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短篇小说 >> 内容

全悔大师艳闻

作者:寻梦 时间:2007-11-23 10:28:05 点击:2020

.

    万里终南山西端,群峰林立,风景优美。其中有一山,名曰“五仙山”。山上有 一洞叫“五仙洞”,洞里住着一位法号全悔的高僧,据说他独居此山已经四十年了。
    他没有弟子,也没有同行。生活也很简单:早上诵经;中午略务生计;晚课后对月祈祷,然后拿出跟随他四十多年的那只竹箫,往往弄到箫声凄婉,露珠晶莹,泣不成声,……
    据说全悔大师是海外某地一位才子,正在一皇家军校深造,马上就要获得少将军衔。他有一个品貌兼优的表妹。他们青梅竹马。也许是一种缘分,他从小就有一种朦胧意识,认为他应为她而生,为她而死。尽管表妹有一种痼疾,几欲丧生;但越是如此,他越觉得她可爱,越觉得她应有人照顾,那么,这个人就非己莫属。表妹早想对他以身相许,但她担心误了表哥而主意未定。幸而三年前遇一奇人,用一种特殊疗法,现已卓有成效。于是两人欲订秦晋之好,但是为了表示敬重,全悔一心要以少将军衔为结婚时的进见礼;表妹也要以健康之躯相赠,于是一时尚未结合。
    另外,聪明的表妹为了他的事业,规定每 双月三十见面一次;而且早去晚归,其余时间一概不见。这样,他们见面的机会几与牛郎织女比肩。
    愁人知夜长!这年八月,好容易才挨到三十日,正欲出发,忽有朋自远方来。等应酬结束,已残阳如血,便匆匆上路。
    奔到表妹的小院前时,已明月高悬,树影斑驳。他想:得稍定神气,整理衣冠方可前行 。无奈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只好稍息片刻,再做理会。
    他站于树下,注视着大门,忽然发现门口有一人。仔细一看,是一陌生年青后生,正探头探脑地向里张望,他是谁呢?来此干什么?想着想着,不禁大怒,上前小声喊道:“站住!”                      
    那人慌忙欲逃,他冲上去只一拳,便将那人打昏在地,拖到明处,发现怀抱一包裹,内包一件翠绿抹胸,质地松软,轻若鸿毛,异香扑鼻。他顿时想破门而入问个究竟,但转念一想:问了又能怎样,不如登上高处以探虚实。
    院内月光溶溶,花草繁茂;小楼门户半开。表妹正在院中徘徊,若有所待,还不时去大门口倾听,或向外张望,…… 此刻全悔怒火中烧,随手将那衣服碎尸万段,还不能解恨,便又化为灰烬。才愤然离去。
    月余传来表妹旧病复发的消息,不知怎的他一又生怜悯之心。不几日忽有表妹手书,约他去见最后一面。他终于中了魔似的当即出发。
    到家时,表妹已气息奄奄。一见故人,泪光点点,哽咽不止。从她断断续续的言词中可以听出她是说,我不能陪你,看来是天意。前几次虽未走,但我认为气数已尽;没想到又遇一神医给我一件宝衣,它是用药物喂养之禽的羽毛编织,然后用牛、黄麝、香鹿茸等保养三载而成。穿之便能醒神开窍、涵养气血、调和阴阳进而起死回生。本来约定上月三十晚,他云游路过此地附近,会托人再送一件,当能痊愈,没想到在他的一再叮咛(小心被劫) 下,还是被人抢去,送衣人也在第二天才苏醒。说完不胜悲戚,接着昏了过去。
    全悔听后双腿发软,跪于榻前大哭,也不管她是否能听见,便一口气说完了那夜的一幕,……
    她终于醒了,凤眼微睁,但气息更微弱了。从她断断续续的言辞中可以听出她是说:别在抱怨你自已,即使如此,这也是天意。这只能证明我福分浅薄,不能享受你的恩德,至于我欠你的,下辈子再……又昏死过去。
    在众人的哭喊声中,她又苏醒过来。这时她异常平静,但几乎不能言,只静静地看着全悔,好久又以手指墙。墙上有一只竹箫。全悔赶紧送上。她又说话了,但声音极其微弱。她是说:今天当别,无以为赠,这只箫是我用了十多年的,我将它……
    她终于在众人的呼唤声中返回仙籍。此刻,全悔如五雷轰顶,……
丧事结束后,他神志不清;半年后,他疯疯癫癫,不知所向;三年后来到此山,以全悔为号盾入空门……
    据说他的出家,不是为了修行,也不是为了忏悔,更不是为了赌罪或求得一颗英灵的谅解,而是为了温那颗孤独的心。




本文编辑:一方小石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镇长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