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短篇小说 >> 内容

鼓胀胀的乳房湿漉漉的心

作者:黄海渔夫 时间:2005-11-22 20:27:17 点击:12975

.

  那个晚上,我急于要与一位远来的朋友见面,就约在“永和豆浆”的快餐店等着。
  店里生意非常红火,大厅里食客爆满,没有空坐。我用目光睃巡了一圈,想找一个幽静的角落。朋友来之前我想我起码要和一位自己感觉舒服的人坐在一起,当然最好是位漂亮的女人。我甚至幻想着有一次艳遇,许多关于艳遇的故事天天潜伏在我的心底,用我老婆的话说我就是贼心不死。今天是个绝好的机会。果然就在我浏览一圈后发现,在大厅最里面的一张餐桌上,坐着一个女人,一个看似孤独的女人。一身黑色的衣服映着一张白皙的脸,使她在众多的食客中显得卓尔不群。兴许正是因为她的卓尔不群,才没有人敢做在她的桌上。我装做寻找座位的样子来到她面前。
  我轻声问,这里有人吗?
  她甚至都没有抬头就说,没有。话语里裹着一股寒气。
  这很伤我的自尊,我想我还是离开的好。正当我准备离开时,她抬头了,说,还用问吗,就是我自己,坐吧。我估计她是看到了我的一身行头了,就这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你们应该知道的,我的肩上一年到头挂着个照相包,甭管真假,上身是一件玫瑰红的、胸前带着小花的T恤,下身是米色的彩棉裤子,看上去还是比较潇洒倜傥的。我自信就这装扮,足以征服许多女人。当然,我不是那种猎色的坏男人,我只是想让人瞧得起咱,不至于对咱嗤之以鼻。
  她的话使我感觉好了一点。我说了声谢谢,坐在了她对面。
  手机响了,朋友说已经到了XX地方。合上手机,看时间还早,我从包里拿出MP3听着,我最喜欢听邓丽君的《谁来爱我》,每当听到她如泣如诉的声音,我就会产生许多遐想。如果有个女人在我面前唱上一句谁来爱我,我敢给你打赌,我会说,我来!
  女人对我妩媚地笑笑说了句话,我看见她性感的嘴巴动了一下,没听清他说什么。
  我取下耳塞问,对不起我没听清,她重复说,新玩意还不少呢!我笑了说,这算什么,都是小儿科。
  她说,你有数码相机吗?我说,包里有一个不太好。
  她说,能给我照张像吗?
  我说,我的机子和技术都拿不出手。
  她沉默不语了。显然有些失望,眼里划过一丝凄苦,尽管是瞬间即失,可是足以震撼人心,这和她刚才给我的感觉大相径庭.
  我说,你如果不嫌弃就帮你照一张。我掏出了相机。
  她说,不是现在,我们可以约个时间照吗?
  可以,我想不会对我有危险,只要你不嫌弃。我开了个玩笑。
  她问,你是搞新闻的还是搞摄影的?
  我说我是小报的记者,专业摄影记者。
  她羡慕地看了我一眼说,唉!有个固定的工作真好啊!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眼睛里又流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凄苦。她吃完了东西,轻轻放下调羹,用纸巾慢慢擦拭着好看的唇,修长的手。末了,她大大方方地对我说,给我留个号码吧!我约你。这时我感觉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乃至真诚都透着一股无法拒绝的魅力。
  我给了她一张名片。她双手接过很认真地看了一眼,我耸耸肩自嘲地说,那些都是在社会上骗人玩的,你就当个联系方式吧!
  她把名片放进小包里,一扬头把搭在胸前的长发甩在背后,我见过很多女人都喜欢做这个动作,可是像她这样自然动人的几乎没有。
  她站起了身,伸出手笑着说,再见!
  我握着她修长的手指,感觉有一丝凉意嵌入我内心深处。此时我忽然产生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像是聊斋里那些善良的女鬼的气息,让我恐怖却又喜欢。
  我说,那就下次再见吧!
  她走以后,我才想起自己并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我想,这种漂亮女人的杀伤力就在这儿,你在她面前只能顺着她的思维和问题走下去,不过,凭我的感觉她还会找我的,因为我这个人不太像坏人,留给她的印象还是诚实的,我很自信。
  好像是在第二天,她打了我的手机,说有急事要见一面。
  我去了她说的地方。
  她说,你帮我拍一张好一点的照片,我要上网用。
  我说,你上网?
  她说,刚学的,为了谋生嘛!
  看出来,她已经精心布置了背景,她坐在沙发上,一个雕花茶几上摆放着一盆盛开的白杜鹃,生机昂然。身后是一个很高的花架,上面放了一盆吊兰,吊兰的叶茎长长地垂下来。她穿着低胸的内衣,甚至都可以看到深深的乳沟,超短的裙子遮不住修长的大腿。
