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情感随笔 >> 内容

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恩师王亮先生印象

作者:刘莉萍 时间:2017-9-18 13:52:28 点击:504

.

教师节的溢美和渲染渐趋平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莫名地再一次想起恩师王亮老师。王老师是朴实无华的,无论是外表还是行事方式,他不适合高调和奢华。他的性格,他的精神风貌,需要用心慢慢去咂摸。 王亮老师是我上师范时的班主任。三年师范生涯,我们是在他热切的注视下成长的。他那时不到三十岁,儿子一岁多点。他个头有1米72,戴一幅黑边眼镜,常年著正装,除非体育锻炼的时候。他长得并不帅,班里调皮的男生背后戏谑,看咱老师的样子,你就知道了古猿人的长相。虽然这样打趣,但丝毫不减他们对王老师的尊敬和爱戴。 王老师是一个有热情、有‖激‖情‖、有号召力的老师。学校每次搞活动,他都动员我们:“咱们是这一级的一班,要让其他班级知道,一班不是按顺序排的,是实打实的No.1。”那时我们也只是一群十六七岁的大孩子,经不起班主任的“哄骗”,在各种活动中,像一头头小狮子,不拿名次誓不罢休。在学校的校史博物馆里,还陈列着我们班同学刷新田径记录的资料和上台领奖的照片。 有次排球比赛,他看到我们女排接连输了两局,叫了暂停,给我们重新部署战略战术,说话时,他的眼睛红红的,溢满了泪水。我们内心深处都被那潭晶莹的泉水震撼了。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听着王老师在场外用嘶哑的嗓音呐喊助威,看着他在边线外来回奔跑,我们滚着爬着也要接到球,跃起来哪怕会再次摔倒,也要拦住球。最后我们扳回三局,反败为胜。 王老师对我们的学习要求很严格,他看到我们大多数同学沉浸在未来的“金饭碗”里,不肯再努力刻苦,就变着法子鼓励我们拿奖学金,告诫我们不要放弃英语学习,要我们在师范时就参加大专自学考试。王老师的远见卓识,让我们毕业后很快地就拿到高一级的〖屏蔽***〗,并且在工作中显示出深厚的知识储备和素养。 有些时候,王老师又像细雨般滋润着我们的精神方田,润物细无声,却有千钧之力。 有一年冬天,班长的母亲患急病去世,王老师闻讯前去安慰,后来又带领我们几个班干部去吊唁。凛冽的寒风呼啸着,我们师生一行五六人,带着花圈拿了二百元钱走进了班长家里。村里人窃窃私语,有几句话被我捕捉在耳:县城里的老师和娃就是不一样,让人心里暖和。其实花圈是王老师买的,那二百元是他两三个月的工资呢。后来当老师,我有两个学生的母亲不幸去世,年龄不到四十岁,我也拿了花圈和钱,带着学生去参加葬礼。有学生患病住院,我也会带着学生买一点水果或者其他礼品去探望。我知道自己不能不这么做,王老师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呢。 王老师家在大荔。每到周末,他就用自行车带着爱人和孩子回老家去。他留给我们一把办公室的钥匙,让我保管着,说周末可以用他的洗衣机(单缸双鸥牌)洗衣服,省时省力。八十年代末,洗衣机刚兴起不久,金贵着呢。 有时他周末回家,会邀请班里同学去他家吃饭。88年初春,老家盖新房,他安排男生骑自行车带我们去他家,说让我们帮忙拔草。走到地里,田垄上麦畦间干干净净的,我们仔细地在麦田趟了一遍,草没有拔多少,小麦倒被踩坏了很多。后来被从地里唤回去,我们才明白那天王老师家里上梁,大摆酒席宴请亲朋和工匠,他特意嘱咐多备几桌,让我们经常喝“大荔稀饭”的清贫学生给嘴巴过一次生日。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只领头雁,引领着我们翱翔在广阔的天宇,我们班被评为“陕西省优秀班集体”,获得了诸多荣誉。毕业拍纪念照,我们三年收获的奖牌在最前面排了一长行还没放下。多年后,我们才深深体会到,王老师逼迫我们争夺的不是奖牌,不是荣誉,是生活和工作的态度,是积极进取的精神,是生存的能力和人生的价值。前几年同学聚会时,交谈着各自工作和生活情况,无不感慨我们班同学敢闯敢拼敢为人先,能吃苦能吃亏能有所作为,都是班主任王老师的感染和熏陶。 我们是师范毕业生,学业水平不及高中,可近几年渭南市高中教学能手评选时,担当评委的却是我的同窗,他们本身就是教学能手中的佼佼者。华州区为数不多的特级教师,我的同学就有两个。渭南高级中学的标杆,杜桥高中的旗帜,渭南市优秀校长,都被我的同窗包揽。同学任芳,毕业分配到临渭区官道镇一所偏僻的小学任教,毕业后她给王老师打电话:“王老师,我的工作怎样才可以上一个台阶?”王老师回答说:“再进修,再学习,才可以再进步。”任芳听了老师一席话,白天兢兢业业教书育人,深夜灯下伏案苦读,最后考上了清华大学英语系研究生,在北京安家落户,先是就职于新华社,后来办起了个人的公司。 和我们同一级的外班同学笑话说,你们一班进入政界的不多,当了大老板的更是微乎其微。梁启超说,凡职业都是有趣味的。拉黄包车的和当官的,只要对社会有贡献,他们的地位是平等的,职业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我们的王老师,毕业分配到大荔师范任教,后来大荔师范、蒲城师范、蒲城农校、渭南中医学校几个学校合并成渭南职业技术学院,他服从学校安排担任副院长,至今还在培养师资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一个人一腔热血,一生服务于一所学校,一辈子一种职业。