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你永远的心灵家园! 繁體中文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笔下文学 >> 原创散文 >> 亲情散文 >> 内容

我的少年:小鱼鹰

作者:海上打渔人 时间:2020-5-23 8:57:47 点击:61

.




我的童年时代虽然没有足够的米饭吃,很少有肉吃,但鱼对于我及我的家人来说,却是春夏秋冬都吃不完的。我现在爱吃鱼,几天不见鱼腥,就像馋猫一样开始坐立不安了。可我小的时候最怕吃的就是鱼,可能是鱼吃得太多的缘故。小的时候,我喜欢看父母亲吃鱼,喜欢看弟弟妹妹们吃鱼,看他们乐滋滋地吃鱼我有一种成就感,因为这些鱼都是我捉的。

那时,我是村里出名的小鱼鹰,我两个弟弟受我影响也成了小鱼鹰。村里人开玩笑称呼我们兄弟三个为抓鱼的猫。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风雨飘摇,冰封大地,我们都能神奇地抓到鱼。有时一次会捉很多鱼,母亲把鱼或用盐腌起来,或送给亲朋好友,或送给邻居,甚至送给看到她清洗鱼的过路人。

捉鱼的方法很多,如用钩钓,用网捕,手摸,用竹罩(关鸡鸭的工具,上有小口,下有大口,呈喇叭形或者隆起的锅盖形)罩,用脸盆、竹篮舀,用叉、针、夹等工具抓……

时至今日,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抓泥鳅和黄鳝。

钓泥鳅一般是春天惊蛰时节后开始的。钓钩是自己做的,用镰刀砍一些细树枝,柳树条和细竹是最好的了,把它们一一切成两尺长;在枝条的一端系上母亲做针线活的白线;然后就开始做钩子了,钩子实际上就是卡子,是把竹片切削成牙签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长般的样子,最后把卡子用线的另一端在中间系牢,这样一把泥鳅钓钩就做好了。做的钓钩可以年年用,但卡子在钓到泥鳅后已经卡在泥鳅的肚子里,必需等剖开泥鳅肚子才能取出来。一般为了提高速度,我都是剪断线,系卡子再穿蚯蚓钓的。

再下来就是用铲子挖蚯蚓,是一种近似土色的又长又大的蚯蚓,腥味很浓,不论泥鳅还是鱼都对它感兴味。把蚯蚓卡子上,用指甲切断,掩盖卡子,让泥鳅看不见即可到池塘边垂钓了。钓的时候最激动人心了,泥鳅很长时间都蛰伏着,没有吃过美味佳肴,所以很容易上钩。如果钩子多的话,一个人是忙不过来的,一般用不了一个小时,钓一顿吃的是不成问题的了。我母亲最喜欢把泥鳅加水用文火煨至汤呈牛奶一样的白颜色,她说这是很补身子的。


抓黄鳝可比钓泥鳅复杂多了。

憋着一个冬天的气,泥鳅从泥里出来的时候,黄鳝也从洞里出来了。

抓黄鳝,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乡流行三种方法。一是做钩抓黄鳝。取一根细钢丝,如旧自选车轮上的钢丝,把它的一端磨成尖尖的针头,然后用老虎钳把针头这一端弄弯成钩状即可。秧苗插到田里的时候,正是黄鳝多的时候。一般白天黄鳝守在洞里不动,这时候我通常用做好的黄鳝钩穿上肥胖的蚯蚓,把它主动伸到黄鳝呆的洞里,一只手指在洞外弯成弓形打水,有时黄鳝饿极了没听到打水声就咬钩,这时要特别小心,黄鳝一咬上钩就把钩向洞外硬拽,看好了,是不是蛇(我们家乡人称的银环蛇就喜欢和黄鳝呆在一起),是黄鳝就用弓形的手快速锁住,然后放进鱼篓里。再沿田埂寻找黄鳝洞,找到黄鳝洞再把上述的方法如法炮制一遍即可。有时,找到黄鳝洞也没有黄鳝或者黄鳝狡猾不上钩,也只好作罢,再寻下一个不狡猾的。

二是用手直接掏。在秧田埂边上边走走看,田埂附近有新鲜的洞,洞里或边上有浑水,不如其它地方清澈,这个洞里肯定有黄鳝。这时,最要紧的是在附近找到另外一个洞。一般情况下,黄鳝都是两个洞的。两个手都用上,一个手指在一个洞口守住,另外一个手指从另外一个洞口进去,顺着洞往前掏,黄鳝向洞的那一端跑,那边一直以逸待劳的手指正好抓个正着,用弓形的手指紧紧锁住想跑的黄鳝。这样,黄鳝就抓住了。

第三种抓黄鳝的方法就轻松多了,但工具要准备好。

一是用废旧的牙刷做针排。先找一把旧牙刷,把毛除掉,只要塑料部分。然后把煤油灯点着,把新买来的纳鞋底的大针取出来,一根一根地在灯上烧红,趁针冷却前就整齐地插好在旧牙刷的塑料上。然后把塑料用绳子捆在一根两米长的竹竿上。二是做夹子。取一根大一点的竹子,一米长,从中间剖开,在两个剖开竹子的一端用刀刻成锯齿状,三四个就行,在锯齿上面五公分的中间钻个孔,用粗一点的钢丝固定。这样,黄鳝夹就做好了。三是买一个手电筒。

早早地吃好晚饭,就该上路了。这时是“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季节,空气闷热,蛙声一片。每次我都与我两弟弟出去的,我拿着手电沿着秧田埂走在前面,一个弟弟拿着针和夹,一个弟弟跟在最后拎着鱼篓或蛇皮口袋。手电光在田边不停地照着,这时田边黄鳝多得很,有泥鳅,也有蛇。我想它们大概在洞中热得慌,到洞外乘冷吧。一个个一动不动地躺着,手电光照在身上也没有多大反应。如果碰到大黄鳝就用夹子一夹,黄鳝暂时失去知觉似地僵硬,这时要快速地放进袋里;如果是小黄鳝,就用针,对准黄鳝身子狠狠地一针下去,黄鳝会立即收缩、激烈地摆动、挣扎着想跑,但一切为时过晚。如果是泥鳅,它一般也只有针这么长的身子,是一动不能动地就进了篓子了。一般情况下,一个小时就差不多了。等到半夜的时候黄鳝就乘好凉回洞睡觉了,所以每次针夹黄鳝都在八九点钟最好,正好是夏天天黑以后。

那时,黄鳝很多,但不值钱,几斤黄鳝才值一块来钱。不过,我母亲已经是万分地高兴了。生产队来人检查工作或者开会什么的,就会到我家买些黄鳝,用蒜苗爆炒一下或者用老蒜切成段红烧,在农村就是一道很好的菜了。

现在想起来我都有点馋了,现在的黄鳝太贵了又没有以前那么好,我都很长时间没有吃过了。不过,每次一想到儿时钓泥鳅和抓黄鳝时的情景,我不仅又过了一次快乐的童年,而且又等于吃了一次泥鳅、黄鳝了。


.

【作者申明】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著作权人,此文为我的原创。
【网站申明】飞天文学网,笔下文学,作者观点并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有任何问题,敬请告知。
授权:A级授权
  • 上一篇:陪伴
  • 下一篇:没有了
  • 飞天文学网 笔下文学(www.ft77.com) ©2004-2020
  • 本站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长:ftwxw@163.com QQ:84362953 京ICP备12001531号