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游记散文 >> 内容

广东印象

作者:家村 时间:2007-10-22 23:22:01 点击:2094

.

广东印象
――给遥远的青春往事

牛旭斌

    无缘的广东,是我一篇随笔开始的主题。我的深切感受,莫过于二零零四年只身踏过它时,所聆听的一首经典歌曲。歌曲既然可以称之为经典了,那么必然很陈旧、传统和颇值得怀念。我记得那是一首苏芮的歌儿,那个时候我带着旅游团刚从香港回来。我的脚步忘记了自己的灵魂是牢牢地长在身上的。我驻步在熙熙攘攘的广州车站,打量来来往往的陌生面孔,看车站巨大的时钟,将我深刻地定格在一个特殊的时空。我的青春、我的苦闷、我的畏惧……我不知道我明天的路,我不属于迷茫的一代,也不属于垮掉的一代,我身无寸铁奔走他乡,对着别人刻意地微笑,耳畔是生疏的言语,还有许多和我一样,失去故乡和不知道自己故乡的人。
    茫茫人海中,我举步不前,徘徊在偌大的广场中,就为了寻找那音乐特有的魂灵。
    阳光持久而强烈,白色的光线反射着我的眼角,俨然一个十足落魄的人。我等待列车,那个能带着我远走,从一个地方抵达一个地方的庞大的怪物。我发现我是属于列车的,包括我的命运,都被它导引、牵扯和带动。日夜不息的车鸣,填满我空洞乏味的耳鼓。对铁轨的撞击,一样撞击着我幼稚而尚显浅薄的心境。
    不停地迁徙,究竟我获得了什么?我很迷惘。微薄的收入,是否能证明我读书的价值,没有指望的爱情,缘分该从哪里说起。那些时光,我漫步在南方城市的丛林,幻觉充斥脑际的我,觉得自己是一只可怜的困兽,一直在等待奇迹的出现和到来,鳞次栉比的楼宇是我无法预知和猜度的世界,像故乡万山千壑中生长的怪异的草木,铺满我的视野,氤氲我的内心。偶尔有芬芳袭来,应该是绿地飘来的花香,在有限的空间内,城市的绿地像人的手掌心,终年生长着青青的嫩草,一些小花木怒放着美丽的花朵。在我的故乡,绚丽的花朵绝不是单调的,万木峥嵘的季节,各种各样的花朵姹紫嫣红、竞相盛开,大自然舒展开来的是一副不可描摹的原生态画卷。
    我相信,在今天,还有很多人,他们有不同的姓氏、不同的民族,以不同的身份和方式,生活在广东,生存在广东。他们的汗水推动的城市发生的悄然变化,于他们无关。他们懂得,双手是可以觅食的,辛勤是劳有所得的。我的同学和若干个亲友,他们举目无亲,在广东数年如一日,忙碌而幸福地活着。每一次通信,我都能从他们爽朗的笑声里听出他们坚强的勇气和端正的生活态度,对生活矢志不渝、不会服输的顽强的打拼,这样我得感恩这座城市,它具有兼收并蓄一切的强大的包容性,只要你愿意付出劳动,在广东就有舞台,只要你热爱劳动,在广东就能出人头地。我眷恋这种包容,对我的适宜。我相信那样的环境,对人的感染和改变,是深入灵魂的。在遍地精英一族和成功一族的地方,我深刻地感受一个基本的潜规则:公平与效率。
我沉醉在歌声里,一种倾诉般的音乐,将我和广东结合,和南方相契,我的一半人生阅历,和南方的阳光有关,和恰到好处的音乐有关。
    那一年我带着梦幻的青睐,远远地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家乡,离开了牵肠挂肚的母亲。小时候,我望着远方,远方是母亲的期盼、幸福和向往。长大后,母亲在远方,远远地看着我碰壁、受伤和四处流浪。我承认我是一个不乖的孩子,自小不怎么听母亲的话。生活那么艰苦,我还是贪玩不给家人争气,以至于今天流离失所。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 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 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我的心灵彷佛碎了,我想念母亲。一双结茧的苍老的手遥不可及地伸向我的面颊,我已是泪流满面、泣涕滂沱,贯穿我灵魂的旋律和询问般的歌唱,使我坐在异地的天空下,想着自己濒临崩溃的处境。勉强撑着,到底能撑多久我不清楚。我是一个不能回头的浪子,让母亲大失所望。一位母亲,恨不得把心都掏给我吃了的母亲,不知道自己儿子所在的下落。我感觉我的心已经死了,我的情感显露出严重的无力和苍白。低沉的嗓音,是低低的呼唤,像母亲在我们入睡时轻轻的歌谣;优美的音调,是温柔的抚摸,犹如甜蜜的糖果回味在心田。对于我的世界,因为我的渺小,我需要追问的“谁能告诉我”已然很多很多,我的飘摇,不如一只风筝,还可以在天空,那样被一部分人看见。
