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夏都语丝

作者:四月天 时间:2007-8-16 17:27:11 点击:2105

.

  
  在八月上旬最后一天,和朋友一道去了被称作“美丽夏都”的西宁。没有把大片大片的风景载回家,只采撷了几朵小花,愿它永远盛开在我记忆的山坡。
                                                                 ——题记

                            旋转的陀螺

  晚饭吃的是火锅,香辣却又烧心。离开蒸笼似的店堂,一行几人边散步、边聊天去了西宁最大的广场——新宁广场。
  “新宁”的发音,一开始听象“西宁”、继而听又象“悉尼”,到头来就是“新宁”,意思很简单,是“新西宁”。
  广场上人山人海,我们几人穿梭其间。融进左边的“人海”,自行组织的方队,“边长”越来越长。跟随着优美的乐曲,欢快的人们在跳拉丁舞,其间“混进”了一些可爱的小天使,舞得是有节有奏、有模有样;爬上右边的“人山”自然天成,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我目测不出圆圈的半径有多长,但是站在直径的一端看另一端,人影甚是模糊。半径继续在拉长,围成硕大圆圈的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孩子在跳藏族舞蹈,广场的上空,喇叭里播放着一组组藏族歌曲,我最喜欢《高原红》这首歌。在诺大的广场,有这么多的人同唱一首藏歌,同跳一曲藏舞,如此壮观的场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跳舞的人们还在兴头上,我站在旁边看得是如痴如醉,心里很是矛盾,既舍不得离开,又想看到更多的景色。突然,一道亮光从身体左侧闪过,我像是水遇到了海绵,一下子被吸了过去。
  天空已经更换上黑色的蝉衣,射来亮光的地方显得格外璀璨。五彩的光环在闪烁、在旋转、在飞舞。
  是陀螺!我的心房顿时变得“金碧辉煌”。
  观看拉丁舞、欣赏藏族舞蹈时,我想方设法按耐住那颗跳跃的心。可是,当我看到带着彩色光环的陀螺在广场的地面上舞蹈,再也克制不住激动的心跳。未经主人同意,拿起他包里的一个特大号的陀螺,又从主人手中夺过鞭子,很熟练地把鞭绳缠绕在掂起来足有一定重量的陀螺上,蹲在地上,轻轻一拉鞭子,鞭子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陀螺跟着就慢慢起舞。随即甩起了鞭子抽打在陀螺身上。被鞭打的陀螺毫无怨言,旋转得更起劲、更美妙!我手中的鞭子抽得也更起劲,“啪啪”作响,吸引了好多人围观。
  几个同伴看得眼红,照着我的样子,拿起陀螺和鞭子一试身手。结果是鞭子是鞭子,陀螺是陀螺,相互一点也不配合。方法不得当,陀螺旋转不起来,躺在地上,无法显示一身的光彩,很是幽怨。
  记得小时候我就打得一手好“猴”(家乡俗语把陀螺叫做“猴”)。那时候的木猴是妈妈用刀削的,尖尖处摁进一粒钢珠。鞭子也是妈妈亲手做的,鞭绳不像是现在卖的又细又轻飘,而是实实的、有分量。爸爸在外地工作,这些本属于爸爸的活都让妈妈干了。
  家乡的冬天很冷,每年河上都结着厚厚的冰,足以走人、足以行车。我和小伙伴们拿着各自大人为自己制作的猴在冰封的河上抽打、旋转、起舞。小手冻红了,心里却是燃烧着一枚枚小太阳,暖着我的童年,炫着我成长的梦。
  主人的陀螺让我玩出了精彩,我决定买下,回家送给儿子做礼物。其他同伴也都花了二十元钱买了一个准备捎回去。
  儿子自从今年放暑假和自己的同学参加夏令营,走进北京。再也不愿跟我出去,不愿和大人们凑合到一起。也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得其乐!
  回到家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儿子,想到儿子马上想到的就是旅行包里安装着三节七号电池的大陀螺。想象着儿子见到我送给他礼物时欣喜若狂的情景。
  当我带着旅途的疲惫,踏进我的母亲、儿子姥姥家。见到儿子把礼物送上。儿子倒是很会安慰我,在姥姥家地板砖上表演了一番。只是因为地点太有限无法很好施展才作罢。
  吃完晚饭,我把儿子接回自己家,在回家的路上,儿子说了一句话让我万万没有预料到“妈妈,我都多大了,还玩陀螺?!”我惊愕。是呀,儿子下学期就上初中了,已经长大了,不玩幼稚的玩具了。可我呢,做妈妈的却玩得神采飞扬,是对往日时光的留恋?还是有一颗永远都长不大的心?
  我欣慰,儿子一天天在长大,懂事了;我欣慰,把儿子盼大了,把自己并没有盼老,还有一颗童真的心。

