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哲理散文 >> 内容

苦瓜不苦

作者:明月清风 时间:2007-10-13 12:31:40 点击:1592

.

 提及苦瓜,从名字上就能想到它的滋味儿如何了,是的,苦瓜是苦,但我对苦瓜这个“苦”字却独有情衷。记得第一次接触苦瓜时,是在云南当兵期间,当时的背景下是我们赶上末期最后一批轮战,虽然和越南已和平了,但还有个缓冲过程,因此也是时刻处于戒备状态,部队的管理当然就严一些儿。那时我们是从东北的齐齐哈尔转过去的,转到云南平远街一带,这里的平远街是政 . 府特区特管的地方,因为它处于东南亚毒品走私金三角地带,以此为生的毒品恶势力严重,同时也有民族纠纷的因素,因此在轮战、毒品金三角和民族纠纷的三重特殊社情下,我们去轮战的这支部队虽只有一年,但这一年中,士兵是不允许擅自走出营门的,几乎封闭式的管理,就等于我们变相的被关了一年的监狱一样儿,没自由。同时为了随时做好临战状态,对战斗机的性能维护也要达到一流儿水平,可想而知,我们的精神和身体都承受着这种双重压力,再加上北方人到云南这个地方,紫外线的强烈和水土的不适应,以往的老病根儿都发作了,这种“苦”是随着地理的变化迎头而来的。记得那天吃苦瓜的时候,正赶上暑天,广阔的飞机场面被太阳烘烤得干热不说,保证飞机们的起起落落,到了中午,我们不说是快达到了中暑的状态,也是口干舌燥得上了不小的“火”。炊事班可能知道了我们近期的身体情况,那天中午炊事班长就笑得非常神秘地亲自给每个饭桌上端上一盘菜,我们趴桌子一瞅,都好奇地问:“这是什么菜呀?”心里猜想,难道这是云南的特色菜吗? 
  炊事班长说:“这叫苦瓜,不知你们能不能吃。”
  “今天怎么寻思起弄上这道儿菜呢?”有的人问。
  炊事班长说:“听队长说,你们这几天活儿干得累,都有点上‘火’了,所以才给你们做了这道菜,苦瓜菜吃了能祛人的‘火’气。”
  “是吗?”我边说就边好奇地夹了一口吃,看到底怎么个苦法,因为是生平第一次吃这种东西,一口下去,好家伙,真苦呀,苦得我嘴都麻了。
  “啊,什么味儿呀?”我惊叹道。
  这时临桌的一位南方兵对我说:“你先别急,再吃几口看看。”
  好奇心又促使我吃了几口,这时我发觉我被这种“苦”麻木得口里开始放起凉风来了,那股凉风不仅把我的嘴凉得清爽起来,好象还凉遍了我的五脏六腑,这几天的满身“火”气荡然无存了。这时那位临桌的南方兵笑着对我说:“怎么样,这时不感觉苦了吧?是不是感觉凉了?”
  “对呀!”我回答说。
  南方兵说:“苦瓜能祛火,所以也叫它凉瓜。”
  我这才尝到了苦瓜这个“苦”的真正滋味儿,原来它还有这种奇效,于是我就连连尝起苦瓜来,越吃我越觉得我的内腑凉爽起来,我的精神也随之清爽起来,唉,这几天的“火”气终于被苦瓜这股凉气扑灭了,我从此记住了苦瓜这个名字。
  接下来的几天炊事班都没有断了苦瓜这盘菜,而且还拌着其它的肉类食物来炒,说也奇怪,苦瓜那么苦,却从来不会把同盘里的其它菜类也粘上“苦”,并不象鱼腥一样儿,粘哪、哪就有腥味儿,而苦瓜不是这样,你想吃我的苦味儿,你就吃,你不想吃我的苦味儿,我也不会去粘惹其它同盘里的菜类有苦味儿,我想这就是苦瓜的君子之德吧。但是我明知道苦瓜这么“苦”,为什么还偏偏爱吃这一口呢?因为云南夏天的气候,在飞机场干一天活下来,就会使人上“火”的,常吃苦瓜,天天能祛掉我身体上的“火”气,虽然吃起来当时苦,但是过后却带给我的是长久的清爽,使我不再饱受“火”与“暑”气的煎熬了,这才叫苦尽甜来呢,同时在生活的“苦”环境中再亲品苦瓜的“苦”,却别有一番滋味儿在心头,那就是对人生真谛的启悟,使我的精神境界得到了升华,那就是人只有敢于吃苦,才能在艰苦的环境下闯过一道道儿难关,正应了关于苦瓜的那句民谚:“人讲苦瓜苦,我说苦瓜甜,甘苦任君择,不苦哪有甜。”
  复员回到地方后,我一直不忘在部队时吃起苦瓜的那种“苦”滋味儿,于是吃饭时有时就向母亲提起苦瓜来,但由于东北不盛产苦瓜,一时半会儿母亲也想不起什么是苦瓜,这样就过了能有三年多没有再吃到苦瓜了。四年后的一天,忽然母亲从菜市场上回来说:“你都不知道我今天给你买了什么菜。”
  我问:“什么菜?”
  母亲把手里的方便袋一扬说:“这就是你前几年日思月想的苦瓜呀。”
  “是吗?”我惊喜地说。
  这天中午,母亲专门为我做了这道苦瓜菜,摆上来,家里人尝了一口,捂着嘴说:“这是什么菜呀?这么苦?能吃吗?”
  我兴致勃勃地说:“这叫苦瓜,能祛火,多吃几口就好了。”
  家里人说:“好、好,这盘菜都让给你吃吧。”
  我觉得他们挺奇怪,怎么这么说呢?于是我就夹了一口吃,这一口吃下去,让我苦得呲牙咧嘴,心里直纳闷儿,怎么跟我前几年在部队时吃的苦瓜味儿不一样了呢?怎么苦得象黄连?
  这盘苦瓜菜我只吃了二三口就没有再吃,只能埋怨母亲不会做苦瓜菜。第二天,这盘苦瓜菜更苦得没法吃,于是就倒掉了。但我一直考虑我为什么不能吃苦瓜了,看看周围的环境,再想想当兵时的那种环境,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当时部队的那种生活环境比今天我回到地方的这种环境苦得多了,正因为部队那种艰苦的环境才造就了我能吃苦瓜的苦味儿,而回到地方后,养尊处优的生活环境几乎没有什么“苦”可吃,所以再吃起这盘苦瓜菜来,却觉得苦不堪言,吃不下去,看来真象古人说的那句话,苦瓜是“君子菜”,也只有君子才能吃得起它呀!


本文编辑:踏雪寻梅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做回真实的自我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