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茉莉

作者:鱼儿 时间:2010-2-4 12:27:22 点击:3424

.

佛说一切法,

为度一切心,

若空一切法,

任用一切心。

     

          六月到了,夏天了,是的请相信我,在河南已经是夏天了,女孩子漏的越多越美丽,男孩子不漏腿最帅气!开花不绝,小而白,那是一种洁白,微微的掩柍在枝叶种,淡淡的幽香,从鼻腔直到心房。素洁、浓郁、清芬、久远,她素以女性的忠贞、清 . 纯、贞洁、质朴、玲珑、迷人,茉莉曾经有茉莉花一样的酮体,我绝对相信她是茉莉花中的一朵。

 

在茉莉花瓣与花瓣之间
她的眼睛盛开
黑色
直穿骨髓
淹没了她寻找的方向
也许,
当她背过身

他和她
都在背对的方向
忘情歌唱.

她的左右心房
在茉莉花瓣与花瓣之间
排列着
走向孤独
请再次相信我

他依然依然有书声琅琅的时候
她虽然依然有泪水滚烫

 

         面对生活女人有女人特别的梦,面对家庭女人有女人特别的执着。

         作为一个女人我一直在努力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一个大家眼中的好女人。

         抛开所有的一切不谈,就个人而言,我的朋友里面茉莉是很让我敬佩的。当我们分别从一个花季少女到现在,都感受到了生活中无法控制的磨难,一路走来,很多结果也许都不是那么美妙,但我知道我已经很幸福了,真的,真的,你不得不相信,女人幸福的时候是很傻的,因为爱,爱是幸福的一种感觉,一朵茉莉花。

 

         经过我的好友茉莉同意,我写一点关于她的事情,我把手放在我并不丰满的胸部,把自己当做茉莉,感觉我的心脏在跳动,如果我的善良伤害了某一个人,如果我的善良伤害了我自己,请虔诚的向佛祖忏悔,佛超度一切生灵,眷顾一切物,慈悲于她和我,茉莉的故事要从去年说起:

        

        从金水区民政局出来,拿着这张象征十年婚姻的结束的小本字,她哭了,十年,并不大的一个数字,她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还有几个十年呢?她热泪盈眶了,不不得不热泪盈眶了,她的孩子在等着她,等着爸爸妈妈一起回家,她对孩子的歉疚突生,但是为了他,她选择离婚,已经没有欢笑的她和他不能把吵闹送进孩子的生活。她选择离婚,她哭了,她抬头望天空,天空依旧湛蓝。

        超在她身后,他低着头,也许他的心里比她还难过,她回过头望着他,

“你开心吗?”

“不,对不起,你不要哭,是我对不起你们”

“对不起,谢谢你还能这么给我说。”

       三年的恋爱,十年的婚姻就一句对不起,这是多么善良的男人呀,一个别人眼中的好丈夫,一个孩子眼中的好父亲。

 

        她在网上看到我写的诗,有点长的那个,人到三十还是像个少女一样的长诗,不管好坏,她都流泪了。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带着孩子去麦当劳,我问她

      “你怎么了?你不开心?”

       “鱼儿,我离婚了。”

       对着我这么一个比她小七岁的女人,对着这个认识多年的我,她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她坚持了半个月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了,她忘了告诉眼泪这里是公共场所,更忘了告诉眼泪,这里有她的孩子坐在旁边,还忘了告诉眼泪,有许多人会看到。

        “刘姐,想哭就哭吧,不要憋在心里”我就是这么说的,从来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也许她此刻需要的正是这些,她的心痛的蜷缩着,成了一团,是的她需要这句鼓励,正是她需要的。

          过了许久,我对她女儿说,“青青,我们赔妈妈去德化街转转吧,现在还早,我的约会在晚上。”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拉着孩子的手,慢慢的她的眼泪没有了,她很轻松,我们坐在长椅上,看着过往的人行,他们很欢快,男男女女,确切的说是少男少女多,像是情侣的更多,

         “今天是圣诞节!”她女儿说,

         “青青,给妈妈说今天是生蛋节,生蛋生蛋鸡生蛋蛋生鸡到底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呢?”

        她给了我一个微笑,像是我们约好的,就这样,她会心的如此歇斯底里,她看着女儿,你是多漂亮呀。

          

          ( 写到这里插句话,作为三十岁的我在茉莉给我讲起他和她的时候,虽然我曾经结婚过,但我并没有那种体会,那个初恋初吻的细腻感觉,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我似乎明白了)

         一个女人的初吻,积聚着玄幻的梦和激动,那种感觉是奇怪的,会让年轻的女孩儿不知所错,会让心慌乱膨胀,像高山下的清泉在潺潺流进心房,流淌全身,她把这给了超。但在中国这是一个女人纯洁的象征,修不来的,她把这个也同样给了超,就是她十年的丈夫,她女儿的父亲。

          鱼儿真够土的,现在女孩子谁还在意这些呀,谁还把贞洁当回事呀,曾在网上讽刺政 . 府的非人性化绿化制度说“种草不让人去躺,不如种仙人掌”,现在把它借了来说说女人吧。哪有人还把贞洁当回事呀,贞洁是草了,想在开心网上,你种仙人掌有人偷,你种草连偷的人都没有了,太廉价了。

 

          1999年10月1日是茉莉和超结婚的日子,当然是在他们偷吃了上帝的禁果后,肚子里还有了两个月的小生命的时候,他们结婚了,有十几辆花车,有很多亲戚朋友,在国际饭店隆重举行的。当然,我不能质疑,你也不能质疑,那绝对是幸福的,茉莉的洁白婚纱,就像洁白的茉莉花一样,她穿着婚纱,肚子里装着他们的爱的产品,手拉手喝了交杯酒。