                             南山公园的“菜卷”

  来过好几次西宁,但是都没有去过公园。今天下午没有别的事,同伴的车子载着我们几个人,走街串巷,最后劈开熙攘的车辆上了一道坡,蜿蜿蜒蜒驶进了公园大门口的停车场上。一人买了三元钱的门票,我们上了这座坐落在西宁南边方位的公园。
  今天是星期天,公园里显得格外热闹。现在人们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更加追求精神上的满足,以衡量自己的幸福指数到底有多高?而除了五一、十一长假,最能体现人们幸福程度的外在表现就是双休日了,出游、休闲、放飞心情。
  我们几个人也像其他的游人一样从售货处买来两块塑料布,选择了一块自以为不错的坡地,将塑料布展开、铺好。无论是坐在上面,还是躺在上面都很舒服,塑料布下面是青青的绿草,贴着人的身体很是绵软、温柔。
  每隔不到两米处的游人也是四个一簇、六个一撮,错落有致地点缀在南山公园大大小小的山坡上。
  临近我们,在我视线的正前方,坐着四个人,一男三女。笑语不停,歌声不断。笑语、歌声的缝隙间举着酒杯,喝着小酒。
  他们唱的是花儿,是青海有名的花儿,我不懂,但是听着很美、很陶醉。唱花儿的,尤其是那三个女子,借酒精的威力把花儿演绎得深情、动听,色彩斑斓。
  旁边的女伴悄悄对我说,不花钱,又是在景色旖旎的公园山坡上,近距离地听正宗的青海花儿,实在是一种幸运和享受。
  在花儿的鼓舞下,我们几个也不落后,开始玩起了由我独创的游戏。我把其他几个同伴从塑料布上“轰走”。然后自己亲自示范,躺在展开的塑料布上方(也是山坡的上方),开始往下滚动,坡下安排人围护。
  塑料布裹着我的身体,起初是缓缓翻滚,接下来是剧烈的滚动,不会受伤,山坡上全是草坪,只是剧烈的翻滚让我头晕目眩找不着北了,要不是伙伴们在规定的地方阻止,我不知道要滚到青海的哪个山洼洼里了。
  停下来了,不能马上站立,晕!但是绝对好玩,刺激。我要其他的同伴照着我的样子也都尝试了一下,一个个被裹在塑料布里大呼小叫地就滚了下去。惹得唱花儿的游人也不唱了,观看我们的新奇玩法。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脑子里就来了个这么一个想法。大概是近日看电视剧《士兵突击》看得上瘾了,我是特别喜欢王宝强扮演的许三多这个人物,憨厚、正直、勇敢、顽强,大智若愚。尤其喜欢许三多说的几句话“什么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地活着,好好地活着,就是多做有意义的事。”还有“不抛弃、不放弃!”
  电视剧中的士兵们无数次在演练和平环境下可能遭遇的种种战争与危险,以提高军人的危机感。我也是在演练吗?通过这样一种游戏。在游戏中考验自己,也考验别人;快乐自己,也把快乐带给他人。我想,游戏也好,人生也好,都要有一种精神,那就是“不抛弃、不放弃”。
  伙伴们戏虐道,我这游戏,酷似吃火锅中自己尝试的吃法,拿一块薄饼,不单纯吃饼,而是夹一根锅底的笋条,卷上,吃着,韧劲、清脆,有味!
  我一下子成了南山公园山坡上一道风景。哦!不是风景,是菜卷。百味齐全啊!

