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短篇小说 >> 内容

黑色之城

作者:骆骆 时间:2008-11-9 12:42:40 点击:2314

.

  夜,清冷,静。
  辗转反侧,骆心仍无法入眠。那声音又来了,似乎是野猫的哀号。骆心坐起,把眼投向窗外。
  黑暗中闪过一道亮光,骆心惊诧地看见一只浑身闪耀着银白色光辉的小猫跳上自己的窗台,用它的爪子轻敲了一下窗玻璃。骆心忙走到窗前,那小猫竟一闪,钻进夜幕中去了。骆心披上外套,走出家门,向小猫追去。
  小猫的身影若隐若现,骆心在黑暗里跑得气喘吁吁。
  “等等,你——究竟想带我去哪里?”骆心忍不住喊。
  夜风吹来阵阵稲麦香,骆心停下脚步。“这是……田野?”骆心脚下生出阵阵寒气来。
  “一、二、三……”骆心见小猫在黑暗中一跳一跳,“难道是十二生肖田埂?”骆心不觉后退了几步。
  银白色的光辉在属于虎的生肖田埂上一闪,消失了。
  骆心四周成了一片死寂。黑暗的恐惧紧紧抓住骆心,骆心不能前进,不敢后退,只得双手抱在胸前,将外衣紧紧裹住。
  “你已经到了。”不知谁说了一句,骆心脚下的泥土开始移动,几秒钟后,骆心见到了光明。这是一间宽敞明亮的客厅,头顶是自动旋转的水晶灯,黑白相间的地板上铺着红色地毯,精美的天竺葵花纹装饰的柔软而宽大的地毯,古朴别致的欧式桌椅整齐排列在那儿,桌上已准备好丰盛的晚餐,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好像在等待客人,”骆心走进餐桌,“可是,午夜有谁会来这里呢?”
  “请坐。”一个声音响在客厅上空,温和而亲切。
  骆心疑惑地看看四周,声音又传来了:“请用夜宵。”
  是为我准备的?骆心不安地坐下,银制的刀叉自动移过来,金盘子里的食物看来十分诱人。
  “这里好奇怪,”骆心轻轻地说,“我好像来到了皇宫。”
  可这里的主人似乎没有恶意,骆心想着,又扫视一下四周。
  空荡的大厅水晶般泛着亮光,白色的大理石柱古朴典雅。雕花的长椅斜对着透明茶几,骆心站起来,向大理石柱子走去。
  怎么回事?几双看不见的手在背后推着自己,骆心被带到一间小房间门前。有人自动开了门,几双看不见的手推骆心进去。
  “晚安。”那温柔亲切的声音又响起。
  好像有人退了出去并关上了门。骆心四周又寂静下来了。
  一切是新的,纤尘不染,精制的檀木衣柜,镶着金边的梳妆台,一架古朴的钢琴。骆心发现装饰地毯的天竺葵有大红,紫红和胭脂红就是没有玫瑰红,连床上的被褥也没有玫瑰色的,似乎这房间的主人很喜欢天竺葵,却不喜欢玫瑰红。黑色天鹅绒的袍子放在床沿,好像等待有人拾起,骆心褪去外套,拾起天鹅绒袍子披在肩上。顿时,一阵倦意袭来,骆心不支,竟躺在床上睡去了。
  
