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1085次列车我的一段苦旅

作者:四月天 时间:2006-9-1 13:20:24 点击:5374

.

                1085次列车,我的一段“苦旅”
                  四月天
  
    如果说“葫芦岛号”是我的一段“险旅”,那么1085次列车就是我的一段“苦旅”。我想把这段艰难的旅程,从记忆中抹去,不想回忆,不想记起,可是做不到,今天已经走过来了,就应该坦然一些,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嘛!
  去威海,不是我的计划,可是禁不住巨轮的诱惑,我的航向发生了扭转,到了威海本想做短暂的停留,没想到竟然被搁浅了,买不上火车票了,叔叔让我索性住下来,可我的出发是有归期的啊!
  经过几番周折,费了好大工夫,表弟从他的济南朋友手中弄到了一张1085次济南——乌鲁木齐,途经兰州的火车票,是一张硬座票,票价105元。当时的我已经很庆幸了,面对家人的催促,拿到这张票就好象已经回到了亲人的怀抱。
  7月27日晚8点30分,我离开威海,第二天早晨6点到达济南火车站,济南的天气比大连、威海差远了,脚一落地,就好象掉进了一个庞大的蒸笼里,好烫!好闷!1085次13点10分才发车,度“时”如年啊!好不容易熬到了剪票,我的动作很麻利,只冲13车厢67座奔去,车上尽管简陋,但是有了我自己的位置,心里着实好多了。环顾四周,旅客在不断地上,尤其是那些大老爷们,怎么那么爱出汗?那么不经热?衣服是湿的,脸是被汗水洗过的,车上的风扇一字排开,在疯狂地旋转着,可吹来的都是热风。
  人们还在不停地上,火车变得越来越臃肿了,人们还在不停地挥汗,一元钱的矿泉水此时成了最时尚的饮料,13点10分,火车启动了,我在心里默默向家乡亲人告别------
  火车开始放快了速度,说“快”是一种感觉,这趟列车车次是1085,前面既没有“T”,也没有“K”等标志性的符号,肯定是最慢、最差的车了。即便如此,在旅游旺季,民工涌动的时节,它也成了抢手货,我对它的期待不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吗?
  我在座位上,上下眼皮开始打架,想睡一会儿,可是不论怎样摆姿势,都不舒服!没办法,只有放弃,我开始看外面的风景,打开的车窗兜来的风,不小心灌在嘴里,能把人呛个半死。这时,走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短发、很胖,一句话没说就钻到我们的座椅下,我纳闷!只听老乘客说“她是在躲票”,不一会检票的人果然来了,她还真的逃过了他们的眼睛,检票的人走了,那妇女蠕动着发胖的身体,从我们脚下爬出来,抖抖身上的尘土,拽一拽衣角,甩了甩根本甩不起来的短发,竟然很潇洒地离我们而去了,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可是在我眼里却上演了一场“逃票者”的丑剧。
  前方到站——泰安,又有人上车了,过道里站满了人,行李架上已经饱和,多余的包只好冲向座椅的底下,我坐在那儿,双脚不停地被陌生人拨来拨去,这时,我开始注意我的左邻右舍了,我坐的是三人的长椅,比邻、对面刚好六人,加我三男三女,他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打盹,看起来年龄都很小,一问,其中和我邻坐的两个大男孩是青岛石油学院的大一学生,在校实习刚刚结束,一个是汉族,一个是回族。还有一个女孩大学刚毕业,学的是影视制作,从她的装束上就看出来与众不同。另有一对是同行者,其中女孩是在校大学生,男的显得成熟、老练,一问是研究生毕业,正在联系工作,他俩看起来象恋人但又不完全象,偶有亲昵,但更多的是矜持,我们六个人中除我到兰州,其余都奔新疆不同的地方。
  通过一番介绍和了解,我们这个阵营(我称作是“我们的窝”,因为占地面积太小了)逐渐熟悉起来,我突然发现,我们这个窝里出生的都是知识分子,有在校大学生,有本科毕业,有研究生毕业,工作多年的我也是本科学历。结识了这些年轻人,置身于这样一个群体,是我在1085次列车上遇到的最庆幸、最快乐的事!我们天南海北地谈,话匣子一打开,就很难收住,但是说的最多的还是那个研究生和我,可能是源于他的知识储备和我的人生阅历吧!在其他乘客眼中,我们俨然是一个无法攻破的堡垒。我们六个人开心地说,开心地笑,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了好几个钟头。
  车上依然很挤,可是出售饮料、零食的小车却乐此不疲,隔上一会就推开过道上的人群向你兜售,到了晚上,餐车也“闪亮登场”,留恋往返。我和大一的汉族男孩各自用5元钱买了一份盒饭,里面是米饭,韭苔炒肉不见肉,西红柿炒蛋不见蛋,这倒没关系,在炎热的天气里,在拥挤的车厢里,吃清淡一点好,我们开始动筷了,饭菜下口,表情是僵的,天啊!这哪里是韭苔?分明是路边的野草,而且已经到了深秋,老得咬不动!只好望“饭”兴叹了!看着依然从身边挤过来挤过去的餐车,我发现餐车师傅的笑脸从容,竟然没有一点内疚和汗颜!他只顾叫卖,只顾收钱,咬不动的韭苔就根本没有从他的心底掠过,中国的市场经济发育、发展到今天,竟然对他雷打不动,好内功啊!
