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短篇小说 >> 内容

香甜的粽子

作者:曲阳 时间:2005-12-26 21:37:58 点击:1898

.


挨饿的年代远去了,从七十年代走过来的冬阳无法忘记那一段挨饿的记忆。
冬阳出生在七十年代一个偏僻的山村。山连着山,寒鸦飞过的时候还要在山头停下来歇一歇。黄土高坡,一片不毛之地,只有几棵老榆树不嫌弃地点缀着这个贫瘠的小山村。
冬阳出生的时候,正赶上中囯一场空前的浩劫。成长的岁月,也是挨饿的岁月,山坡上的榆树皮也被人剥着吃完了。冬阳的记忆里,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没有吃过大肉,更不用说鱼肉白米饭,连白花花的小麦面也仅有在过年的前三天每个小孩分上两个馒头。但在冬阳的记忆里,那一小碗拌着白糖的大米饭,和那个女人哀怨的眼神永远无法从记忆里抹去。三十年后的今天当他说起时依然潸然泪下。
端午节是农村隆重的节日,家家户户的门上插着新绿后的柳条。大丫头出门上学了,骨瘦如柴的女人颤悠悠地爬上灶台,双膝跪着伸手从隔板拿下一个白瓷小碗,小碗里盛着半碗似曾见过却又不相识的东西。
她探出头向厨房门口张望了一下,喊过来冬阳,极小心地用筋脉突兀的手抺了抺碗口上碰着的脏垢递到冬阳手上。一双极小且结着愁怨的眼睛沮丧地瞅着脏兮兮的小手,喃喃地像是对自己又像是对冬阳说:“吃,吃上,好吃的,趁你姐姐不在……”冬阳吸着快要流下来的鼻涕,埋头吃着,很快,就见底了。
吃着,很甜。冬阳贪婪地望着底朝天的碗,摸不着头脑地寻思这是什么?这般好吃,且仅有这么一点,还不够塞牙缝。
女人哀怨地望着眼前的馋猫,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沉重地落进了冬阳的心里。
端午节了,大丫头县城的同学给了一小碗说是叫“粽子”的东西,其实是蒸的大米饭里加了一点白糖。大丫头没舍得吃,带回来给了妈妈。女人没舍得吃,藏进灶台前的隔板里。隔了一夜,女人没舍得吃,她想让冬阳尝一尝什么叫“粽子”。大丫头在时女人没敢让吃,她怕丫头生气,担心丫头难过。
二十五年后的一个冬天,雪下得很大,这个山村的旮旯角里都罩上了一层厚厚的雪。女人躺在冬阳的怀里,断断续续地念叨着:“吃上了,吃……上好……吃的了,我儿……买好……吃的了……”念叨着,恬静地睡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
女人是冬阳的母亲,那一年,女人六十六岁。那一年,冬阳三十岁,已是都市一个不愁吃,不愁穿,大米饭加鱼加肉也找不到香味的人。
那一场雪后,冬阳不想呆在伤心的北方,一如漂流瓶漂流到了千里之遥的南国。
第二年的端午节到了,他没吃上粽子,他还怀念着二十五年前的那碗“粽子”。
电话里传来一阵熟悉的且有温馨的声音,又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粽子冻在冰箱里,过年回来蒸热吃!”
那一夜,冬阳失眠了,辗转反侧睡不着觉。生命里竟这样奇迹般地出现两个女人牵着他,挂着他;这一份牵挂竟奇迹般地系于不同时期的粽子上。
北方的冬天真冷,户外,冷嗖嗖的。路上的行人裹着大棉衣缩着脖子急匆匆地行走,冬阳随着人群回到了家,家里很暖,暖气烧得正旺。女人从冰箱里取出包得有棱有角的粽子,翠绿的竹叶儿鲜亮鲜亮的。一阵咕咚咕咚的声响后,她拿出一个个热气腾腾的粽子笑语盈盈地递到冬阳手里。
“吃,趁热吃,你爱吃!”她一边招呼冬阳坐下,一边一个劲儿絮叨。
阔别半年之久的粽子啊,就这样汗津津地来到冬阳身边。尽管冻了的粽子没有了香味,淡了甜味,冬阳吃得很甜,甜在心里。女人看着冬阳吃得也很甜,满意地笑了。
冬阳梦见自己过年回家了。
第二天清晨,冬阳梦醒了,泪在眼角滑落,冰凉凉的,打湿了枕头,也打湿了冬阳的心,潮潮的,像海风刚拂过。
女人是冬阳的又一个娘,是他的岳母。
冬阳是我,叙述了一个平凡而真实的故事,在夜半时分。
  

本文编辑:丰雪心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B级授权
  • 上一篇:城市之癣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