  她对我说,要把我的胸部照得突出一些。
  我很纳闷,但不好问什么。
  我连着为她照了两张。
  她犹豫了一会说,人家还要一张胸部的特写。
  我中肯地对她说,网上有很多坏人啊,你可别听他们的。
  这一句话,好像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她甚至汪了眼泪,我看见她的鼻翼在翕动。
  她说,你这话就像我大哥说的一样,我一定拿你当亲哥哥待。
  我没想到就这样一句平凡的话,竟然打动了她。
  她说,我是为了推销自己,不得已的事情啊!人家就要看我的胸部。说完,她就要脱内衣。
  我说我不拍了。说完我就要走。
  她说我求求你了,我丈夫躺在床上病得很重,也许这张照片能救他…我听见她在抽泣,当我转过身来,我看到泪水早已模糊了她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我知道这女人身上一定有令人酸楚的经历,我感觉在这双泪眼面前,我灵魂深处那些‖邪‖恶‖的想法都被洗净了。
  我说,你丈夫在哪里?
  她说,在家里。
  我愕然,四处看了一圈。
  她说你别笑话我,这是我朋友的家。我家里很乱,也不方便,只好借了朋友的家用。
  一切出乎我的意料,一切使我措手不及。我说,我帮你照。
  她的〖屏蔽***〗高耸饱满,像一个哺乳期的少妇,在这对〖屏蔽***〗面前,我想到的是母亲。在母亲面前我只能想到回报。我觉得自己突然间高尚起来。
  街上已经华灯初上,她说请我吃个快餐。
  我说,还是我来吧!我们还去“永和豆浆”。
  她表示同意,我看出她的心情非常复杂,已经没有了我第一次见她的神采。
  我们找了一个幽静的角落,要了几样吃的。她做出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已经预感到她的事情不会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我说,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她说,真名?
  我说随便,只要好称呼就行。
  她说你就叫我韩昕吧,我在网上聊天用的是“寒星满天”,刚刚才改叫了“租赁〖屏蔽***〗。”
  我说前一个名字很好听,为什么又改了一个怪怪的名字。
  这时我就看见了她眼里有了晶莹的泪珠在打转,我知道这个问题一定戳了她内心的伤疤。
  我赶紧转移了话题,我说,韩昕,你结婚了。
  她说结了,爱人原来是百货公司的经理,后来做了三轮车司机,出车祸了,如今在家躺着。她说这话的时候像背课本,既没有悲伤也没有绝望,我想,她这些经历看来不是刚发生的。
  我们各自吃着面前的东西,沉默着。
  终于,她抬起了头,很平静地说,我是1991年从会计学校毕业,分到百货公司做出纳会计,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日子。后来家在农村的父亲患了肾病,花了很多钱,也借了很多的债最终也没留住父亲。为了还债,我挪用了6000多元公款。公司开展财务大检查,查出了我的问题,当经理出发回来知道后,就让我写了一个借条,他在上面签了同意,并主动找到检查组说我挪用公款是他同意的,自己又拿出6000元钱给我,让我及时把帐做平。我幸运地躲过了一场灾难。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对我,他说他喜欢我。那时他还没有离婚,后来他离婚娶了我,他就是我现在的丈夫黄海。可是,就在我们结婚的第三年,百货公司破产重组,被浙江人买了去,我们都下岗了。后来我们和朋友一起投资30多万承包了一个育苗厂,谁知那年的大水冲了育苗厂,血本亏尽,欠了银行一大笔债。卖了房子还了一部分。再后来黄海就在城里跑三轮出租。出了车祸,脑损伤,半清醒半糊涂,就剩下一条命了…肇事车跑了。至今医院里的帐还没结清。
  她哭了…
  她丈夫的事我过去好像听说过,因为她丈夫曾经是小城商界的知名人物,只是我一直没有见过。
  我说,你在外打工什么人照顾你丈夫?
  她说,是他的母亲。她说我想过死,但我没有勇气,也放不下他,日子总得过,家里只有靠我了。
  我问,你们没有孩子吗?
  她说,他和前妻有一个,跟着他了。我和他生了个女孩,我妈妈帮养着。
  我知道她肯定还有事情要说,因为还没有谈到照片的事情。
  她继续说,我现在刚生过一个孩子,孩子生下满月就被人抱走了,
  为什么要被人抱走?
  本来就谈好了的。
  我说,不是你丈夫的?
  怎么会是他的呢!他已经不行了。
  我用探询的眼光看了她一眼。