        她是他的第一个男人,他的唯一,他呢?茉莉不知道,到离婚了也不知道,但知道的是婚后她不是他的唯一了,不知何时起,何时裸,何时他把他的身体瞒着老婆奉献给了别的女人。就像八十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一样,经济活跃了,国门打开了,把众多想爱的父亲也随时代改革开放了,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现在是2009年12月底了,我不该再提20多年前了,我OUT,对不起,世尊会原谅我的。

       婚后他们很幸福的生活,公路段的一名会计,当时是铁饭碗,他是个队长,也是铁饭碗,他们的收入让年轻的他们足可以过不穷的生活。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超为了妻子脐带那头的那个小肉团,她停薪留职了,也是当时政 . 府最时髦的一招,她也勇敢的赶上了。

         肚子一天天大了,他每天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听听,她每天在家做的最多是事就是等着他回家。她是母亲了,他是父亲了,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激动的了。

        他们是幸福的,我必须承认他们是幸福的。

佛说一切法,

为度一切心,

若空一切法,

任用一切心。

       “好疼呀,我好像出血了”这是2000年6月,茉莉花开的季节。

        “要生了,见红了吧,快去医院吧”超妈妈慌忙给儿子打电话,慌乱中带着兴奋,要做奶奶了。

         “叫不到车,不行让他们用三轮车吧”超爸爸也同样的兴奋着,要做爷爷了。

         20多分钟后,超从单位赶到家,什么都没有说抱着茉莉就下楼,管他谁的哪,在传达室门口把妻子小心的放到一辆三轮车上,骑上就跑,到了妇幼医院,红的血液从她的双腿留出来,他没有力气了,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急诊室的灯亮着,一直亮着,医生出来说生不出来,要剖腹,超很果断:

         “只要我媳妇没事就行,孩子没事就行,”这个要求对当时的医生来说也许不难,孩子哇哇落地了。

         她的肚子上从此有了一道爱的疤痕,生命的换来的疤痕,他们开心着兴奋着。这个疤痕是幸福,她是妈妈了,成为母亲的鉴证,这绝对是一个高密度的痕迹,她从来没有想到丈夫和她的婚姻会慢慢的有高密度走到底密度。

        

连理同并蒂,世代前后延。

双飞试比翼,轻狂释维艰。

油盐酱醋茶,酸甜苦辣咸。

睚眦人疏懒,冤怨不相怜。

 

窈窕君好逑,携手左共右。

淡淡甚滋味,匆匆忘闲愁。

偶闻孕在身,举措皆茫然。

弹指将十月,时时望水穿。

 

清脆一声啼,举家尽开颜。

卅年无娇小,爷奶邻家羡。

一啼急相抱,再啼心难安。

啼啼声不住,夜深人相伴。

 

           一个是有女初为母,做长心愧惭。一个是难报父母恩,家小释他肩。孩子出世了,单位整改了,他也失业了,孩子要吃奶,生活的艰难也把他们的婚姻一步步逼近艰难,慢慢吸干净,干干净净。

        做月子是上天赋予女人特殊的权利,而且是天下所有男人最愿意接受,最心甘情愿干干家务面带笑容的。由于她身体恢复不好,孩子没有妈妈奶,只有喝奶粉,无形中,孩子的诞生悄无声息的加重了年轻夫妻的生活负担。从来不知道生活艰的他们开始珍惜每一毛钱,一心为了孩子,他在一个施工队做监理,收入还不错,当时那种情况也只能这样了,孩子不愿送回老家农村,一家三口不愿意分开,就这样,她洗衣做饭,带孩子,送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每天忙个不停,不知道从何时起,他和她的话越来越少了,再也没有了当初的幸福,两个人会为了鸡毛鸭毛的事吵不挺。

        其实写茉莉的时候我很感叹,我从小受勤劳母亲的影响,知道女人成家了,以家庭为重,觉得把家理好了,孩子抚养长大了,就是一个女人的成就,也许我和我的姐姐就是妈妈的成就。但我忽略了,这要看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看你付出青春和一切的男人是个什么样的,生活的艰难外界的诱惑,女人在变老,时尚的美 . 女穿的越来越少,花开可以欣赏,如果欣赏到要把家庭和婚姻都赔进去的时候,我倒要质疑我的观点了。鱼儿,你是不是错了。所以从心底来讲我是支持茉莉离婚的,虽然不关我的事。

        一个晚上,他喝多了,也许没有醉,她们的孩子已经睡了,超悄悄进房,

      “她怀孕了,小灵怀孕了,是我对不起你们、”

        “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是我的,是我的”

        茉莉以为自己的耳朵有毛病了,他不相信这是丈夫,说话的这个人谁呀?她打开灯,是丈夫,丈夫。

 

        别的我不想用我所可以的想象去描述两个人的离婚大战,以及他们如何挣扎,争执。更不想用我的脑袋里那些不稳定的小虫子用天花乱坠的词汇去描述,就这样结束吧。这篇文章就让她这样结束,也许可读性不强,也许没有让人愉悦的句子,但我想说的是,女人活着要坚强,茉莉是个很单纯的家庭妇女,很普通,没有太多过人之处,也许你会说婚姻也许需要经营,生活中的点滴来的很实在很真切,茉莉花开花落随缘去,缘来缘去如流水。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不解的结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