  “醒醒,骆心!要迟到了!
  骆心睁开眼,回到家里了!抬起手腕,已经过了早自习的时间了。“糟了!一定会被老夫子骂的!”骆心慌忙跳起,洗涮完毕,向学校冲去。
  “骆心!”正网办公室走的沐被骆心撞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骆心慌忙解释道,“我赶时间!班主任办公室在哪?”
  ……
  夜凉如水。
  骆心久久不能入眠。昨夜是梦是幻?
  一道银光闪过,野猫的哀号又起。
  骆心推开家门,看见浑身闪耀银白光辉的小猫“喵——”钻进夜幕中去了。
  骆心犹豫地立在门边,暗吸一口气,难道,这都是真的?
  “喵呜——”小猫不知何时跳到骆心面前,用她蓝宝石般的眼睛盯着骆心,骆心见她的眼神凛冽而凄冷,不禁大了个哆嗦。
  小猫昂首,转身,用自己高贵的头颅向骆心微微点了一下头,似乎懂得骆心的犹豫,要骆心信任她。
  银白色的尾巴一甩,向前奔去。骆心不由自主跟随小猫,到了十二生肖田埂。
  如昨夜那般,银光闪过,骆心又回到了那个大厅。
  依然是准备好的美味佳肴,诱人的香味铺面而来。美妙的小提琴曲奏响。
  又有双看不见的手将骆心推至桌边,按在椅上。
  汤勺自动浮起,将汤送至骆心嘴边。
  “我自己来。”骆心尽量放平声音,克制内心的恐惧。
  汤勺搁下来了。骆心拿起刀叉,小心翼翼地品尝食物,连喝汤也不发出一点声音。
  美味的食物令骆心振奋不已,又有几双将骆心推到昨夜的那扇门前。
  骆心抬头见房帘是串串珍珠缀成,金饰的匾上闪耀着四个字:婉贞茗屋。
  好像在哪听过,“婉贞”是个名字吧?
  骆心见一切入昨晚那般,镶着金边的梳妆台,雕刻着凤凰的檀木衣柜,古朴典雅的钢琴,甚至那件黑色天鹅绒袍子都在固定的位置,似乎无人动过却澄亮如新。骆心走进梳妆台,这是典雅欧式风格,镶着黄玉的矮凳闲得别致精巧,骆心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是什么。
  骆心拿起桃木梳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奇怪,我的头发没有盘起来呀,而且我从不用发夹,镜中的我怎么……不对,不对,究竟哪儿不对劲?骆心想起湘曾经说过,午夜是不可以对镜梳头的,否则会……骆心瞪圆了眼睛,一个令她惶恐的念头跳入脑海,难道镜中的不是我?那是谁?是谁?骆心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颤抖这,骆心急忙向后退,手里的桃木梳子抖落在地上,一闪,消失了。
  骆心更是魂飞魄散,那个镜中的自己居然向她微笑,那种校,诡秘而幽暗,那不是人的笑容,绝不是!
  骆心转身向门冲去。快离开这儿!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
  说时迟,那是快,骆心拉开房门的一刹那,一道黑影拦在她面前。
  骆心惊魂未定,来人一身黑色披风将全身裹着严严实实,长长的黑发又遮住了眼睛。骆心一头扎进他怀里。
  “你?”骆心抬头,因恐惧脑中一片空白。
  “我等了好久,”黑影说话了,“你终于……回来了。”
  骆心站定身子,头脑清醒多了,“我记得了!你是上次我梦中……在城堡里见到的那个人。”那么,这儿是——幽灵城堡?!
  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骆心颤声问:“你,究竟是谁?”
  那人并不回答,只用手托起骆心的下巴,呓语般的说:“还真是……像呢。”
  难道又是因为自己和某个人很像?那个人,她是谁?是他的妻子吗?骆心脑海中翻腾着千万个问题,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应该尽快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人,一刻也别停留。
  可是我还没看清那个人的面孔,他如此幽暗,如此神秘,如此令我好奇……骆心没有推开她,好奇战胜了恐惧,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长发下那张若隐若现的脸。
  黑衣男人俯下身,迫近骆心的脸。骆心看清那是一张英俊的脸,似曾相识,但,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而且眼神好像有些不同,那本该是温和明亮的眼神啊,为什么如此冷冽、复杂而有幽暗呢?
  男人美妙的鼻尖快碰到骆心的脸了。骆心这才从思绪中回来,想离开男人的视线。这时,男人嘴角泛出一丝笑来:“还是……有些不同……我又忘记了。”
  男人抱歉地笑笑,将骆心扶正,温柔地说:“你怕吗?”
  骆心犹豫地摇摇头。
  “一般人会害怕,吟哦日这里是幽灵城堡,——习惯上我们叫它‘黑色之城’,而我,就是幽灵城主。”男人微笑着解释,“但我不会伤害你,你可以放心在这里住下去。”
  “我要在这里住下去吗?”骆心大惊。
  “如果你愿意,每天晚上你都可以住在这里,你看,这些衣柜、梳妆台、钢琴和这房间的一切都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那晚餐、迷人的灯光还有浪漫的音乐,也都是为我准备?”骆心惊诧不已,“为什么?”
  “不需要理由。好了,晚安。”男人很有风度地挥了挥披风,转眼不见了。
  “我,我还有话要说!”骆心知道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不由变得胆大起来,“请等一等!”
  “如果你想和我聊天,你对着天花板说,我会回答你的。”温柔的声音飘在上空。
  骆心愣了一下,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不会是在童话里吧。
  “这儿是幽灵城,那么,你也是幽灵吗?”尽管不知道该不该问,但骆心还是问了。
  “或许你这么认为,”天花板上传来笑声,“但或许不是。”
  他的话总是那么耐人寻味,骆心有些困惑了。
  “原来,幽灵并不是很可怕,”骆心睡着时,嘴角泛出意一丝笑,“他也是会笑的……”
  
