了与你相逢的最佳时光,让你的静默不能因了我而守望?莫非我湿漉漉的心思,真的不可能得到你深情的回想?莫非我真的没有机会,在你的秀美中尽情地沉下去,沉下去,永远不再归乡?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忘年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