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散文精选 >> 内容

(原创)红杏“出墙”记

作者:含笑爱你 时间:2010-7-25 9:13:02 点击:2469

.

(原创)红杏“出墙”记
撰稿:韩志杰

两年多来,无论春夏秋冬,红杏睡觉时,几乎就没有脱过内衣。没男人的日子里,她的心和魂魄也被揪走了,整夜整夜眯不了眼睛。在辗转反侧,一声声叹息和呻吟,以及无数个与床板展开的拉锯战中,她苦熬了过来。生活在农村的女人,特别是一个刚过四十岁就没有了丈夫的女人,那个难呀,真是度时如月,度日如年!
惊 变
两年前立夏的头一天,红杏的丈夫杨成在省城打工。晚上闲来无事,上街溜达,不幸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在地,经医生抢救无效死亡,他的遗体被运送回家乡。按照当地的习俗,因意外死亡在外的年青人,不论男女,都不能停放在家里。因此,杨成被安放在村外一处空闲坟地旁。噩耗传来,红杏当即昏了过去,大家手忙脚乱。有人忙掐她的人中穴,苏醒后,被大家搀扶到棺材前见最后一面。当揭去蒙在丈夫脸上的白布,望着为养活一家老小而命丧在外的丈夫,以及他那张瘦削黄蜡般而又浮肿的脸,红杏还未发出声,就向后倒去,人事不醒……。
丈夫下葬后,红杏每天撕心裂肺般的嚎啕大哭,哭得声带沙哑发不出声。周围邻居以及相守在身边的亲人们都心如刀绞,扼腕叹息:上有老,下有小,失去了半边天的红杏,今后的苦日子可咋熬呀!
追 求
红杏的家住在紧靠省道公路不到一公里的一条狭长地带小村庄里,这里人口虽不多,但民风醇厚,朴实好客。全村不到百户人家,人口仅三百余。全村人都姓杨,据说老先人是北宋元帅杨继业的一名家将,名叫杨天化,跟随杨元帅走南闯北,出生入死,他全家老小被奸臣潘仁美杀害。杨元帅死后,为躲避潘仁美的追杀,他辗转千里,来到大西北这条荒凉小山沟。避难到这里后,娶妻生子,繁衍后代。随着历史的变迁,人口逐渐兴盛,人们就将这里叫做杨家庄。
红杏的娘家在邻村阴坪,娘家姓郑。红杏排行老二,姐姐红桃初中毕业后,因父母体弱多病,家境也不富裕。经亲友和媒人的撮合,给红桃招了个比她大两岁的入赘女婿,全家人有了依靠。
红杏当时小学还没毕业。她很少干农活,家中大小事务都让娘和姐姐红桃全包了,大家都宠着红杏。红杏初中快毕业时,早已出落得俊俏大方,加上身材高挑,杏眼含情,惹得那些男同学和村里村外的多情者、爱慕者,每天都围着她转,给她写信,献殷勤。
红杏每天很苦恼,她不敢给父母和姐姐明说,自己又无法摆脱这些烦恼事,只好在应付不断而来的“情骚扰”中忐忑不安地学习和生活。
成 亲
高一第二学期,她渐渐喜欢上了邻村杨家庄的杨成。杨成和她同班同岁,且爱好相同。在班上,她俩同是学校校刊《芳草地》文学社社员。学习之余,他们常写点散文、诗歌之类的文章,在《芳草地》上发表。随着接触的增多,以及心灵的进一步贴近,红杏和杨成的恋爱由地下转为公开。多次偷食“禁果”后,书无法再读下去了。
杨成家委托的媒人进了红杏的家。尽管红杏的父母希望她把高中念完,无奈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们只好答应了对方的提亲。其实,虽然杨成家条件差些,但红杏父母还是喜欢杨成的忠厚聪明,相信他将来一定有出息,把小日子能过好。
打 工
婚后,红杏生一子一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杨成的父母虽吃住在老大家,但各项花费由杨成兄弟二人共同承担。随着儿女的长大,特别是近几年来,红杏觉得家庭开支和负担一天比一天重了起来。物价年年在上涨,柴米油盐酱醋茶等无形的烦恼越来越多。
有天晚上,红杏很婉转地和丈夫商量:家中粮食不多了,家具也太旧太寒酸,儿女念书花费等等……。杨成笑着打断红杏的话:“你放心,其实我早就想出去挣钱,就怕你不同意。我出去挣一年,争取把家庭面貌改善改善”。
两口子难分难舍地告了别,杨成和同伴踏上了打工路。在新疆北疆一个姓梁的老板承包的建筑工地上,由于杨成为人诚实,干活麻利,又会电焊、木工、钢筋工等技术,深受老板赏识,他的工钱比其他大工每天多十块钱。再加上平时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贪嘴,一年下来,他挣的比谁都多。过年回家,他给家里买了台大彩电,沙发、电风扇等也跟着进了他的家。他带着老婆、儿女专程到县城最大的超市,给父母和家人都买了新衣服;在集市上,给家里买了一千多斤麦子和梗米,一家人欢欢喜喜过了个大年。