  我只知道那个人是个卖酒的商人,可能很有钱,叫什么名字我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去年冬天,我到外地做保姆,在保姆市场上被一个中介所看中介绍给一个老板。老板问我有没有生育能力,他说他很有钱,妻子不生育,想借腹生子。如果是生了男孩就给五万,生了女孩就给三万。我一开始不同意,这算怎么回事,太丢人了,但想到瘫在床上的丈夫欠下的债,豁出去了。就和人家谈,我说我家里如何困难,提出是否给多一点,老板说如果满意,可以加钱。老板特别喜欢我,答应男孩八万,女孩五万,条件是生过孩子后就走人,不准纠缠,今生今世不得认孩子。我答应了,住进了老板租的房子,过起了贵夫人一样的日子,像是被人豢养的宠物。怀孕以后,我每天都按照营养师给的食谱进餐,有专人陪着到空气新鲜的地方散步、游玩。我感觉那个老板非常呵护我,也非常尊重我,自从怀上孩子后,就再也没有碰我,你知道,作为女人我偶尔真的想他和我做,可是人家不。来看我的时候,发现我心情不好,还给我讲故事、讲笑话。孩子生了是男孩,他雇了两个女人伺候我,让我感觉到了做母亲的幸福。你知道吗!我知道满月后就要和孩子分离了,心里又非常难受,真的想抱着孩子跑掉,可莫说跑不掉,就是跑掉了我又如何养活孩子呀!
  孩子满月后,人家支付了八万元给我,另外又给了五千块钱身体营养费,人家待我真好。出了他的家门后,我真是撕心裂肺啊!可是又不敢哭。为了再看看孩子,我在那个城市又住了一个晚上,可是第二天我再去看孩子,人家都走了。我怅然若失地回到了家。把欠医院的帐还了,还有一小部分,医院里说不还清帐不再收治他。
  你知道,我现在还是一个哺乳期的母亲。或许是因为在那个老板家营养过好的缘故吧,我的奶水忒多,每天都要挤出很多,我知道,如果没有孩子吃,要不了多久,就没了。真的,我很想孩子吃奶的感觉,我还没有做够母亲。我期望为孩子喂奶,哪怕是别人家的孩子。前几天,我忽然想,我如果把奶水商品化了,不是很好嘛!既可以和孩子在一起,又可以挣一部分钱。我就在网上起了个网名“租赁〖屏蔽***〗”。谈了几个都是外省的,距离太远。最近谈了一个是本市的,说孩子刚生下来没有奶水,要看我长得如何,还要看我的〖屏蔽***〗照片。怕照相馆里张扬出去,没有办法,只好求你了。这也是天意,也是缘分。
  听她讲完,我心里酸酸的。
  照片发出去的当天,她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我,那个男的要见见她,见面谈价格,他说他希望我参加谈价,我说我是外行,再说人家对方同意吗?她说行。
  见面是在一个饭店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和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见我们两人去了,没有太大的反应。我第一感觉这个男人好像在那里见过,但一时又想不起来。男的说,我们边吃边谈。
  女的说,我不是没有奶水,我怕喂奶破坏了我的体形。她这句话的意思是自己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她惟恐别的女人瞧不起自己。我很厌恶她这句话,好像别人就不需要保持体形一样,时时彰显着自己的优越性。
  男人说,我们互相之间都不要打听隐私,孩子满周岁后,就结束租赁。你们出个价吧!
  韩昕说,如果只喂白天,一天50元。
  男人说,孩子饿了哭起来夜里咋办?韩昕说如果夜里要喂,我就得住在你们家,方便吗?
  男人略微思索了一下,可以。
  韩昕说,可以是可以,咱得先把话说前面,如果夜里也喂,一天一夜得100元,还有生活上要好一些,我吃得好了,是为了你们的孩子,不是为了我。
  男人说有点贵了。韩昕说贵了就算。
  那个年轻的女人嘟起嘴说,不就是你两场酒的钱嘛!难道你的儿子还不如你那些朋友值钱。
  男人说,好好,就听你的,100元定了。
  韩昕说,我什么时候到你们家?
  男人说,明天,我来车带你,你们对外不要说当奶娘的事,也不要说在哪做的,我们家的事你不准对外讲。
  韩昕说,可以。但你们得按月付钱,月头付。我家里就靠我这点钱生活哩!
  韩昕去上班了,我一直牵挂着,我看那个女人不是善茬,不是个饶人的主,我担心韩昕会受气。大概是一个星期的样子,韩昕在街上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还不错,女人也不上班,两人在一起还说说话,只是一想起自己的那个孩子心里就想哭。我不知如何安慰她,我就说,时间长了慢慢就会好的,何况那个男人又好,他还不疼自己的孩子啊。她又说,她怀疑这个女人是男人的二奶,因为,有另外一个女人会打电话找他,他天天撒谎说在开会。这个生孩子的女人叫夏林,夏林一听见女的来电话就生气。男人挂了电话还得哄夏林。她说,挺好玩的。
  
