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行旅印象1

作者:云之粲 时间:2007-8-12 14:14:11 点击:1996

.

                            行旅印象

  天空还闪着最后的深沉,我和父亲背着行李,去学校集合,开始我们的行程。大若房车的大巴在微微的曙色中穿行,带做家乡最后一点暗色,驶向北方的黎明。
  
  路漫漫
  昏昏地眯了一小会儿,再醒来,已是晴天白日。车在漫漫高速上急驶,村落、树木、远山,连同花花绿绿的大广告牌,接次着离我们日去。
  从家到目的地西安有六百多公里,这一路想必是得从晨到昏,看金星起而始、观月华落而终了。且赏着高速两旁的风景吧。
  一路是村落和树木的交错,深绿伴着砖黄,在急驰过的车窗外闪烁成迷朦的棕灰色。偶有风,那些绿便极富生机,为棕灰涂抹上一点生命的华彩。
  耀眼的光淋漓而下,穿过密密的叶子,落成斑斑驳驳的小光圈,装点沉默的土地。透过玻璃窗看阳光,更有一层闪烁和迷离。一泻千里的光打在万物之上,似乎也有了清脆动人的声响;穿林打叶的光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有排箫的起伏婉转。车声轰鸣,专注于那光、那树,耳朵似乎真的捕捉到那细微的天籁,灵动了高速两旁寂寞的空气和老朽的泥土。
  进河南了,山明显多了起来。似乎是到了起床的时候,那些潜伏的精灵们都打着呵欠、伸着懒腰坐了起来,平原便长成了丘陵和低山。自然的奥妙原是如此。
  高速的一旁通常是不高却陡直的峭壁,有分明的层次,或横或纵,书写着山壁的历史。或黄或灰的山石是一张张风里泛黄已脆的书页,累积的褶皱是水流的文字,不多的几簇杂草是史书里文人的印章,或方或圆,有不同的字体,在风尘里恣肆着骚士墨客骨子里的清高和傲岸。
  另一边或是平地或为沟壑,连绵相缀。路标上总提示在过桥,俯身看去,却是密林丛生的山沟或是干涸的河床。地势不同,却都是大地上的一道伤,不完满。纵是那满绿的沟,也给人一种吞噬的恐惧。枯了的河床更是有不尽的沧桑,仿佛老人被风霜雕刻的脸。幸存的几道细水,却成了老泪,纵横在枯萎的年华上,诉尽悲凉却道不完人世的谜题。
  偶尔也会见到道旁的彩绘和浮雕——白帆点点、鸥鸟拍翅。设计者别有用心的绘画,比起周围自然天成的万物,永远少了那份泥土气息。自然里的东西,或许破败,或许凋谢,或许苍老,却有永远的自在和随意,是李白绝句的清新俊逸和清水芙蓉。
  午后,便是陕西境内,方知河南的不过是小沟沟,陕西的千沟万壑才是大手笔。沉香救母劈华山的力道,在陕东南便算是见识了。此时再见,这些沟沟壑壑,原也是有模样的。这一个是嘴角上扬,对着蓝天白云,咧嘴嫣然;涧底的树木也有了口吐莲花的灵气和秀气。那一个是柳眉微蹙,没有林妹妹的含情目,单是那些个土块和高木便流转出一番惆怅,半掩着从深深的沟底弥散出来。又一个是阳光下半眯着的眼睛,“夺目”之妙或许便在此。这“犹报琵琶半遮面”的眯,竟有“美目盼兮”的迷人。深深的绿叶层叠掩映,光影的变幻让这“大地之目”含情脉脉,深远到不可及的梦里。
  路是一尘不变的高速,夹道的风光在类似中却各有味道,在鲜有人欣赏的孤独中生命轮回。不知,今天的这双眼睛的张望,有没有惊扰到他们已习惯了冷清、轰鸣、汽笛和尾气的安宁。或许,这一点凝神的灼热,可以温暖一株寂寞的植物,可以安抚一朵飘泊的流云,可以永远记下这自然的肌理上的点点滴滴。
  这一路,是眼睛走过的路,是心走过的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目美哉,我心善哉。
  