    我是孤单的困兽,孤单地迎接明天。除了一种让灵魂安生的音乐以外,我表现得焦躁、疑虑和十分地不安。似乎奋斗、吃苦都不是什么事情,唯独不明白的事情太多。都市的感觉如过眼云烟,深圳、珠海、广州、东莞、中山,只是我停留过的城市。深圳是我到过的第一个广东的城市,站立在罗湖口岸,川流不息的车辆就传来特区特立独具的气质,高楼大厦和霓虹灯光闪烁着耀人的贵族风韵,注定是一个不可轻易接近和立足的城市。易中天说:年轻的深圳充满青春气息,这也不怪,青春驾驭的本来就该是一张桀骜不驯的脸,青春的笑容就该是灿烂开放的。在深圳,留给我记忆最深的当然是摩天大楼地王大厦和人人喜爱的小平画像,见了这两种事物,我们几乎可以断定这不是一个庸才有用武之地的地方。机会多多,满意不一定多多。冲着这里来的,突发式的、浪潮般的和各角落的打工者,是不是为了“先富起来”尚且不究,得道者经得住折腾如鱼得水,失意者受尽磨难落荒而逃,这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人,依然怀揣不泯的理想,扎扎实实、丝毫不怠地努力着,依然依靠自己摸爬滚打坚持到最后历经千辛万苦追求着成功。
    深圳是闯出来的,它是你死我活的罗马竞技场。深圳是拼出来的,它是五湖四海的兄弟姊妹交谊会。广东的城市,我更爱深圳。它对人的要求必然要求人的素质,人的文明,在公平而文明的环境里生存,人的心灵也会一尘不染。即使在赚钱,为钱而去,钱也是文明的见证,汗水的见证,自己是自己最可靠的主人的见证。
珠海像娴静的淑女,迎着海风长舒衣袖,肩披秀发,活在话说不尽的历史风云里,充当着贸易港口的角色,其前卫和超越均具备毫不逊色地列为沿海开放城市的资格。
    广州似乎在历史中悄然隐退,我看到的更普通的表情,和许多省会城市一样。可能因为政治的因素而相对稳重。大浪淘沙中勇立潮头的广州,“市”的气息最浓,大概是以经济建设兴起的城都是这般,淡漠、深沉而内涵丰富,白云在苍穹上面以如何壮丽的姿势游走,都没有人愿意留下心去看一眼。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红男绿女,穿梭在这样那样的街头,穿着个性、服饰华丽,匆匆逛街。大沙头海印桥边的电器城,闻名国际,我花数十元,买到了一个刚刚流行的MP3音乐播放器,其新潮、品类和价格,都是人如涌而至的原因。我敢说,不论你生活在中国的哪里?都市、较大的城镇,还是偏僻的乡村,搬起你家里的电器,十有八九的产地都是广州,我们的生活,没有一天不和这里相关。另外一个兄弟城市东莞,机械而滑稽,本土人寥寥无几,几乎都是来这里觅食的人,不分白昼地流转在流水生产线上,车轮繁忙,机器繁忙,一个人的眼、耳、口、手一样繁忙,走了一途,一途有数不清的工厂和车间。中山,最著名的莫过于中山大学了,它可以说是国内市级所办大学中的佼佼者和开路先锋,中山,还缘于一个伟人响亮的名字,一个众人皆识的救国爱国者,我的一位网络上的朋友,举家从广西的山区搬到了中山,我接到区号为中山的固定电话,觉得王勃已经把话说尽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这样的古诗和那时的音乐,给了物质文明满天飞的广东更多的文化气息和精神素养。这样的广东更像是广东,这样痛苦的人生更像是人生。
    “一样的月光 一样的照着新店溪
    一样的冬天 一样的下着冰冷的雨
    一样的尘埃 一样的在风中堆积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一样的笑容 一样的泪水
    一样的日子 一样的我和你”
  此去经年,我从内心的保留和抛弃,留住的记忆不多。还可以拿来重温的、下酒的和对月的印象,一遍遍使我在世故的境地开放,在复杂的路口张望。我不徘徊,只有前方,听得到多么熟悉的声音,看得见多少年的风和雨。还爱着一首歌:“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虽然你不会表达你的真情,却付出了热忱的生命。”
  生命贵在热忱。若是一切记忆都消灭了,所有印象都逍遁了,我说这些话,都是多余。
昨日接到深圳某报的长途电话,是一名编辑通知要刊用我的散文《北方的暮秋》,我的诧异,正好是南方和北方的悬殊,难道南方的欣赏和眷顾,也有目光注视在北方的天空,何况是如此萧瑟、冲淡和炎凉的暮秋,只有流水在流,只有寂静在四下寂静。但愿我的热忱,我对生命的理解和景仰,一样感染和触动更多富有诗意地生活着的人。
    二〇〇七年十月十六日于成县泉北

    家村,原名牛旭斌,甘肃省成县人,有散文集《清秋》
    地址:甘肃省成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13993991272



本文编辑:玉山松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北戴河乱逛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