  “骆心!你又迟到了!”沐正在帮班主任整理试卷,一抬头,见到慌慌张张跑进来的骆心,诧异十分。
  “骆心,你以前从不迟到,最近怎么了?”班主任不带表情地问。
  “我……“骆心涨红了脸。
  ……
  
  骆心站在窗前,今晚有月光,更显得夜凄冷、寂静。
  听到野猫的哀号,骆心不再恐惧,只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是否要再打开家门,追那银白色的小猫。
  不能去了呀,骆心对自己说。就算对那幽灵堡主十分好奇,也不能忘记他毕竟不是人类,那可是幽灵之城的主人啊。何况,自己天天如此不但影响学习,还会惊动家人,如果有人知道自己每晚与幽灵相会,后果会怎么样?骆心不敢再想下去。
  可是,银白色的小猫还在门前等候,“喵——”凄清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手刚碰到门柄又缩了回来,骆心定定神,无论如何,不能再去黑色之城了。
  
  清早,骆心两眼布满血丝,一脸憔悴。
  湘走过去拍拍打呵欠的骆心,关切地问:“心,昨晚没睡好么?”
  “我,一夜没睡。”骆心闭上眼睛,“好累。”
  “为什么?”湘吃惊地说,“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还不是因为那只猫——”突然,骆心两眼发直,浑身颤抖,惊恐十分。
  湘忙扶住骆心:“怎么啦,怎么啦,骆心?”
  “他,他怎么会在那?”骆心失声尖叫。
  “谁?你看到谁了?”顺着骆心的视线望过去,湘只看见教室外的护拦和空空的走廊。
  “骆心,是谁呀?你快说呀!”骆心的表情把湘吓坏了,湘大声的叫嚷被刚进教室的男生阻止。
  “那儿,那儿,幽灵褒主,”骆心急促说着,用手指着那个方向。
  “走廊那什么也没有啊!”湘急了,“心,你是不是中邪了?”男生沐忙拉开湘,骆心的手放了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怎么回事?”沐问。“没事,”骆心深吸一口气,“可能我眼花了。”
  沐怀疑地看着骆心。湘在一旁喊:“老师来了”。
  骆心抬头,看见平时和蔼可亲的数学老师,他三十多岁,相貌俊朗,戴着银丝眼镜,一脸阳光般的微笑。不对,不对,骆心仔细地盯着那双明亮温和的眼睛,一个劲的摇头,数学老师很奇怪,摘下了眼镜。正在这时,骆心眼前浮现出幽灵城主冷冽、幽暗的眼神以及他一脸愤怒的模样,那样几乎想吃人的表情是骆心从未见过的。而且,透过意识,那个黑色身影仿佛正站在老师身后,用尖刻的声音指责骆心:为什么不来?为什么无视我的等待?为什么违背诺言?为什么?!那声音声声刺耳,骆心抱住欲裂的脑袋,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昏倒在桌椅之下。
  骆心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看到没有戴眼镜的数学老师,骆心又发出医生尖叫。湘忙上前抱住骆心。骆心抖抖索索地问:你、是、谁?
  沐和数学老师面面相觑。在沐的意会下,老师戴上了眼镜。
  看骆心平静下来,沐对湘说:你先好好照顾她,如果有需要,马上通知老师和我。湘点头。沐和数学老师离开了病房。
  数学老师的眉头紧锁,严肃地对沐说:把你所知的全告诉我吧。
  沐点头。
  听完沐对幽灵之城堡的讲述,数学老师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顿了顿,数学老师用他特有的语调对沐说:今晚你陪骆心到我家来,我给你们看几样东西。
  