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为上的社会,在喧嚣浮躁的滚滚红尘中,难得有人如此固守一方净土,谱写着一首波澜壮阔的教育华章。 去年七月份,母校大荔师范在版图上永远消失,我以笔名“琉璃瓶”写了一篇文章——《消失了的“大荔稀饭”》。看到这篇文章,原大荔师范的一些老师,笃信是他们带过的学生某某某,王老师浏览了一遍,站起来大手一挥,眉飞色舞地说:“好了,都别猜了,是我莉萍写的。”几个老师同时扭过头,眼睛里画着大大的问号:就是你常念叨的得意门生? 我的确是王老师比较偏爱的学生。当时班里同学说:“一个班长,一个团长(团支部书记),是王老师的左膀右臂。”快三十年了,同学们见面称呼我还是“书记”、“团长”、“支书”,很少称呼我名字。因为担任班级团支书,和王老师接触比较多,得到老师的教诲和关爱就多一些。 我个头较高,长得挺壮实,其实是绣花枕头,没有多少力气。在教室掰手腕,女生里面除过体弱多病地闺蜜张伟清,我谁也掰不过,更不要提那些楞头小伙子。每次掰手腕,都有手腕要被捏碎的感觉。虽爱好体育,样样都是蜻蜓点水,属于半桶水咕咚一桶水不满。可王老师看中我的块头,非要把我培养成篮球运动员。课间一遇到我,就给我传授如何利用身高优势抢篮板。我嗫嚅到:“我是近视,我怕篮球砸坏眼镜,就成睁眼瞎了。”王老师笑了,不忘鼓励我:“我也戴的眼镜,不照样打篮球?你厉害了,对方就软了。要从心理上气势上先压倒对方。眼镜坏了,我给你买。”下午集训时,他在操场像织布的梭子,三步上篮,带球过人,佯装进攻……一边讲一边娴熟地给我们示范指导点拨。比赛时,一场球打下来,外班队员便私下嘀咕:要派专人看住一班的刘莉萍,她太胆大,抢球不要命。当时五班的朱麦琴比我个头还高,如今聚在一起,还拉扯当初在球场上针尖对麦芒的往事。 王老师把我介绍到学校的团总支,后来还担任了宣传委员。学校的大型文艺汇演和思想宣传活动的策划和举办,自然也凝聚着我的心血和汗水。记得当“知心大姐姐”给学弟学妹解决生活学习和心理上的困惑时,坐在台上,口若悬河,煞有介事;记得站在舞台中央,灯光打在身上,几千双眼睛注视着,我安排道具和音响设备的摆放,犹如一个大将军在指挥着千军万马……我深深地明白,这一切,得益于王老师对我的栽培和影响。 就这样一位老师,我还记恨过他。毕业前三四个月,有次处理班务,我和班里一个男生发生口角,可能我态度过于强硬,惹恼了那个男生,他挥手一拳砸在我手腕,戴着手表的手腕渗出了血珠。不知怎么的,这个消息传到我的乡党耳中,几个乡党晚自习后闯进男生宿舍,想教训那个男生,被其他同学制止,事情也就不了了之。王老师听说这事,把我叫到办公室,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说我不该唆使乡党去打架斗殴。我觉得比窦娥还冤,口里“嗯嗯”地应付着王老师“恨铁不成钢”的说教,心里很不服气。以后的几个月,我躲着王老师,上课不敢抬头看王老师,总认为他不再信任我,不再喜欢我。 要毕业了,我也不肯好好向老师告别。我把行李装上大巴车,看着同学之间因为分别哭得稀里哗啦,看着有些同学跑向教师宿办室和老师告别,我倔强地坐在大巴最后一排,逼着泪水不准溢出,强迫自己不扭过头去,看学校西边王老师的办公室。就在这时,王老师上车了,走到跟前,笑着说:“走,下车到办公室,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就算我再强硬,也没有忤逆老师的胆量,何况我心里早已明白,老师对我是“爱之切,求之严”。我乖乖地跟在他身后上了三楼,进了办公室,办公桌上的电烧水杯冒着热气。他取了一个碗,把杯子里的东西倾倒出来,两个荷包蛋静静地躺在碗底,像两张笑脸,呵呵地对着我。泪眼朦胧中,他给碗里滴了香油,放了盐和花椒面,递给我说:“知道你早上安排他们绑行李,啥也没吃,赶紧吃吧。”我喉头哽咽着,艰难地吞咽着荷包蛋,两枚荷包蛋吃了很久很久。吃完后我要去洗水杯和碗筷,王老师挡住我,不让我动手,催促我赶紧上车,怕司机等急了。我说不出告别的话,逃窜似的出办公室,险些撞了迎面的武老师。武老师问我:“荷包蛋好吃吧,我教你王老师半天了,我也有功劳的。”我不知道后来是如何离开的,可现在还能忆起荷包蛋的味道,更记得碗里搅拌着咸咸的泪水。一路上,泪流不止…… 如今王老师也快六十了,再有几年就要退休了。可我觉得他永远都不会退休,永远都在影响着他的学生和学生的学生。 昨天,我以前的一个学生赶到家里送来一束花,写着几句话:有爱就要说出来,不要埋藏在心里。老师,我爱你! 王老师,很遗憾,也很内疚,我没有给您送上节日的祝福,也没有送上鲜艳的康乃馨,更没有当面说一声感谢。现在,我把深埋了三十年的心里话,在这里倾吐出来,您能听到吗?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生而为中国人,我很抱歉
  • 下一篇:没有了
  • 共有评论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登陆后显示大名
    • 内容:
    •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19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