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灵魂与肉体的有机结合

作者:海上打渔人 时间:2005-12-11 12:15:32 点击:2844

.

 
1
未到泰国前,听人说泰国人妖如何漂亮,以为泰国只有人妖。因为我早已在网上的图片和文字里见识过各种人妖,对于这种上半身是女人、下半身是男人的怪物,感觉不舒服,心中便生出不愿去泰国的想法来。可推脱了几次,却反遭人不解:你这家伙摆什么谱,好不容易才有一次出国机会,人家想去却去不成,你却不想去。这是什么道理?

2
说不去泰国,最后还是去了。经过四五个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降落在曼谷。
一走出机场,泰国便如夏天一样烤得人想急匆匆钻进空调大巴,但前面的队伍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在一个一个地对我们套着花环,旁边还有一个姑娘举着相机一个一个地拍照着,每套完一个花环,小姑娘便会双手合心,脸上情不自禁的笑容是那样动人,简直就是一个女菩萨!让初见泰国风情的我直怀疑:怎么泰国人这么热情?
及至车子开动,也没人要钱,导游也没说。我们每个人都套着花环,乐哈哈地和小姑娘打着招呼,然后闭目养神地通过套花环的小姑娘想着泰国女人!
第二天一早下到餐厅吃早饭,吃着吃着突然有一个黝黑的男人盯着我看,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心想:泰国女人盯着人看,怎么泰国男人也盯着人看?正低头一边吃一边想,面前放了一张照片,是昨天晚上自己和套花小姑娘的合影照!那男人吐出生涩的中国话,终于让我明白了一张照片需要一百泰铢。这时,我才感到昨晚那小姑娘的笑是挤出来的职业微笑,当时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即使现在我看着照片,也看出自己满脸春风得意的笑和那姑娘菩萨似大慈大悲的笑。想必那个给我们戴花环合影的小姑娘的笑已经成为艺术了,让人见到她和她的笑,如见到女神和女神的笑。
我们的导游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小伙子,自称自己还是不知女人味的男人,却在带我们前往国家寺庙进行礼佛的途中,大谈特谈泰国女人,话语里不见菩萨心肠,一个接着一个有关男人与女人的‖黄‖色‖故事,那种眉飞色舞的表情让我顿感泰国人个个都是色鬼。
国家寺庙果然气势不凡,凝聚着几代国王的心血,像国王后面站着无数个妃子的照片一样,让人无不感到高大的寺庙和国王的同时,感到自己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礼佛前导游早就交待:礼佛时,一定要穿有领子有袖子的上衣,要穿长裤不能穿短裤。看到别人一个接着一个脱了鞋进寺庙,我也在一个角落里寻找到一双鞋的空间,脱鞋跟人流进去。正当我眼睛扫视神佛在什么地方时,突然有一个泰国人走到我面前急忙地示意我把太阳帽摘下来。我向来在神佛面前都是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的差池,生怕神通广大的神佛会因此不保佑我甚至惩罚我。这一次,我犯了错,没在外面摘下太阳帽。我一边诅咒导游怎么不早说,一边呆呆在站在一旁看一个个善男信女跪下、叩头、礼拜,然后起身从我身边出去。
我一贯在国内都是虔诚礼佛的,逢庙烧香,见佛叩头,这一次也不能落后!落在把佛教作为国教的泰国人后倒心服口服,落在络绎不绝来泰国的国人后我心有不甘!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开始摸索着从随身带的背包里掏钱,因为事先没有想到戴太阳帽得罪了神佛,所以摸索了半天也没能把深藏的导游换给我的用红钱包的泰铢掏出来,人流一挤,在我能掏出钱之前把我挤了出来。我一摆手,算了,得罪了以后还有几天,再想办法弥补吧,反正要礼拜的神佛还多得很,还有机会。
心里虽然在为自己开脱,但穿好凉鞋后,我还心有余悸。
看到导游坐在外面和人有说有笑,我就气得一转身在寺庙内乱转了。
露天有一台人多,我挤过去,一看是各种塑像,分不清分是神是鬼、是人是兽、是男人还是女人,人们便不敢随便像刚才那样跪下叩头。我看了没意思,转身到一无人的长廊,静悄悄地一个人观赏起壁画了。我一边细细地看,一边小心地拍照,心想:这才是我喜欢看的艺术,这才是我心中的佛。
正当我对壁画如痴如醉的时候,一对年轻男女相拥到这僻静的地方来,如欢喜佛一样地搂着,大胆地在我面前摆弄着,旁若无人。见此情景,我顿时如受惊之鸟,慌慌张张地飞逃出寺庙,一头钻进旅游大巴,尽管空调开得很低,我还浑身汗流浃背,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却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对男女怎么能在这严肃的地方“乱谈情”呢,不怕神佛惩罚吗?
坐在尖尾船上,游览湄南河,不但可以像昨天一样享受小姑娘为我戴着花环,而且可以看到在河水里住着的很多人家。几根木桩便撑起一幢房子,沿河而立,如湘西的吊脚楼似的错落有致,众多简陋房子旁边时不时出现寺院的高大身影。突然新换的女导游要我们向水里看,只见成群结队的大鮰鱼围着船跑,有的人开始扔出面包、饼干喂鱼。导游说这些鱼是不能捕的,是信佛的人放生的,所以能长这么大。
转了一圈上岸,只见岸上一个颇似圆石桌又像是石膏做的白色桌子,上面塑造着小房子、小马车和小人。这个东西我看了很多,简直可以说是随处可见,看着还在袅袅升烟的香火我不敢问什么,心想这肯定和礼佛相关。
第二天,在去巴提雅的路上也参观了一些寺庙,千姿百态的神佛造型看多了我们便看花了眼,也不像当初那么每一次都酝酿好虔诚的情致,有时候导游规定时间看得快,还没有酝酿好虔诚便结束了参观,也有熟视无睹的可能,心中便时不时也有大不敬的罪孽感。