  骆心不安地问:老师他生气了吗?我居然把他当成了幽灵。。。他会怎么想呢?
  沐安慰她说:“别担心,老师没有生气,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他要给我们看几样东西,那些东西与你的梦有关。
  骆心更加不安,究竟是什么东西,与幽灵城主有关?
  沐突然停下来,一脸正经:骆心,你是不是觉得数学老师与幽灵城主很像?那张脸,那眼睛,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骆心大惊:“你也这么认为?”
  “不,我第一次见到幽灵城主就这么想了。”沐正视前方,肃穆十分,“只是,数学老师和幽灵城主的年龄相差较大,我只是怀疑他们之间可能是兄弟关系,但不确定。”
  “快走吧,也许老师会为我们揭开谜团。”沐加快了脚步。
  
  “你们来了。快请进。”数学老师将骆心和沐领进来,不等他们问,老师抱出一个大檀木箱子,拂去上面的灰尘,打开来,意会沐和骆心去看。骆心拿起那用红丝带系好的画卷和相册,犹豫地拆开来看,那不过是美丽的年青女子,温柔娴静,但是,谁会这么有心,将她的画像和照片保存得如此之好,不染纤尘还熠熠如新?骆心和沐疑惑地看着老师。
  老师微笑着从箱底取出一张相片,递给骆心。骆心瞪大了眼睛。
  “这是仅存的一张了,”老师说着,“他是我哥哥,十年前突然失踪,我一直以为他死了。”
  “那这穿着婚纱的女子,是他的妻子吗?”骆心问。
  “是的,她就是我哥哥最爱的女子,名叫婉贞。”
  “婉贞?”骆心失声叫道,“她叫婉贞?”
  数学老师敛去了笑容。“婉贞十年前就去世了,她死后,我哥哥非常悲痛,将所有婉贞用过的东西全部焚毁,包括那些古典家具和一架名贵的钢琴。”
  骆心立刻明白幽灵城堡里的那些摆设为什么那么古朴别致了。
  “可是,这只箱子为什么会留下来?”沐问。
  “说来也怪,那场大火之后,诱人说她根本没有从火里走出来,但我们又找不到她被焚烧的痕迹,只有这只箱子深埋地底,是我不经意间挖掘出来的。”
  “真的全化为灰烬了?”骆心问,“他就那样消失了?”
  “是的,就仿佛从人间蒸发了,”老师顿了顿,接着说,“友人告诉我,我各个被幽灵带了,可我不信。”
  骆心难以置信地问:“他、他十年前就被幽灵带走了?”
  如果他就是幽灵堡主,依然保持着十年前的模样,那么,他究竟是什么?人还是鬼?幽灵还是……?骆心的脑海一片混乱。窗外,野猫的哀号又起。
  “骆心,你怎么了?”沐大惊失色,骆心难以忍受头痛欲裂,尖叫一声,奔到门前。
  “快拦住她!”数学老师叫道。
  沐飞快地跑上前去。那撕心裂肺的叫声愈来愈响,骆心看见银白色的光辉在窗外划了一道弧线,挣脱开沐的手,发疯似的冲出去。
  快回到他那儿!回到黑色之城去!是什么钳制了骆心的意识,骆心急快地追上那只小猫,消失在十二生肖田埂上。
  为什么如此幽暗?这儿不是明亮的大厅吗?白色的大理石柱呢?在哪里?如水晶般泛着亮光的各种餐具呢,古朴的大理石柱呢,为什么如此死气沉沉?没有浪漫的音乐,没有迷人的灯光,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
  “幽灵堡主,你在哪儿?”骆心大声喊。