  
  
  时间过得飞快,半年后,我看见韩昕时,她比以前更加白了。而且是白里透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母性的美,但神情有点憔悴。
  她告诉我,他的丈夫情况不好,已经不进饭了,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了。她还告诉我,那个夏林因为长期在家里呆着无事做,闲得慌,天天缠着那个男的让他安排工作,听说到土管局上班了。韩昕说,你看人家多能耐呀!说上班就到一个好单位上班了。我要是有一个固定的工作,把孩子接来上学,该有多好呀!语气里流露出不尽的羡慕和感慨,随后叹了口气说,俺这是什么命呀!我说,那个孩子张得如何?改天我去看看?韩昕说孩子吃得又白又胖,可逗人喜爱了。等他们都不在的时候我打你小灵通。
  我接到韩昕的电话正好离她不远,赶紧赶了过去。韩昕把门打开后说,孩子已经睡了,我悄悄走进卧室,看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酣睡着,非常可爱。
  韩昕把我拽到客厅,兴奋地对我说,我可能也要有工作了。
  我说,不可能吧!
  她说,那个男的说了,等孩子满周岁,就帮我安排工作。
  为什么?我问。是不是那人?
  韩昕嗫嚅着说,人家许诺能给我找到工作。
  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呀你!
  韩昕说,这个男人还夸我是他接触的女人中感觉最好的一个呢。再说,我也是…
  我说,韩昕你这是对自己不负责任呀。
  她说,我是为自己的将来负责任。
  我说服不了她,我说,你好自为之吧!
  正说着,有人敲门,韩昕说,你快藏起来,可能是男的过来了,他最反对带人来的。我急忙躲进盛杂物的小卧室里。
  男人一进门就说,韩昕呀!这几天老女人盯得紧,我都不敢过来了,还有那个夏林也开始怀疑我了,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来!快点。韩昕知道我在屋里,有点不好意思。
  韩昕说,我今天有点不舒服。
  男人说,你不是说最喜欢和我在一起吗!怎么啦,不想要工作啦!韩昕说,那就快一点吧。
  我就听见悉悉梭梭脱衣服的声音。
  男人说,就在客厅吧,我的美人,你会叫呀,别把我的宝贝孩子叫醒了。
  我开始听见韩昕不停的呻吟,男人说,你的〖屏蔽***〗真饱满啊!像发面馒头,我要吃几口,我都记不得吃奶的味道了。
  韩昕说,你轻一点,你的牙…...
  男人说,你别在这做奶妈了,孩子就让他吃夏林的奶,我另外再给你找套房子,奶留给我吧!我工作很忙,身体明显透支,人奶是最有营养的….
  我的脸开始发烧…..我想冲出去….我想离开这个地方。可是,我只好堵上耳朵…….
  等到韩昕来敲门的时候,我都要睡着了。她说他走了。
  我看见韩昕脸颊绯红。
  我说,韩昕,这一切你打算到什么时候结束。韩昕说,等他给我安排了工作我就离开他。
  我说,可能没有那么容易,要是他给你安排工作了,你就成了他固定的情人了,不信走着瞧。
  韩昕说,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你说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得拒绝他,离他远点,我感觉凡是这样的人早晚得出问题。
  韩昕说,我也担心,可是已经这样了…….
  我说这个男人真无耻,还和自己的孩子争奶吃。
  韩昕说,人家用钱买来的,谁吃都是奶。
  我说,你真是傻呀!
  我说,他吃孩子也吃,孩子能够吗?够了,只要营养跟上,我的奶水就就像泉眼,人家啊除了工资以外还偷偷给我小费呢……
  大概过了一周的时间,韩昕突然打我电话,说自己在医院里。让我去看看她。我考虑可能是她丈夫不行了,就急忙感到医院。
  韩昕伤了,韩昕的眼睛周围是青紫色的。自己住了一个病房。韩昕告诉我,那个男人的大女人带了自己的儿女跟踪到了夏林的住处,夏林不在,把韩昕当成了男人的二奶,不容分说痛打了一顿。我想说也说不清,夏林不在家,孩子在我怀里。老女人说,要是不离开苟书记,要找人把我灭了。要是知趣地离开,把孩子留下给她养,给我一定的补偿。那个男人为了把夏林隐藏起来,非叫我承认是他的情人不行,让我把事情都揽过来。你说怎么办?
  我说,你不该做这个冤大头呀。
  韩昕说我向谁辩解,人家根本就不听,人家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人家肯定会毁了我的。
  我一狠心说,你要她二十万,看看她们答应不。反正工作也找不到了。就算对你今后生活和教育你孩子的补偿。
  没想到韩昕真拿到了二十万,而且是现金。老女人对韩昕说,我会把孩子养好的,只要你离开苟书记,今后就不再找你的事。
  韩昕出院不久,他的丈夫就因病情恶化去世了,料理完丈夫的后事,韩昕就走了,据说是回到农村娘家去了。
  
  贾洪钟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本文编辑:一方小石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开会记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