                              点菜“讨价还价”

  去青海的第二天,按照计划,我们的目标是青海湖。去年七月上旬我去了一趟青海湖,一年零一个月后,再去,自然少了许多新奇。
  一路上大片大片的油菜花还是开得那么金黄,那么艳丽!照旧下车照相,不照真可惜。钻进油菜地里,免不了要践踏油菜花,那是要付出代价的。进去照像一人头支付一块钱。
  男人不太爱照像,象征性地拍了两张作纪念。女人则不同,照多少都不够。我和我的女伴钻进花丛中,使出浑身的解数,摆出各种姿势,尽显自己的妩媚和灿烂。印象最深的有两张,一张虚拟地匍匐在油菜花上,似在金色的海洋上游泳;一张在做“对花儿”状,不会唱,照片上的样子挺逼真。
  看见油菜花就想起曾经听过的一个小故事,于是讲给同伴听,说是一只草原上的狼,有一天误闯进一片金黄金黄的油菜地,狼在菜地里穿行,筋疲力尽,始终没有走出来。原来这只狼是被金黄金黄的油菜花活活迷死了。伙伴们听了哄然大笑。
  走出油菜地,一张古铜色的脸手中牵着一头纯白色的牦牛。牦牛肚子下的毛长得快要拖地了。这么纯真的白色牦牛很是难得,花五元钱骑在牛背上拍照,瞬间定格的是,我把牦牛当了山地车骑,牛角就是车把。身子前倾,两手握着牦牛弯弯的大角,神奇而又搞笑。
  蓝天白云,离地面很近,到了湖边,水天相接,水天一色。空气是清新的,几乎没有什么污染。什么事有好也有坏,无污染的空气紫外线穿透得很厉害,长期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一脸的都是高原色,青紫、古铜,就像那位牵牛人。
  到了青海湖售票处,还没来得及买票,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变了脸,下起了倾盆大雨。撑开带着可怜的几把伞,两个人挤在一把伞下面,做自我安慰状。其实,淋雨,人人都没有幸免。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大雨夹着寒风,咄咄逼人。随团的游人个个租的是军用大衣,穿在身上,乍一看,都是军人在旅游;而我们几个人被寒风包裹着缩成了一团,让人穿着夏衣直接进入了数九寒天。
  也到吃午饭的时候了,赶紧找一家饭馆躲进去避避难。还好,附近就有饭馆,里面生着炉火,炉子上水壶里的蒸气在升腾,扑进你的怀,一下子感觉好温暖,心也变得热乎乎的了。
  躲避了风寒,还要打败饥饿,看来人生处处是战场,有形的、无形的。喝了一大碗滚烫的茶水,胃都暖和起来了,可以不紧不慢点菜,边吃饭边等外面雨停。
  到了青海湖,理应吃点这里的特色菜,要一盘野山菇炒肉,一问价格八十八元,服务员顾不上看我们惊愕的表情,就已经急不可待地向我们兜售湟鱼,一盘一百八十二元,湟鱼在菜单上是找不到的,而是默默记在服务员心里的。湟鱼属于国家保护鱼种,是不允许捕捞的,而这里的饭馆照常供应。利益的驱动往往让追逐利益的人们漠视,甚至铤而走险。一碟土豆丝标价二十二元。
  我们不能不吃饭,湟鱼不吃,吃了心里也不安。野山菇要吃,不然枉来一趟。没想到点菜的同伴竟然和店主讨价还价起来了,“八十八元太高,六十元行不行?”本以为标的是死价格,没想到店主看到顾客不多,就悄悄在同伴耳边私语“给你七十五元一盘”“不行,太贵!六十元。”
  临近餐桌两位老人正在埋头吃饭,听到争论声,好奇地把目光伸向我们,“点菜也砍价,第一次见到!”两位老人善意地在笑,我也憋不住偷偷在笑。
  同伴见到有希望,咬住原定价格不松口。店主又把价格压到七十元,同伴没反应。店主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答应了。
  随后我们又要了其他几样菜。从端来的野山菇菜的数量上看,一定是缩水了,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外面下着雨、刮着风,很冷;店里虽然能挡风遮雨,可宰人的店主让人心里下着雨、刮着风。突然间我想起了“文化在线”网站上流瓶儿写的一篇文章《北京,我拿什么来爱你》,深有感触,感触颇深。
  外面的雨,一顿饭的工夫就停了。天很快还原成湛蓝湛蓝,我的心也随之晴朗起来,该去看清清的湖水了,或许还能看到湟鱼在湖水里欢快地畅游呢!
  


本文编辑:鲁芒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上海印象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