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历史散文 >> 内容

谁解古镇茅庐情

作者:行吟者 时间:2017-2-16 23:51:26 点击:545

.

 
 

 江南春,桂东山区一个古朴的小镇,濛濛细雨。古井旁的山毛榉下,立着一个托钵僧。芒鞋竹杖,一领旧袈裟。
  他痴痴望着不远处,临街对面的木栅门,一根草绳绕在它的立柱上。檐槽稀疏的瓦片间已经长出了青草。
  他迟疑着走近邻家低矮的茅庐,敲响了他的钵……


  “我可怜的游方和尚,请到别处去化你的斋饭吧,”从屋子里踱出一个策杖老人,他敲打着路面的石板。“你看我俩的日子过得差不多,我拿什么周济你呢。”看样子,他是一个瞎子。
  这时从房间里跑出一个活泼的小女孩,十二三岁,她在托钵僧的钵里投下一个铜板。
  哗啷,托钵僧用手盖着钵,摇了一下,变出一块银元。
  “阿弥陀佛!小施主莫非佛前童子,有此灵验。烦你去街里买一点酒菜,让我们一叙缘分。”
  老者将僧人请进茅屋,须臾,女孩也提一竹篮跑跳着回来了。
  一壶米酒,几碟小菜。


  托钵僧端起杯:
  “小僧观老翁一派佛像,似有两个玉女童子陪伴左右,今日如何不见长者?”
  “唉,我那大孙女,被县官抓走了,诬她私通红军……听说过几日示众之后,还要押解长沙。”老人不言了。
  “唔,唔……”僧人亦不语。他遍尝所有菜肴之后,起身告辞:
  “小僧四方游荡,以求佛为宗,今见施主善人,佛光熠熠,容小僧一拜。”说着双膝跪了下去,扣首。走了。
  

    “爷爷,我认出了他,虽然他现在一脸胡子,我看出,他就是那年在我家养伤的红军哥哥,姐姐侍候过他……”僧人走后小女孩对爷爷低语。
  “休要胡说,他不过是个游方和尚……”
  “他磕头时,我见他颈上的伤疤,他还流了泪。爷爷,你看……”女孩从桌脚下拾起一袋银元。老人拿在手里,摸了摸:
  “不要花它,也不要声张,人家会问我们钱的来路。”


  三天以后,一条小船沿郴江顺流而下,一个舟子,一个渔夫。他们不疾不徐地尾随一条小客船。号子响了;
  郴江——呐哈——幸自哟吼唉——绕郴山哟噢,
  为谁呀哈——流下哟吼——潇湘去耶——噢咳——
  在一个转弯的急流处,二人跳上客船,枪响了……


  第二天的长沙日报有一则消息《两个强人在郴江劫持了一名女共犯》


  如今,你在郴州革 . 命博物馆还能看到红六军团的遺物:草鞋、土枪、军号……
  在说明牌上,白漆小字:
  “西征,是长征的序曲。1934年,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 . 共〗中央和中央革 . 命军事委员会决定组织两支部队北上和西征。其中西征红军为红六军团,由任弼时任军政委,肖克为军团长,王震为政治委员,全军团有九千余人,在1934年的8月7号,从江西遂川出发,连续突破四道防线,在11号突围进入郴州的桂东县。红六军团在郴州转战了十九天,而后经过湘中等地转向湘西发展,与红二军团汇合建立了湘鄂川黔苏区。”
  但流传在民间的这一则故事,却没有记载,噢,神秘的木栅门永锁在心头……

  整整八十年的岁月过去了……
  行吟者草于京城雨夜。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C级授权
  • 上一篇:叹文成公主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