  没有回音。
  骆心的恐惧开始上升,仿佛血就要凝固了。
  “幽灵堡主,你在哪里?”骆心又喊了一声。
  仍然没有回音。骆心快绝望了。
  银白色光辉在前方一闪一闪,骆心忙跟上去。骆心触摸到门了。“喵呜——”银白色定在那儿,骆心看到了串串珍珠,这是婉贞茗屋?可是,连门上的光辉也隐没了吗?
  推开门,骆心借银白色光辉辨认出各种东西的轮廓。走到梳妆台前,骆心看见了镜中的自己。镜中的自己盘着古典式头发,穿着暗色晚礼服,真的十分像画上的婉贞。可自己不是婉贞,不知为什么这样想,骆心走到衣柜前,无意识地拉开衣橱,那儿恰恰有一件玫瑰色的晚礼服!“幽灵堡主,你在这里吗?”骆心朝天花板喊。
  小猫突然不见了。四周又是伸手不见五指和死一般的寂静。
  “幽灵堡主,你在哪里?我回来了!我已经回到这里了!”骆心声嘶力竭地喊,“你快出来见我!”
  四周恢复了一点光亮。
  骆心看见几个模糊的影子在晃动,一个惨白的面孔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两对尖牙,向骆心扑来。
  “救命!”骆心冷汗直淌,连连后退。
  “不要过来!不要!”骆心看见那几个东西眼里发着幽暗的蓝光,额前隐约现出六芒星的封印,嘴角滴着血,越发狞狰可怖。
  “不要过来!走开!走开!!”
  骆心听见从天花板传来风卷衣袂的声音,一阵刺耳的嚎叫后,四周又恢复了寂静。
  睁开眼睛,黑色的风衣,黑色的身影,黑色的长发遮住眼睛。
  “你、终于……回来了。”幽灵堡主呓语般地托起骆心的下巴,眼里迷茫而幽暗。
  “这里为什么……”骆心想问这所有改变的缘由,却发现自己的重心已经向前倾,幽灵堡主托起骆心的腰际,将她拥进自己怀里。
  “因为你的失约,所有都暗淡无光,没有你的爱,我的追寻和等待都变得毫无意义……”幽灵堡主将骆心紧紧贴在胸前,喃喃自语。
  “我……”骆心想解释什么,又听到幽灵堡主继续说着不明所以的话:“没有你的爱,我的精魂何以存在,如果你再也不回来,我该如何独自承担这锥心刻骨的寂寞……”
  “为什么……我……”骆心迷惘地望着闭着眼的幽灵堡主。他的声音那样悲凉那样凄冷,他是怎么了?他的表情透着难以言喻的忧伤和怨苦,难道他——
  骆心觉得自己脖子一凉。不,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怎么可以……被吻过的地方变得燥热十分,晚礼服从肩末滑下,晶莹如雪的肌肤又被热浪袭过。我什么时候换的晚礼服?骆心的记忆开始模糊不清,恍恍惚惚中,骆心的视线触上幽灵堡主的深情的目光,那不再是冷冽而幽暗的眼神,而是交织着往昔似水的愁,纠结着今朝柔情的网。如此深邃,如此迷人,令人神魂颠倒,令人难以自拔。
  是谁钳制了我的思想,还是我已不能再思想,骆心不由自主地迎接了他的吻,炽热、狂烈,比上一次更令人窒息。不,不可以!心底的自己在抗拒这神秘的诱惑。
  “婉贞……”仿佛梦中的呓语,幽灵堡主轻吟出声。
  “婉……贞……”这一声细微的呼唤将正在喘息不定的骆心震醒:原来他并没有爱上我,原来,他把我当成了婉贞。
  “婉贞……”幽灵堡主继续呼唤着,吻着骆心的粉颈。
  我已忘了言语,忘了呼吸,我已不再是自己,不会抗拒……
  