  吃不成的饭菜,变成了垃圾,我们把它装在塑料袋里,由我掰开人群去寻找更大的垃圾箱,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垃圾箱处,洗漱盆都已被后上车的乘客所占领,厕所门前人头攒动,我无力搬动这么大的“人山”,只好拎着袋子返回,万般无奈,将垃圾丢向窗外。
  夜幕降临,疲惫了半天的人们表情木然,才晚上9点,漫长的夜怎么熬过?这时,新疆的那个回族男孩插话了,“我们打牌吧?”话音一落,十只手齐刷刷地举起,双倍通过!来自不同的地方,打牌的规则也有很大的差别,我们唧唧喳喳了半天,才本着求同存异的原则,订下了“争上游”的牌规,为了不发生争议,先演练了一遍。“没问题,上!”,“停!”我打出了“崭停”的手势,“又怎么了?”年轻人性子就是急!“打牌的乐趣就在于有奖有罚,说,怎么惩罚输家吧?”他们大眼瞪小眼,我毕竟比他们大好多,给他们讲,赌钱,是我们这个群体所鄙视的,最好的办法是精神惩罚,而精神是要借助于肉体的。所以,我当场宣布“刮鼻子”、“弹脑壳”、“抽金条”三选一,大家无不叫好!几轮下去,几乎都有输赢,但是惩罚的力度不够,可能是由于放不开吧?为了鼓励大家,我在当了一次头家时候,狠狠地抽了下家回族男孩的胳膊,声音响亮,落地见印,其他人唏嘘!感叹我的“狠”的时候,他们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打牌的热情高涨,弹脑壳声,抽金条声,一浪高过一浪,旁观的人很羡慕!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连续几次我的牌很糟,连输几把,手臂都被抽红了,看到这里,回族男孩不记前嫌,暗自在帮我,不仅给我顺牌,而且争取让我先溜,几个小时过去了,挨打的次数少多了,我很感激他——那个回族大男孩!再往后,我们俩拉成了统一战线,结成了同盟,越战越勇,所向披靡。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凌晨5点,我们竟然一点睡意都没有,再看看其他的人,站着的,坐着的,躺在地上的,有的打呼噜,有的说梦话,有的咬牙,有的睡觉不合嘴的,人生百态啊,我看了只想笑!世人皆睡,唯我们独醒!难熬的夜竟然在我们指间悄悄滑过-------天亮了,有人提议休息一下,战斗结束了,缴获的是红印,是欢乐,是回味。
  从里座抽身出来,我怎么不会走路?坐了那么久,双腿已经僵了,再穿鞋,鞋太小,穿不进去,低头看脚,一夜之间发生了奇变,双脚已经变成两个“馒头”了,连小腿也是肿的,我不能再坐了,想站着,地上很挤,我就站在椅子上,站在椅子上的人很多,没曾想我刚一起立,自己的座位上又多了半拉屁股,此时的我占地面积由屁股大的那块,缩水为脚掌大那么点了!
  吃喝拉洒,缺一不可。我想上厕所了,好不容易拖着肿胀的双腿,挪到了车厢中间,前面的人不动了,问其原因,上厕所排队,排在了这,我的天啊!何时才是个尽头啊!脚是肿胀的,心是焦躁的,内急啊!大概排了一个小时,才站到厕所门口,双手把门,生怕被别人抢先了,好不容易进去,外面的人又不耐烦了,不断地敲门、催促,此时此刻,我快要疯了!1085,是对我身心的一次极大的摧残,我遭遇了重创!
  回到座位上,我的心都快要死了,没有一点力气,没有丝毫‖激‖情‖,有的只是疲惫和失望,脑袋靠在椅背上一下子过去了,等醒来,身体沉沉地靠在回族男孩身上,我挪开了,向他说了声“辛苦你了!”,男孩很善解人意地的笑了笑。
  火车到天水站,离家已经不远了,心里闪过一丝亮光,当我朝窗外望去,倒吸了一口凉气!黑压压的人群又向1085次扑来,扑来的人群还是有组织的,每个人身上都系着红布条,听说是到新疆摘棉花的,我才明白,为什么车厢这么拥挤,原来还有好大的一个群体不甘贫困,借助这趟列车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对1085的厌倦锐减了一半,我佩服它的肚量啊,它好象不是个铁疙瘩,是一块巨大的海绵,而那乘客就是潮水,不断地被这巨大的海绵吸进去,再送到各自的目的地。
  想到这里,尽管车上的人倍增,但心中的负担已经卸下,再看看1085次列车上的乘警、乘务员,常年累月以车为家,乘客流汗,他们也流汗,是呀,我的苦旅只有25个小时,而他们的苦旅遥遥无期,可能是一生啊!我想,他们也喊过苦,也动摇过,也放弃过,但是“为旅客服务没有终点站”的信条一直在支撑着这些人走过每一个春夏秋冬。
  2006年7月29日下午2点30分,火车到达兰州站,我拖着肿胀的双腿,告别了那些可爱的年轻人,告别了1085次列车。我在心里不断告戒自己:不许喊苦!不值得喊苦!!
  

本文编辑:丰雪心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夜宿绥芬河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