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花儿”朵朵莲花山

作者:小飞侠 时间:2007-7-26 10:02:53 点击:2610

.

                       “花儿”朵朵莲花山

    离开了刘家峡,我们把行程转向了康乐县城,那里是我的故乡,一个美丽的地方,即使再如此贫瘠干瘪,也让我魂牵梦绕,不论我走到那里,也不能够忘却那里的一山一树,一草一木,因为我知道,我的根在那里!
  我们此行目的地------莲花山。
  莲花山,位于康乐县城以南五十公里外,北临兰州,西挨合作,东与定西相连,整个山体鳞形断层,群峰耸立,远远看去,恰似一朵盛开的莲花,层层山峰就像片片刚要绽放的莲花花瓣儿,簇拥在一起,而大山的中部山顶平圆,形状像莲蓬,故而得名“莲花山”。
  莲花山省内外远近闻名,不只是因为它绮丽多姿的自然风光,奇险俊秀的石壁山峰,茂盛繁多的原始植被,更因为在这生长万物的山峦,也生长着一种美妙传神的名俗曲调“花儿”,那是一种大山的声音,带着生命胎记的天籁之音,一种原生态的纯净享受,因此,莲花山就成为了甘肃乃至西北有名的“花儿”会场。每年农历的六月初一至初六是“花儿”的会期,方圆几百里的百姓,相拥着“唱把式”从四面八方聚在这里,浪山敬神漫“花儿”,把平日里在庄子上,庭院里不能唱的“花儿”,带到这幽静的深山之中,尽情宣泄,表达对爱情,生活,生命的热爱。此时的莲花山,就成了“花儿”的海洋,吸引着慕名而来的每一个游客。
  夜里充足的睡眠,早让前一天的疲惫消失得无影无踪,孩子们一个个沉浸在目光的新鲜中,路旁哞哞叫的牛犊,山涧悄悄流淌的小溪,田野辛勤劳作的农夫,都能够带给他们惊喜,带给他们说不完的话题。想着我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自然间就成了一车人的向导,离开故乡已经十几年的光景了,然而十几年前美好的往事如白驹过隙,也如流星般刹那划过天际,现实与记忆的距离就这么短,这一瞬间我的思绪像是平静的湖面丢进一粒石子,然后泛起层层涟漪,那溅起的一朵朵水花,打乱了我的思维。故乡啊,离开您已经这么久了,您可否记得,我也曾来过这里,懵懂的年纪不可能有现在的我对于自己喜好的事物一直保持清晰的记忆,但我尽量把心灵最深处的大门打开,挖空心思从里面搜寻有关莲花山略显苍白的记忆。
  我告诉同行的朋友,因为是六月初三,恰巧是莲花山“花儿”会期,所以在通往莲花山的路途中,可能会被当地一些友好的孩子拦路,一根马莲草拧成绳儿,拦堵朝山的歌友。正说期间,我们发现了马路的前方,果然有几个孩子拉着一根草绳挡住了上山的路途,车里的孩子们兴奋地叫了起来,车外一种悠扬纯粹快乐的“花儿”从几个孩子的嘴里发出,传进了我们的耳朵,朋友们问我,他们唱的是什么,我说他们是要我们对歌呢!
  因为提前对儿子讲过,当马莲绳拦路的时候,被拦住的游客应该怎样回复,所以儿子马上积极地要去表现,却用略带乡音的普通话回答那几个拦路的孩子:“马莲绳绳拦路呢,拦路要问个缘故呢?”儿子不伦不类的回应,引来了车旁孩子的哈哈大笑,立刻一个稍大点孩子的“花儿”就清清楚楚地飘进了车里,朋友问唱的是什么,我笑着说,他在唱:“莲花山上上来了,不唱花儿你咋来了?”
  “哈哈”欢乐的气氛马上在小小车厢弥漫开来。
  我们的车子继续上山的行程,车后却还传来稚嫩的童音甜美的“花儿”----
  马莲绳一条连一条,解开一道又一道,唱过一帮又一帮,好象洮河翻波浪。。。。。。。”这美妙的声音,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伴随着我们渐渐走近莲花山。
  汽车行驶到了中天门,剩下上山的路程就要靠步行了,同行大小十一人,让我非常遗憾的是,竟然没有几个能够坚持要上山,却还一个劲儿为我打气,说我就能够代表他们,把“花儿”带下山就可以了。只有儿子和十岁的外甥女小恬恬陪着我,我们三人踏上了爬山的路程,这两个小精灵,倒成了此次爬山,我心灵最大的安慰。
  虽说是三伏天,但在这里迎面而来的感觉却是宜人舒适,无比凉爽,拾级登峰,山间小道在山岩上曲折蜿蜒,深入浓密的林荫,阳光透过密密匝匝的枝叶,洒在小道上落下一地斑斑驳驳的银花,脚下抑或走过一段水泥石块镶嵌的小道,石块与石块之间竟然由生长出来的小草连接,那些稚嫩的草芽芽,是如何冲破强大的阻力,破土而出的;抑或走过一段自然天成的阶梯,几根突兀在外纵横交错的树根盘爬在地上,形成天然的台阶。即使林上烈日当头,林下却是凉风习习,毫无炎热之感,一阵惬意沁人心脾,我在心里急切盼望,早些让我听到“花儿”,也不枉我一片苦心。
  每上一处,极目四望,心旷神怡,风景越来越美,二天门,三天门已经不在,据说是文 . 革期间已遭破坏,只有在原址上用毛笔书写在石块或木头上,而旁边燃烧过的灰烬却还证明着它们的存在,或许那是历史遗留下惨淡的痕迹,上山敬神还愿的老人依旧虔诚的跪拜在那里,向神灵诉说着心中的愿望和寄托。