3
巴提雅的晚上不像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缺乏歌词里唱的那遥远的动人的姑娘。可能天气反差太大的缘故,这里热得空气里弥漫着臭汗味,再加上海水中的鱼腥味,让人难受想立即逃走。如果不是留连街头鸟语般文字里摇摆的霓虹灯,如果不是留连霓虹里一个接一个艳丽的女郎,如果不是想看一看霓虹灯和女郎后面震撼人心的花花世界,我想是没有一个人愿千里迢迢日日如赶集般挤到这个地方,挤进昏暗角落里呼吸肮脏浑浊的空气,一场接一场地观看和身体相关的各种男男、女女、男女组合的表演节日的。
泰国有泰国的风情,不禁色有人家的道理。
最令我想不通的是居然身旁有那么多的女人在观看表演,小到十几岁的小姑娘,大到连走路都走不稳的老太太,看到她们都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表演节目,如饥似渴,我便为我的肤浅感受和躲躲闪闪的目光感到不安:我是不是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超人——一个不是人的人了?
郜子说得好,“食色性也”四个字说出人的本质内涵。除了色是性外,还有食也是性之所趋。
泰国人不分男女喜欢喝酒,街上到处可见酒吧。
酒吧里,年轻女郎们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情和诱惑力也丝毫不逊色于各种表演节目,根本看不出幼稚的身体里能散发出这样成熟、有风韵的热情,一个个穿着不能再少的衣服,按法律办事,把卖笑当作高尚的职业来做。
如果不是得益于泰国长久的“禁赌不禁色”政策,我想是没有多少外国人会对泰国趋之若鹜,尤其是受禁色压抑下中国人的声音也不会在这里此起彼伏。
这世界只要女人一开放,男人们便乐于左右逢源,刚刚放下怀里的一个又去抱另一个。只要看看大街小巷里随处可见的白皮肤老外们笑嘻嘻地搂着笑眯眯的黑皮肤泰国女人,我就想:这泰国是不是所有女人都如此响应号召——不禁色?
这些表演中的男女和酒吧里的男女看得我心里直如吃了一个个虫子一样恶心,我催促导游带我回去,我愤愤地说:“我想回去睡觉了,你带我们回旅馆吧。我们千里迢迢到泰国来,就是要看这些东西的吗?还不如在家看看书……”
想不到我话还没说完,那个导游小伙子就开始有板有眼地教训起我来了:“你到泰国来干什么了?来睡觉?这些天你来就是早出晚归地大饱眼福的,就是要看的。否则,等你回去,别人问你到泰国玩了什么,你不知道不是白来了吗?你不知道也是我们做导游的失职!”
为此,导游宣布:一个不准掉队!
乖乖,不看还这么严重!接下来,我便闭上嘴,随大流,随车子拉到什么地方,麻木地一场接一场地看。