  夜西安
  饭后,已是华灯满市。我们不顾旅途的辛劳,步行着夜赏西安南郊。
  曾经的货币交易市场被粉饰一新,成为现代的大唐通易坊。街市铺的是仿古的青砖,一家家店铺也都是仿唐的建筑,皇家的红色是主色调,配以玄墨色的木栏,有古都内里的一份庄严。除此,却是现代化的流光异彩。一人半高的树木分别装饰上了蓝色、紫色的小灯,交替闪烁,拼成火树银花的闪亮。冷色的光伴着遥远的天幕,时光仿若从前……店铺也多是时尚的名字:“日落之前”、“梦”、“樱殇”……古典与现代奇异地交织,超越时空。
  通易坊的尽头是亚洲最大的喷泉广场——大雁塔北广场。从西侧走进,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安宁,虽然到处都是人流,到处都是声响。这里多是藏在草丛里的地灯,一点点黄晕从草根处散出,有夜的悠长。一簇簇小草半疏半密地挺着,细长的叶微微打着颤儿,仿佛在和着隐隐的虫鸣起舞。穿梭的游人于它们,似乎是遥不可及的。每一株草,每一声鸣,都全然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艺术家们的忘我和气质。树,在此时,是明暗的杂糅。下部有地灯照射,看得清周围的熙熙攘攘,冠部则隐没在夜色里,用沉默辉映黑暗。担心树的孤单,又一想“登高望远”,或许树冠是在着迷地欣赏我们所不知的美丽呢,便也放心了。主干道以外的小径是鹅卵石铺就的,曲曲折折地延伸。草坪上零落地置着一些青铜雕像,有陕北的老农,有墨子和学生们诵读,有各行各业的代表。素材广而杂,却用粗犷的刀法和青铜的厚重写出了陕西的特点。千年古都,三秦大地,也只这青铜,能言表风情了。此时,再回想这西侧人声鼎沸里的安宁,或许青铜的踏实也起了一半的功劳。
  向东走,慈恩寺里的大雁塔映入眼帘。七层的高塔立于平台之上,灰黄的塔体在自唐以来的风雨里依旧有健康的光泽。在大唐的建筑里,这大雁塔算是少有的简约,色彩也不张扬。七层塔,除各层塔檐稍有刻痕外,连飞起的塔角也是简单地扬着,看不到琉璃、看不到龙首、看不到雕花。或许,只这塔身的稍显丰腴,可见唐的色彩。自然地想起韩东的《有关大雁塔》,远眺这座千年的塔,却找不到一丁点儿诗里的随便和轻浮,也不是青铜的厚重。大雁塔是参破了红尘却依旧有情感的,禅意与凡心、繁缛与简约、庄重与轻快和谐地筑成了它的砖瓦,有“隔水问樵夫”的味道。
  对广场中心巨大的喷泉和南广场上的玄奘雕像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太多的人潮、太多的喧闹、太多的附和。
  吸引我的是广场上不张扬的灯和栏杆柱。
  灯是仿古的,立式,长方体,以木为材,筑成框架,中间是磨砂的玻璃。内里的光在玻璃和木质的映衬下,有远古的雅致。奇妙的是,灯的四壁印上了5竖版的历代诗词,都和大雁塔或广场所在地西安曲江区有关。一直着迷于那些竖版的文字,似乎汉字的队列换了个方向,就在字里行间里有了古时的影子——羽扇纶巾、高冠峨带、青衫白衣、诗琴酒画、行咏山水……行楷更是喜欢,端正为人中有旷达的潇洒,出入之间刚柔并济,是东坡一般的风采。再加上不朽的诗语,每一盏灯便都成了文化。
  栏杆是石块雕成的。有趣的是栏杆是间或凸起的柱子,不是简单的圆顶,不是常见的狮子,而是初放的小荷。每一朵都宛若江南女子的娇羞,藏在千万条蓝印花布后,又俏皮地露出了粉粉的脸,张看世界。秦、汉、唐的皇家威武在禅宗面前,终归是让步了。一朵朵初夏的石荷,遥映着晨钟暮鼓里的大雁塔,用半掩的红颜倔强地绽放信仰的魅力。
  


本文编辑:小飞侠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C级授权
  • 上一篇:双城风景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