年后,杨成把家里该干的农活都干了,准备动身去打工。农历二月底,新疆梁老板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要回浙江老家处理,下半年才能返疆,让杨成暂时先在别的地方找活干。
三月初,杨成和同伴们又搭上到省城的班车,在省城搞建筑。红杏真不愿相信,这一走,竟成了永别。想起以前的这些经历,红杏的心就像漂浮在天空的气球,空空荡荡,一碰就碎。多亏那些周围邻居,亲朋好友经常来她家,帮这忙那;同时,百般安慰她,要她想开些,好好养活两个孩子,把庄稼做好,今后的路还长着呢!
就这样,红杏硬撑着打起精神,给儿女们洗衣做饭,收拾家务,喂猪。是啊,自己家的事,总让邻居、亲戚们帮忙,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暗 恋
红杏家共有4亩土地。这两年过来,多亏了大家帮忙,才不至于荒废。这些地,最远的地方,距她家一里路;最近处,就在她家门前不到一百米的地方。
两年来,细心的红杏发现,有一双多情的眼睛始终在围绕着她。无论是平时来她家串门,帮忙干零碎活,还是在她家庄稼地里,本村比她大三岁的杨忠出现的最多。特别是干庄稼活时,他最卖力气。他是村里的电工,四年前,他老婆难产大出血,最后,母子都离他而去。
这两年,在帮助红杏干活时,他由最初同情,渐渐深爱上了她;从悄悄帮忙,到正儿八经全天经常干活,他觉得红杏心灵善良,勤奋能干,特别是她有文化,说话、干活、过日子和村里其他女人不一样,透出一种别样的气质。他很喜欢听她说话,看她干活。他觉得她有种说不出来的美,给她干活,有种情不自禁的感觉。
红杏也从内心深深感谢在她家最难的时候,他给她的无私帮助,她也看出他是真心喜欢她。但是,农村很多人比较封建。碍于别人异样的目光,也害怕闲言碎语,红杏不敢表示,只有把所有的想法深埋心底。
甜 蜜
杨忠一如既往地爱着红杏。他相信,天长日久,红杏一定会懂得和理解他的心。
那天中午,太阳像巨大的火球,毒辣辣地灼烤着田里的庄稼以及挥汗如雨劳作的人们。红杏远远望见杨忠正弓着身子,给她家割麦子,就忙活着做他最爱吃的酸菜面。面条下锅后,红杏蹲下身子,正要往炉灶里添柴禾,不料眼前一黑,就啥也不知道了。
杨忠在红杏家对面地里干活时,一边割麦一边往红杏家瞅着。每当做饭时,红杏门里门外出出进进,他愉快地欣赏着她忙碌的身影。可这会儿,他觉得不对劲。按平时习惯,吃饭时间,红杏总会站在门前冲他招手,“哎哎”地喊他,他也就拍拍身上的土,大步向她家走去。可今天,红杏取柴禾进去好半天了,没见她的动静。又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快步向她家走去。一进门,只见红杏倒在地上,就像睡着了,锅里的面汤溢得一塌糊涂……。
红杏醒来时,见自己正躺在乡医院的病床上打吊针,一家老小、邻居、杨忠都站在身边,她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是他救了她。
出院的当晚,他陪她闲聊。最后她把他留在了身边。‖激‖情‖过后,红杏依偎在他怀里,轻声说:“我这个家,上有老、下有小,拖累大、就怕你以后会后悔”。他接住她的话:“你放心,我真心爱你。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干啥都不累,吃啥苦都愿意。我相信我们一定过得更好的。你不信?走着瞧!”
两人相拥而笑。

2010年7月16日

撰 稿:韩志杰
电 话:13993983131
地 址:甘肃省宕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宣传室
电子信箱:hzj1965@yeah.net

作者简介:韩志杰,男,出生于1965年1月,笔名:含笑爱你,多年从事新闻宣传报道和文秘工作,现在甘肃省宕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宣传室工作。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C级授权
  • 上一篇:蛙祭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