4
人妖是泰国的特产,是必看的项目。
我们也看了两场人妖表演。第一场在曼谷,表演是在舞台上的,以歌舞为主,相对各种非人妖表演来说要高雅得多。偶尔有人妖下来追逐观众,有些观众大胆地摸摸捏捏,很多观众都吓得离开座位,一边看着人妖下台的方向,一边做好随时逃之夭夭的准备。
散场后,人妖在剧场外排成两排拉人与其合影,有不少人争先恐后地上前与之合影,照相机的闪光灯最忙,左右穿梭,把夜晚的院落照得如同白昼。
和人妖合影只要二十泰铢,如果手再摸着人妖胸口拍照就要一百泰铢了。我看到人妖都趁合影者不注意,迅速地把人家的手往自己胸口上推拿,想必是趁机多挣几个钱!
第二场人妖表演我们是在一艘大船上看的。
船上的人妖要比剧院里表演的人妖要漂亮得多,个个赛西施。这次人妖们是分好几组在人群中跳舞,一长条桌接着一长条桌边坐满了人,桌上摆放着少而简陋的水果、花生米、没有多少锅底的火锅,酒杯里都倒满了啤酒。
不知是惧怕餐具不洁被传染上病,还是对人妖感到恶心,我一口菜也不敢吃,一口酒也不敢喝,傻呼呼地坐在桌边。才开始我选了一张靠近人妖的座位,后来看到人妖开始积极活动——到处或对人大腿上坐,或抱着人头和人嘴对其胸口上摩蹭,或拿人手摸其胸口,或解开乳罩让人观看——我慌忙躲到最里面,尽管随便人弄每次只需二十泰铢,比前一场价廉人美,尽管许多女人都大胆地和人妖随意搂抱和摸捏,我还是可怜地躲在最里面,低着头,一声都不敢吭。
接下来,除了左一个人妖右一个人妖邀请客人跟他们后面“蹦迪”外,没有什么表演。我好不易熬到结束,便如得了特赦令一般,一路小跑离开舞船,不时还回头看看,人妖是否从后面追来。
后来,我们一字排开,尽管也接受了泰国式按摩,被泰国女郎像面点师傅揉弄面团一样夸张式摆弄了整整两个小时。但这些和几天来大开眼界的各类表演相比,简直不值得一谈。

5
泰国的天气毫无例外的全是狂热,而上海则完全不同,不觉间已进入寒冬。才到泰国时对泰国天气还不适应,现在则对上海的天气不适应了。这不,一下飞机,只穿一件衫衣的我便立即被早晨刺骨的寒风击倒。
几天后,当我带着感冒的身体出现在众人面前,有人说有好些天没见我人了,问我是不是到泰国去了,我断然回答:“没去!泰国有什么好玩的?”
碰到关系不错的人问我,我则坦白交待:“去泰国了。”接着,我便大谈在泰国的感受,最后用一句总结:“从一座寺庙到另外一座寺庙,从一场表演到另一场表演。”
一场为期几个星期的感冒总算换来了一个泰国见识:人家屁股也要,脑袋也要,不是屁股指挥脑袋,也不是脑袋指挥屁股。
没想到屁股和脑袋困惑了许多国家,到泰来却巧妙地用白天和黑夜分开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敬神也罢,‖情‖色‖也罢,白天干白天的事,晚上干晚上的事,都用心做,而各不相干。
我想,迄今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其它任何一个国家像泰国一样,能做到佛教与‖色‖情‖的有机结合,禁欲和纵欲的对立统一。
精神追求与肉体追求这对看似矛盾的东西,在泰国竟然如此扬眉吐气,被展现得落落大方。
“真是不可思议!”
直到现在,我还会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百思不得其解。
 


本文编辑:冰燕栖梧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冥想之歌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