  走过二天门,一种缠绵又轻快的调子出其不意从前方漂了过来,丝丝缕缕的“花儿”在这高高的大山若有若无,时断时续,山风吹来,花儿的美妙,悠悠然就飘到我的耳边“想你你搁着怎么想,三天天才喝了半碗汤,出门还吐到大门上。。。。。。。”这是粗旷豪迈的男音;“迎上了尕哥哥没搭上话,心里头急得猫抓抓,一晚夕想你着没注意,蹬烂了被子的里子。。。。。。。”这是柔和甜美的女音;“花呀。。。莲叶儿。。。”长长的调子慢慢的展开,这是众人同声应和的声音。这赤裸裸直率而热烈地表达劳动人民心中如泥土般质朴的爱情,这没有丝毫矫揉造作纯天然的倾吐与追求,让游人如同亲临了一场爱情与欢乐的聚会,也正是这隐匿在静谧之中,飘渺不定的花儿,才让我和孩子们鼓足勇气,向着花儿飘出的地方继续前进,我的心里有一种勇气,我一定要找到它,找到这美丽的“花儿”,我更想知道是什么人能够在心底流淌出这么欢快的歌声?
  终于我和儿子还有小恬恬爬到了半山腰的娘娘庙,站在山崖畔,对面以及山底风景一览无余,迎面的山峦,树木覆盖,像一座绿色的巨大屏障,迎接着大片大片的阳光,不知何处的山窝窝里,竟然飘起一缕瘦瘦的炊烟,为这空旷的大山增添了些许的灵气,我想那可能是守山人做开了中午饭吧!
  哦!一阵“花儿”清晰地飘了过来,儿子和小恬恬为发现了花儿的出处高兴的跳了起来,可是我的孩子们,他们却是什么也听不懂的,只是为着妈妈的喜欢陪着我爬山再爬山,这两个可爱的精灵,累得红扑扑的小脸上已经挂满了细细的汗珠。
  终于,在娘娘庙不远的一处草滩上,一群执伞摇扇的唱把式们坐在一起,而我从山底下听到的花儿可能就从这里传出,原来这里就是“花儿”欢乐的源泉!我急切地走进,想要看看这唱“花儿”的人是怎么样漂亮的姑娘和小伙?
  当我真正站在这些唱把式的面前,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竟然是花白头发的大叔大婶!上山的游人驻足停留,把面对面坐着的男女唱把式们围了一个大圈,人群里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而那领唱的大叔大婶因为掌声的缘故,喜笑颜开,唱得更加卖劲,仿佛连这树上的云雀,树下的花草也被感染了快乐幸福的滋味,竟比别处的叫得好听,开得娇艳!
  我坐在领头唱把式大婶的身边,用心倾听美妙的花儿,也仔细端详她的容貌,她左手一把彩扇,右手一把花伞,历尽岁月沧桑满是褶皱的脸上,却洋溢着青春的笑容,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她有着母亲般的年纪,却有着孩子般清澈甜美的嗓音,谁也说不清她把“花儿”究竟唱了多少年?却听到身旁有人在悄悄议论,说她还上过甘肃电视台,得过奖等等的事宜,真让我佩服!是啊!这些淳朴的“花儿”,是他们心声最直接的表达,这些似乎粗俗登不了大雅之堂的民间小调,才最最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因为艺术只要是原生态,惟其大俗才是大雅。
  就这样,我静静地坐在她的身边,听了一曲又一曲,我沉浸在“花儿”的美妙里,我畅游在“花儿”的海洋里,我也把这一朵朵的幸福采撷在心田,不知道他们到底能唱多少首,我却听到“风吹杨柳树摆了,花儿会上唱歹了(歹,此地方言是尽兴的意思),山歌唱成大海了。。。。花呀。。。。莲叶儿。。。。”
  临近中午,儿子和小恬恬对着我耳边说,他们饿了,抬头望望还高如云端的山顶玉皇阁,我知道我们今天是到不了终点的,小恬恬,她的脚上穿得还是凉鞋,能够走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我也找到了我要寻找的东西,即使这样返回,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于是我打算带着孩子们下山。
  我对紧挨着我的那个唱把式大婶说:“大娘,您唱的真好!再见,我们要下山了!”
  不料,她却满脸笑容,欢快地这样对我回答:“尕女子,不了叫大娘,叫我花儿姐!”说话间却用花儿为我们送行“嘴里说是要走呢,心里牵着你者呢,明年的花儿会上等着呢。。。。花呀。。。。莲叶儿。。。。。”这优美的天籁之音,穿破云霄,一直飘到最远最远的地方!
  哦!记得了,我的花儿姐姐,就让我把你们的“花儿”带走吧!明年,后年,后后年我还来,来看我的莲花山,来看我的花儿姐姐。
  我希望,明年,后年,后后年,您依旧美丽,更加美丽!
  再见了,我的莲花山,我的花儿姐姐!
  
  


本文编辑:小幻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走近刘家峡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