  “骆心!”门粗暴地被踢开,月光将两条人影折射进昏暗的屋里。
  “沐!老师!你们……”骆心看见对方是比自己还要惊愕的表情,才发现自己仍躺在幽灵堡主。
  “骆心,还好,我及时赶到……”数学老师喘着气,深情复杂地看着幽灵堡主。
  “你怎么来了?”不带感情的问,幽灵堡主的视线又转向骆心。
  “哥,她不是婉贞,她是我的学生,”老师直截了当,“你放过她吧。”
  “她是婉贞,”幽灵堡主柔情似水,“她回到我身边了。”
  “不,她不是,她是我的学生骆心,”数学老师犹豫了一下,“婉贞,婉贞她十年前就去世了!她不会回来了!”
  “哥,我知道你难以接受,可是,婉贞确实不能回到你身边,你明明知道,身为幽灵堡主的你和婉贞存在于两个世界,永远不可能有汇集点,你所管辖的世界她永远都不会出现!”
  “她是婉贞,”幽灵城主坚定地看着骆心,“她是我的婉贞。”
  “哥!”老师叫喊起来,“你放过她,她是我的学生!”
  “是吗?”幽灵堡主微笑起来,“可她也是我的婉贞。”
  或许之前存在于我的躯体里的灵魂是婉贞,但现在我的意识告诉我,婉贞她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骆心清醒多了。
  “哥,十年前你为了婉贞来到幽灵城,你抛弃我们,抛弃一切,只为守候再次与她相逢的机会,可如今,你把骆心当成婉贞,只沉醉在自己的幻想里,不肯放过她,也不肯放过你自己!”老师正视幽灵堡主,“如果婉贞在这里,她会忍心见你如此折磨自己吗?”
  幽灵城主脸色顿时变成了死灰色。
  “你是我的婉贞,对吗?”幽灵堡主凝视骆心。
  “我……”骆心困惑了。
  “你是骆心?”幽灵堡主怀疑地问,“不是婉贞?”
  骆心怔怔地看着他,终于点了一下头。
  是的,我是骆心,不是婉贞,但是,我如何能告诉你,我也曾是婉贞。
  黑色风衣从骆心头顶掠过,幽灵堡主放开骆心,浮在半空。
  沐上前扶住骆心。
  “婉贞她十年前就消失了,我在幽灵城堡等了她十年,她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幽灵堡主幽怨的声音令骆心感伤不已。
  “快带骆心走!”老师感觉不妙,忙叫沐离开。
  屋内一切都更黯淡,天花板摇摇欲坠,地面也开始摇晃起来。
  沐拉住骆心向外跑。
  古塔连着古塔,回廊连着回廊,城堡摇晃得更剧烈了,黑白交替,,明暗反复得没完没了。
  大理石柱倒塌得横七竖八,地面开始崩裂、下陷,似乎还有劈啪的火烧断裂的声音。
  幽灵之火烧起来了!
  “快,那是断魂桥!”老师指着前面黑色的索桥,跑得气喘吁吁。
  “过了桥就可以回去了!”老师拉着沐和骆心飞奔。
  黑暗之火蔓延至桥边了!
  快到彼岸了!老师急切地喊着沐,而骆心却回头,定住不走了。
  那是怎样的黑暗之火啊!焚烧了一切!古堡在火焰中渐渐隐没、消失,火焰中,幽灵堡主的面容却清晰可见,骆心听见那绝望的声音,婉贞永远不会回来了!那么,我的等待也就毫无意义了!
  我宁愿和她一起化为尘埃,不愿永恒的等待……
  不!不是这样的!婉贞她来过,她依然爱你,仿若从前……
  “不,不要消失!”骆心失控地呐喊,“不要!!”
  “婉贞她爱你,如你那般爱她!不要化为尘埃啊……”骆心冲过索桥,冲到火焰的边缘。
  “骆心!别过去!”沐和老师在身后惊叫。
  “真像啊……”火焰中,黑色长发下的脸英俊挺拔,“谢谢你,骆心……”
  黑色风衣再次拥进骆心,骆心迎接他的吻。这是婉贞,这是告别的吻,这是一生一世再也无法抹去的记忆。这长长的吻结束,骆心已是泪流满面。
  “我等待得太久了,我的精魂即将散去……”幽灵堡主推开骆心,身体熔进火焰。
  沐和老师已经将骆心拉回断魂桥。
  站在现实的彼岸,注视这黑色的身影在火焰里灰飞烟灭,注视着黑色之城的渐渐消失,骆心的泪不知不觉又滑落脸庞。
  我是骆心,不是婉贞,不是你的婉贞。
  是的,我只是骆心,不是婉贞……
  或许,我不懂你的寂寞,不带你和婉贞刻骨铭心的感情,我也不懂爱情,但我,却了解,心碎的滋味……
  因为我也体会过那隔世的苍凉,以及那——
  难以言述的
  亘古的寂寞。
  


本文编辑:jzy286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空空的村庄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